懷南前記﹕「信懷南刷子店」(不是帽子店)已於 2009 年5 月1日在此網站開張。對信懷南的產品包括信懷南的書﹐演講-DVD﹐廣播評論-CD﹐電視訪問-DVD﹐崑南論劍-DVD﹐懷南精選之一-CD 等有興趣的朋友們﹐這是唯一的窗口。請點《信懷南的那兩把刷子》

       收入的一部份將直接存入群德基金會。

       「管理三刷子」一下子就賣光了。我現在在想辦法看是不是可以再收集一些。有任何消息﹐將在此隨時向各位報告。


我給老馬 100 分

2009年6月28 日《坐看雲起時》專欄﹐6月30 日上網

        藍綠好漢﹐電視名嘴﹐最近紛紛對馬英九就任一年的表現發表意見。我早就說過﹐天下只有三種意見﹕我「寶貴」的意見﹐你「不寶貴」的意見﹐和他「*&^$% 」的意見(開玩笑的啦)。聞鼙鼓而思良將﹐掌門人豈能對老馬的表現不發表一下「第一種」意見﹖(在別人看來﹐當然屬於後兩種意見)。我的意見是給老馬 100 分。

        也許有人會學雷根糗卡特的語氣說﹕Here you go again (翻譯成中文是﹕大佬﹐有冇搞錯﹖)其實我給老馬打分並非本文的主旨﹐我只不過用語不驚人死不休的標題來介紹一個非常重要的 MBE 觀念罷了。這個觀念有多重要﹖我上次去紐約演講《送你幾顆小石子》的第一顆小石子就是這個觀念。

        MBE 者 Management By Expectation (期待式管理)也。 在我們講 MBE 之前﹐讓我先插播一段背景資訊﹕美國管理界﹐三五兩年就搞出一個「什麼式的管理」(Management By ...) 來唬人。從最早的「巡走式管理」(MBWA)。到「目標式管理」(MBO)﹐到「專案式管理」(MBP)﹐種類繁多﹐不勝枚舉。「期待式管理」之所以重要﹐是因為它的實用範疇﹐直接影響我們一生。換句話說﹐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包括親子﹐夫婦﹐朋友﹐長官﹐部屬﹐同事﹐親戚﹐師生﹐領導者與被領導者﹐讀者與信懷南之間的關係﹐是好﹐是壞﹐是滿意或是失望﹐全取決於我們的「期望」是否合理﹐和如何去管理我們的期望。

        2008 年台灣總統選舉前﹐我那虛擬的一票是投給老馬的。我對老馬當選後第一年的期望一共是三點﹕

        第一﹕在操守上以身作則﹐樹立榜樣。

        第二﹕改善兩岸關係。

        第三﹕把老婆﹐兒女﹐親戚約束好。

        前陣子老馬引《論語》「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雖令不從」和「政者﹐正也。子率以正﹐孰敢不正﹖」以明志﹐顯然他對掌門人的第一點期望﹐心有戚戚焉。在過去一年﹐老馬在我第二﹐第三期望上的表現﹐我也沒什麼好挑剔的。這就是我為什麼給他 100 分的原因。你可以批評我的期望太低或認為天下沒有 100 分的事。但我說過﹐別花時間去討論我給的分數合理不合理﹐要明白我強調的「有所本的評論」原則。看到很多人用不合理也不可能的期待﹐譬如說用經濟回春﹐景氣大好的期望來評論老馬第一年的政績﹐老實說﹐不要說老馬﹐就是叫天皇老子來做總統﹐也不可能在一年之內﹐把台灣的經濟起死回生。對這些人﹐信老師的建議是先懂得什麼是 MBE。不然的話﹐人生是一個失望接著另一個失望的旅程。

        我對老馬第二年的表現就沒那麼容易混過關了﹕

        第一﹕台灣經濟開始有明顯復甦的數據。

        第二﹕國民黨百年老店的醬缸文化要有改革的例子。

        第三﹕在性格上表現出魄力。

        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水至清則無魚﹐人至察則無徒。馬英九的天生性格並不適合搞政治﹐但幼承庭訓﹐立志做官﹐這是老馬自我的矛盾。台北京兆尹一役﹐成了過河卒子。有人批評老馬不是好的領導人材。但我的管理理論是領導者的能力是可以訓練出來的。老馬可以憑形象當選但不能憑形象連任。他現在是帶領台灣2300 萬人民站在歷史十字路口﹐決定何去何從的國家領導人而不是小蔣的秘書﹐該發飆的時候就該發飆﹐老虎不發威當我病貓﹐我建議先給邱毅之流不務正業的立「髮」委員一個下馬威。「最後一代的內地人」封刀之作﹐是「英宗」盛世的開始﹐還是「順帝」嚴家淦﹐「獻帝」李登輝﹐「溫侯」連戰﹐「漢(憾)王」宋楚瑜﹐(有讀者來郵建議應稱連「平王」。連戰字「永平」﹐曾為老 K 黨主席﹐既然宋楚瑜都是王﹐連戰也當是王才對。「平」者平平而已。高見﹐高見。懷南拜服。同一讀者也提到﹕「如果宋楚瑜看到你的文章稱他憾王﹐當會慨然道﹕知我者信懷南也﹗」一笑。)「喬公」王金平官僚體制的沿襲﹐我們明年此時再見真章。

懷南補記﹕我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根本不知道文章星期天上報﹐老馬星期一就到﹐不進入狀況的人可能還以為我專挑刀口時候拍老馬馬屁。拍他馬屁幹嘛﹖我又不想吃「橡皮雞」(rubber chicken 是美國的政治術語﹐什麼意思各位自己去查)。

       我說老馬幼承庭訓﹐立志做官﹐他一定不承認﹐你聽過什麼政治人物說過自己是立志做官﹐他們都說是立志報國。問題是為什麼大家要拼死拼活地搶著報國﹖我搞糊塗了。

       回頭來看有一個現象很獨特﹕「小蔣的人」的第二代從政的極少﹐李慶華﹐李慶安一開始就走競選民代的路﹐嚴格說起來並非做官。馬英九和宋楚瑜在美國留學的時候就看得出「心有大志」。他們忠黨愛國之情﹐溢於言表﹐在我們同輩留學生中不是什麼秘密。他們回國跟小蔣﹐佔天時地利人和之便﹐這也是事實。從各方面來看﹐做總統的該是宋而非馬﹐但李登輝用「興票案」把老宋給做掉了。老宋號稱大內高手﹐連區區「興票案」都擺不平。我封他一個「漢(憾)王」﹐他沒什麼好抱怨的。有時候不服氣也得服命﹐老宋是典型的例子。最近他和李老先生閉門密談﹐有一天如果我實在閒得發慌﹐一定整理出一套政治上用得最濫的名言﹕「相逢一笑泯恩仇」鐵會上榜。在政治上﹐恩仇是短暫的﹐一笑泯只是演戲。這些全是機關算盡消費小老百姓感情的玩意﹐信不信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