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南前記﹕「信懷南刷子店」(不是帽子店)已於 2009 年5 月1日在此網站開張。對信懷南的產品包括信懷南的書﹐演講-DVD﹐廣播評論-CD﹐電視訪問-DVD﹐崑南論劍/DVD﹐懷南精選之一/CD 等有興趣的朋友們﹐這是唯一的窗口。請點《信懷南的那兩把刷子》

       收入的一部份將直接存入群德基金會。

       「管理三刷子」的書已經收到了﹐可開始來信訂購了。向我買價錢比較貴﹐為什麼﹖我也不想解釋﹐但至少我很坦白事先告訴了你。但我可以吹一個牛﹕你這一生﹐很難看到過比信懷南的管理書籍內容更好﹐內容更豐富的中文管理書籍。信不信由你。購書的細節﹐ 請點《信懷南的那兩把刷子》


寫給男人看的

2009年12月6日《坐看雲起時》專欄﹐12月8 日

        前陣子收到一封女士的來信﹐說她的先生是我的「粉絲」不但自己熟讀信文﹐也要老婆熟讀﹐並且隨時抽考﹐看有否心得。女士說﹕每天為家務事已經忙不過來了﹐還要應付抽考﹐實在吃不消。最近為「小蜜」事﹐她先生要她寫信問掌門人的看法。

        掌門人回信開玩笑說﹕妳先生拿出讀毛語錄的精神讀信文﹐真是天下信文讀者的榜樣﹐值得表揚。但恕掌門人孤陋寡聞﹐不知道「小蜜」是啥玩意。後來求教有識之士﹐問什麼是「小蜜」﹖有識之士說﹕掌門人果然家教甚嚴﹐居然不知道「小蜜」是啥。蓋「小蜜」者﹐登堂入室的小秘書也。

        號稱馬家軍頭號戰將的吳育昇﹐這次危溝(薇閣)裡翻船﹐被狗仔隊逮個正著。老吳說是一時意亂情迷﹐犯了錯誤﹐公開鞠躬道歉﹐說要閉門思過五天。我每次看到公眾人物為婚外情認錯和道歉就火大﹐錯只有一個﹐那就是被逮到了。道歉的對象除了自己的良心外﹐也只有一個﹐那就是自己的老婆。老婆不在乎(如克林頓)﹐天皇老子也管不著﹐老婆在乎(像美國南卡州的州長)﹐就得吃不完兜著走。我這篇文章不是對吳育昇的個案發表道德勸說。我算老幾﹖扮演道德十字軍的角色再怎樣輪都輪不到我。我是抱著開玩笑的心情﹐為天下的男人﹐尤其是公眾人物上一門婚外情危機處理和風險評估的課。寫給女人看的嘛﹐可不能開玩笑﹐下次再談。

        從風險和代價來看﹐婚外情大致可以分成四個模式﹕普通人鬧婚外情﹐連蘋果日報都上不了﹐屬於風險不高﹐代價也不高類。台商在大陸包二奶或有「小蜜」﹐將在外﹐患「氣管炎(妻管嚴)」的風險雖不高﹐但不買零售牛奶去養條乳牛的做法代價較高。至於像電影明星﹐商界大卡﹐因為知名度高﹐鬧婚外情出事的風險也相對高﹐但這些行業的人﹐社會大眾對其道德行為比較放寬﹐因此﹐出事後對事業無損﹐付的代價算低的。只有政治人物﹐尤其是台灣的立法委員鬧婚外情﹐不但風險高﹐代價也高﹐但為什麼還是有人前仆後繼﹐樂此不疲呢﹖除了賀爾蒙發功罩不住外﹐掌門人倒有一點「寶貴意見」供天下男人參考。

        一般男人﹐年輕時有賊心但無賊膽﹐後來有賊膽但沒賊錢﹐有了賊錢後又沒有賊時間。到了最後﹐賊膽﹐賊錢﹐賊時間具備﹐但卻沒有賊了。台灣的立法委員﹐很多天賦異稟﹐不但有賊膽﹐賊錢和賊時間﹐並且心中還有賊﹐難怪出事率很高。也許有人看到這裡不耐煩了說﹕「掌門人﹐你光講理論有鳥用﹐來點具體的建議吧」。 行﹐具體建議是公眾人物鬧婚外情要奉行三不一沒有原則﹕

        三不之一是不和部下鬧。狹義的部下指上司與下屬﹐廣義的包括老師與學生﹐男作家與女讀者(女作家和男讀者的問題好像不大)。其次是不和良家婦女鬧以免一哭二鬧三上吊。最後是不能談戀愛﹐戀愛一談就抽刀斷水水更流了。所謂一沒有就是練葵花寶典﹕欲練神功﹐引刀自宮﹐為了暫時的問題採取永久除根的辦法 (a permanent solution for a temporary problem)﹐此乃高難度的動作。

        至於危機處理嘛﹐我認為有鋸箭法和補鍋法兩種。前者用鞠躬道歉﹐寫悔過書的低姿態﹐先把表面上的和短期的問題解決了再說。補鍋法則是砰的一聲﹐乾脆把裂縫敲開﹐把最壞的情況攤在陽光下再想法彌補。這兩種方法那個比較好我不知道﹐但台灣的政治人物好像比較擅長鋸箭法。有個改姓蔣的把箭鋸掉後﹐現在居然混到黨的副主席啦。

懷南補記﹕從 timing 來看﹐這篇文章可說是如有神助。在下筆的時候根本沒料到 「老虎」伍玆 (Tiger Woods) 會出龍兄所謂「男人都會犯的錯誤」。文章上報時﹐正好趕上虎弟替咱們這篇文章敲邊鼓。但伍玆鬧婚外情出人意外嗎﹖當然不意外。虎弟(你知道這個 Tiger 名字的故事吧﹖) 人年輕﹐極有錢﹐又長的一表人才﹐虎弟頗能活學活用掌門人的三不原則﹐照理說是屬於風險高﹐代價不高的模式(我所謂的代價並非全以金錢來計算)。但問題出在虎弟要搞形象掛帥﹐換句話說﹐他主要的廣告收入是靠他的形象。這次形象受損﹐只有能不能儘量減少damage 的問題﹐而不可能有毫無影響的問題。我們現在看到的八卦新聞﹐不可能全是真的﹐也不可能全是假的。虎弟從此不可能回復到他以前那種好兒子﹐好丈夫﹐好人的模範青年的形象。但只要球場上能贏﹐絕對會仍是好漢一條。老美對明星球員婚外情看多了﹐湖人隊那個天王柯比﹐出的毛病比虎弟大多了。至少目前沒人出面告虎弟性侵。在這裡容我爆個題外話的料﹕

        虎弟和信二世同年進史丹福﹐住同一個宿舍。讀了兩年不讀了去賺大錢。我記得我開我兒子的玩笑說﹕「怎麼搞的﹐你為什麼不像「老虎」伍玆那樣會打球﹐讀什麼書﹖能賺大錢的人是不讀書的。」我兒子的婚禮上﹐我找機會彌補我開的這個玩笑。我致詞時當著客人對他說﹕「我寧願你是我兒子﹐就算用「老虎」伍玆來換我都不換」。這是真心話。虎弟的一世英明。栽在幾個普通娘們手裡。不過虎弟的婚外情也讓人想問一個問題﹕如果虎弟史丹福規規矩矩把書讀完﹐出身不是美國大兵之家﹐個人的行為和品味是不是會高些﹖我沒有答案。我只知道張德培連大學都沒進過呢。


        記得我還有一場官司要打嗎﹖現在我公開做個民調﹕請來 e-mail 預測我那場官司會贏還是會輸。如果你不知我在說什麼﹐請回頭去看我那篇「爭的是個理」的文章。 如果你將你的預測附上簡短而明確的理由寄來﹐官司結束後我公佈民調的資料。陰天打鞋子﹐閒著也是閒著﹐就押個寶玩玩吧。反正掌門人有罪付罰款的不是閣下你。因有讀者問﹐所以我再補充一點﹕這場官司沒有陪審團 (JURY)。基本上是因為我說無罪﹐法官要開罰單的警察來對質。聽說如果警察不出現﹐咱們就沒事。阿門﹗。猜謎大會宣告開始。


       信不信由你﹐我剛從 Jury duty 回來﹐是件酒醉駕車的案子﹐我到最後才被被告律師刷掉。因為我問了檢察官一個問題﹐被告馬上就和他律師交頭接耳﹐然後律師立刻站起來問我一個問題。坦白說﹐我那問題可能問得太關鍵了。以後有機會再談。先把自己的官司打完了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