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獅子頭

2006年7月30日《坐看雲起時》專欄﹐8月2日上網

        有一件事﹐我一直在等人出來發飆﹐惡人總不能老是我一個人做吧﹗

        久等不見人挺身而出﹐那我只好長嘆一聲﹕「斯人不出﹐奈蒼天何﹖」烏鴉嘴再次發功﹐值五分錢的寶貴意見又來了。

        古人是「葉公好龍」﹐今人是「信公好球」。從大的藍球﹐到小的網球﹐到更小的「高而富」球。從重的保齡球到輕的乒乓球。從用大棍子打的棒球﹐到用小棍子碰的撞球﹐信公什麼球都可以應付﹐但就從沒下場踢過一次足球。

        1999 年中美女子足球隊世界冠軍爭霸賽﹐我被朋友郎中到他家﹐號稱為中國隊加油。結果中國隊敗在「罰球一踢」(KP)。 輸了球﹐主人開派對慶祝的勁沒了﹐於是客人紛紛作鳥獸散。好在我是抱著「何日君再來」的心情看球 -- 「請進點蕃薯片﹐來來來﹐再乾一杯可樂」。鳥獸散時﹐我腹中已有七﹐八分飽了。回到家中﹐晚飯都不必吃﹐文思潮湧﹐立刻向足球嗆聲﹐這是我那篇《妹妹你真行》文章的來龍去脈。

        有話則長﹐無話則短﹐一晃六﹐七個寒暑過去了。其間﹐再也沒人請我看球。上個星期天﹐四年一度的世界盃足球爭霸戰開打﹕法國對意大利﹐香奈兒 (Chanel) 觸古奇 (Gucci) 霉頭。相關報導﹐鋪天蓋地而來﹐我心想﹕如果足球真是像我想像的那麼乏味﹐為什麼天下有這麼多人為它瘋狂﹖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於是下定決心打開電視看這場比賽的實況轉播。

        開始看的時候已經是下半場了。比數是1 比 1。好不容易把球賽看完﹐結論還是一樣 -- 這些年來﹐我可沒冤枉足球﹐ Soccer 者﹐閒著沒事幹的 「傻客」(Sucker) 看的玩意也﹗

        任何人看球都是看得分﹐足球卻偏偏是很難得分的運動。難得分的原因之一是用腳控球乃高難度的動作(原因之二是門不夠寬)。相信我﹐如果上帝造腳的目的是用來踢球﹐何必有腳趾﹖上帝要我們有腳趾﹐目的只有兩個﹕小時候好爬樹﹐和長大後得香港腳。中文成語中有得心應「手」而沒有得心應「腳」﹐因為用腳踢球屬於反自然定律。

        一場球近一百分鐘﹐沒吃「大力丸」鐵罩不住。兩隊人馬跑上跑下﹐眼看到了對方門前﹐「碰」的一聲﹐球又被對方踢回中線﹐所有的氣力都是白費。簡直是台灣流行的「空轉」。「空轉」到了終場﹐連「門兒都沒有的事」﹐依舊1 比1 平手。於是加時再轉﹐一次轉不夠再來一次。到了最後﹐還是要靠「罰球一踢」來決勝負。「罰球一踢」的特色就是守門員憑運氣猜球往那邊射﹐而十之八﹐九猜錯。以上就是信懷南的足球觀﹐自認慧根太淺﹐悟不出足球的奧妙。如果閣下另有高見﹐懷南虛信(心)受教的誠意﹐保證和阿扁差不多。

        值得一提的是這次世界盃爭奪戰中﹐有個歷史鏡頭被我看到了。法國國寶級的球員席丹﹐此戰是他足球生涯的告別演出。但他在球賽快結束的時候﹐用鐵頭功把對方一位高個子頂了個四腳朝天﹐結果被舉紅牌驅除出場。聽說席丹發怒祭出鐵頭功的原因﹐是高個子出口問候了席丹的親人。相傳多年前﹐有老中同樣用國罵問候了老法的令慈。老法想了一下說﹕「如果我老媽同意﹐那我也不在乎」。席丹發火﹐想來是因為他不是純種法蘭西人的緣故。不過那位意大利選手在四腳朝天後講了一句話﹐全世界的媒體都沒注意到。有個姓邱的向掌門人爆料說﹐意大利高個子倒地後的第一個反應是﹕"Mamma Mia, What a Spicy Meat Ball!" 翻譯成信門白話就是﹕「乖乖隆地冬﹐好硬的法國獅子頭﹗」如此天機﹐豈能自秘﹖夏日炎炎﹐與君同樂。


懷南補記﹕我有一個問題﹐想請教會寫文章和會看文章的各位先生小姐。我的問題是﹕

     當你說一個人的文章 "funny" 或/和 "fun"。基本上﹐你認為這兩個字有沒有區別﹖如果有的話﹐區別在哪裡﹖我這篇《法國獅子頭》﹐你說應該是"fun"﹖還是 "funny" ﹖兩者皆是﹖還是兩者皆非﹖ Think about it. 不過有件事我是知道的﹕台灣高潮迭起的政治鬧劇﹐實在是既不 "fun" 也不 "funny"。我連想用它來當題材﹐寫篇 funny 和/或 fun 的文章的心情都沒有。民主政治的大罩門就是黃狗偷吃﹐黑狗遭殃。投阿扁票的人﹐自作自受﹐與人無怨。倒楣的是那些沒投阿扁票的人。貨物出門﹐恕不退換。吐血﹗

     By the way, 如果你知道什麼是「大力丸」﹐和知道 "Mamma Mia, What a Spicy Meat Ball!" 出自何典。Well, 閣下也是屬於 We're older but wiser (Budweiser?) 之輩 (來來來﹐再乾了這一杯吧﹐今宵離別後﹐何日君再來。鄧麗君這廂有禮也﹗)

     今天看報﹐北京商人動腦筋﹐花了 2000 元人民幣將席丹頭棰意大利後衛馬特拉齊的圖像註冊成商標﹐命名「鐵頭功」以 1,000,000 元公開出售。 大佬有冇搞錯﹖「鐵頭功」能專利嗎﹖我倒是覺得「法國獅子頭」可以申請專利。Oh well, 掌門人是全世界最不會賺錢的 MBA﹐ 想起來就是新仇舊恨一大堆﹐不談了。


     《民調篇》的統計數字﹐已經更新到 8 月2 日。可以去看看。

      現在談正經的。FNDR 專案的實收捐款﹐已經更新到 8 月 2 日。 請看 《 民調篇/Fndr Project 最新認捐結果 》。 仍然有不少認捐的朋友忘掉把支票寄來。您如果要我把您的認捐取消﹐請告訴我﹐沒關係﹐不必解釋原因。不然的話﹐我等。如果你發現我的記錄有任何不正確的地方﹐請告訴我更改。如果想多知道一些我們的理想﹐或將我們的理想介紹給您們的朋友﹐請點首頁左下的宣言。謝謝。We're here for a long ha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