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就該佛來喜啦﹗

2006年11月26日《坐看雲起時》專欄﹐11月28日上網

      一夕之間﹐「佛來喜」(fresh) 變成了美國政壇的還魂丹﹐從布希送國防部長倫斯斐上路的佛來喜思維 (fresh perspective)﹐ 到波洛西 (Nancy Pelosi) 的佛來喜出發 ( fresh start)﹐ 到馬侃 (John McCain) 的佛來喜開始 (fresh beginning)。大家「佛來喜」就表示過去六年布希的政績非常的「勿來事」。

      期中選的前幾天﹐布希還說希望他和副總統快槍手錢尼都做到 2008 年任滿為止。錢尼更口出真言說反正他們不競選連任﹐擺出一幅 it's my way or highway 的架式。沒想到二世的話猶在耳﹐倫斯斐就得走路﹐今後兩年﹐我看錢尼打野鴨子的空閑時間可多了。

      倫斯斐這個人雖然囂張﹐但頗有大將之風。聽他捲鋪蓋走路後的第二天﹐在堪薩斯對年輕人演講的開場白﹐就知道這些新保守主義者﹐絕非沒有理想的草包。有人要他為自己打分﹐他說﹕「啊﹐這種事﹐讓歷史去擔心」。我認為歷史會說他有走上贏了戰爭﹐輸了和平的覆轍。

      倫斯斐在普林斯頓的室友是彿蘭克卡路西(Frank Carlucci) 。這個彿蘭克又是何方神聖呢﹖此人做過雷根的國防部長﹐他部長的職務是交給錢尼的。事實上倫斯斐在他們之前﹐已經做過福特總統的秘書長和國防部長。以他和錢尼的資歷﹐願意回鍋做布二世的部下﹐想來不是看中那個國防部長和副總統的薪水。倫斯斐在回鍋前﹐是芝加哥附近 G. D. Searle & Company 的總裁﹐也許不是每個人都知道 G. D. Searle 是什麼公司﹐但像我們這些 LKK 之輩﹐ 應該知道 NutraSweet 是什麼玩意。NutraSweet 是倫斯斐做總裁時被國家衛生署核准上市的代糖產品。

      談完倫斯斐﹐再談波洛西。波洛西原是眾議院少數黨的領袖。現在民主黨變成了多數黨。波洛西順理成章成為眾議院的議長 (Speaker) 。各位別小看了這個眾議院的議長。根據美國的憲法﹐總統出缺﹐副總統繼之。正副總統都出缺﹐排名第三的接任者不是國務卿﹐不是國防部長﹐不是參議院龍頭。是眾議院議長。波洛西是美國歷史上第一個女性眾議院龍頭老大。也是加州第一個出任眾議院議長的人。

      波洛西是我所謂標準的「含著金湯匙出生的自由派」。她父親做過馬里蘭州的眾議員和巴爾鐵摩市市長。結婚後隨夫搬到舊金山。這位兒孫滿堂但越老越好看的眾議員﹐剛出道的時候﹐正好遇到天安門事件﹐她老姐﹐不分青紅皂白﹐逢中必反。有次我幾乎寫信去問她究竟會不會中文﹐她的資訊是從那裡來的﹖在所有的社會議題﹐和財政預算上﹐波洛西立場鮮明﹐不折不扣﹐算得上是自由派左翼的一員悍將。民主黨在失掉參眾議院多數黨12 年後﹐捲土重來。往後的兩年﹐波洛西扮演的角色﹐恐怕不能再像以往那樣逢中必反﹐做自由派的急先鋒了。政黨領袖人物﹐必須懂得妥協﹐必須懂得選舉的結束﹐是治國的開始。希望她有智慧了解這次選舉的結果﹐不是民主黨贏了﹐是共和黨輸在布二世手裡。

      這六年來﹐台灣的阿扁和美國的布二世﹐台灣的民進黨和美國的共和黨﹐好像是按照同樣一個劇本﹐在不同的舞台上演相同的戲碼。扁布兩個主角﹐本來就不是幹國家領導人的料﹐靠選民無知和運氣﹐他們才有機會登上總統寶座。美國期中選舉的結果﹐證明一個人可以拖垮整個黨。我這篇文章上報後半個月﹐台灣北高兩市將會選出新市長。如果台灣的民心和我的想法一樣的話﹐結局將會和美國期中選的結果一樣 -- 執政黨不但該輸的會輸﹐不該輸的也會輸。也只有這樣﹐民進黨李才會多冒出些李文忠﹐林濁水。天下政黨一般笨﹐鴕鳥心態﹐目光如豆﹐一定要搞到見了棺材才流淚。早就該「佛來喜」啦﹗

懷南補記﹕波洛西這位「阿曼尼祖母」(因其衣著考究)﹐一上臺就出了一個大紕漏。根據美國國會政治倫理﹐黨內重要職務競選﹐只有一件事比議長公開表態支持黨內某一候選人更糟的﹐那就是支持的人結果居然選輸了。波洛西位子還沒坐熱就犯了大忌﹐我看是不祥之兆。咱們加州﹐說有多異類就有多異類。除了波洛西之外﹐兩位參議員也是女的。一高一矮﹐一壯一瘦﹐壯的那位﹐20 幾年前她還是舊金山市長的時候﹐有次坐中華飛機從台北回美﹐飛機在日本短停﹐大家在免稅商店逛﹐碰個正著﹐我替信二世介紹﹐市長則立刻向我們介紹站在她身旁的先生。大家寒喧幾句﹐市長及其先生的態度都很友善﹐我留下很好的印象。至於那位矮的參議員﹐又是一個自由派左翼的悍將。我們的州長﹐鍛練體魄出身﹐演電影專演打不死的角色。最有名的對白只有四個字﹕ I WILL BE BACK。這次期中選﹐共和黨在加州大敗﹐唯一為共和黨撐住場面的﹐就是這位大塊頭的阿諾。我們的州檢察長布朗也是一個絕人。幹過州長﹐選過總統﹐和名歌星談過戀愛﹐下放當過奧克蘭的市長﹐現在又去幹檢察長。真是多面亞當。最近看到馬利蘭大學的一份研究報告﹐將美國五十州州民按聰明排名﹐結果加州排名49﹐唯一比我們更笨的一州是阿拉斯加。排在我們前面一名的則是密西西比。我對這個排名﹐大有意見。馬利蘭那些蛋頭們不知道是不是螃蟹吃多了﹐膽固醇進了腦袋﹖研究報告的結論﹐50 州中最笨的倒數三名是居然密西西比(48)﹐加州(49)﹐阿拉斯加(50)。最聰明的一州州是 Vermont. 這是什麼意思﹖ Vermont 的人口幾乎百分之九十九是老白。密西西比是老黑的天下﹐加州是老墨的天下﹐阿拉斯加是老愛的天下。這份報告﹐講明了是白人最聰明﹐黑人比阿米哥聰明﹐阿米哥又比愛斯基摩人聰明。這算是哪門子的研究報告﹖以為愛斯基摩人住得比較遠﹐好欺負嗎﹖

     美國2008 年的大選﹐現在看起來大概是馬侃對希拉蕊。不過我說過﹐選舉的事﹐人和不如地利﹐地利不如天時。馬侃的身體和脾氣是他的罩門。美國選民是否能接受女人做三軍統帥﹐我懷疑。希拉蕊的人緣兩極化﹐很多人喜歡她﹐也有很多人討厭她。台灣今後兩年政壇的花樣則多很多﹐比較熱鬧。如果我們的網站還能撐兩年的話﹐也可以湊熱鬧談談很多議題。但網站是不是還要撐下去﹐則要看我認為這個網站除了提供免費服務﹐娛樂大眾外﹐是不是還可以發生一些正面的作用。譬如說我們的 FNDR Foundation 能不能做點事﹐上網的人會不會增加等因素。前天參加一位朋友的兒子娶媳婦的喜宴。朋友是找石油的專家﹐有名的業餘傳道人。他來我們這桌打招呼時當眾對我說﹕「Bob, 我天天上你的網﹐但沒什麼新東西」。我說﹕「嗨﹐我哪有那麼多時間﹖沒收錢讓你看﹐有什麼好抱怨的﹖」我講的是事實。其常想﹕我網上的文章其實足夠出好幾本書了。有的文章是值得溫故而知新的 -- 尤其是 In My Life 那一部分。但在那個場合﹐我連提醒他至少每星期「信懷南看世界」是新的﹐並且補記往往比正文還好看都懶得提。人到了我們這個年齡﹐做任何事情﹐已經不再是為名﹐為利了。我個人感到最溫馨的也許是偶爾聽到的空谷裡遙遠的足音﹐或是驀然回首﹐看到那個站在燈光下的那個人影。這些話我早就說過了。再說一次﹐提醒自己而已。

     民調篇已經更新好幾天了﹐你也許知道也許不知道。我下兩篇文章比較 heavy﹐ 算是掌門人的年終感言。下星期的那篇﹐會有一個附件﹐算是我的聖誕卡。再下一篇則是將「群德」專案公諸於世。然後大概又要回到懷南論政上去了。我的問題是我一想到或看到政壇上的一些怪現象就想笑﹐說什麼都嚴肅不起來。怎麼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