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事相告﹐誠心邀請﹕

       OK﹐關於我們 5/26/2012 講臺的事﹐宣傳已經夠久了。決定來的﹐和決定不來的﹐和台灣大選前的情形一樣﹐主意已定﹐多說無益。活動的詳情請 CLICK 《The Long Way Home》

       請注意﹕

  1. 5/26/2012 那個週末﹐Dumbarton Bridge 將會關閉﹐住在 Palo Alto 附近本來打算過 Dumbarton Bridge 的朋友﹐請轉用 San Mateo Bridge 或 Bay Bridge.
  2. 我們預定的場地可坐 80 - 100 人﹐I have no idea 那天有多少人來﹐但如果要來﹐務請準時。兩點鐘開始﹐我們可能關門謝客。活動預計是三小時﹐其中包括一小時的互動 Q & A。目前已知有幾位外地朋友專程坐飛機來參加。如還有外地專程來參加者﹐請和我聯絡﹐我和我們的兩位主講人會和你們共進晚餐。為便於安排計﹐請電郵我。對不起﹐晚餐只限於外地客。

信懷南敬啟 4/24/2012。


五月二十與掌門人爾灣有約﹕

       有件事發生得很快﹐一星期前還沒影也沒計劃。

       我5月20日下午將會在南加州爾灣市 (Irvine) 有一場演講。地點在南海岸中國文化協會暨爾灣中文學校的校址。該協會是個非常有規模的組織。它們的網站是 《南海岸中國文化協會暨爾灣中文學校》

       我建議他們酌情收費以彌補請我下去的費用。我的理由很簡單﹕要來的不會因為收一點費而不來﹐不來的﹐也不會因為不收費就來。大不了認為不值回票價的﹐我退錢。

        如有機會在爾灣見面﹐務請過來打個招呼﹐在那種場合﹐你找我容易﹐我找你比較困難。如能先來封電郵告訴我一聲最好﹐讓我心裡有個譜﹐免得到時失禮。這是一個難得的緣份﹐希望你能給我一個機會當面說聲謝謝。久聞人聲﹐這次終於可見人影了。

       請與他們聯絡或隨時上我的網站看最新細節。



方教授與老王

信大瞎點鴛鴦譜之六

2012年4月22 日 星島日報《信懷南專欄》﹐4月24 日上網

        方教授指的是最近去世的方勵之教授﹐老王指的則是薄熙來事件的相關人物王力軍。把這兩位先生放在一起談﹐一定有人會不服氣說﹕「信大﹐閣下『瞎』點鴛鴦譜也未免太『瞎』﹐太離『譜』了吧﹖」各位看官請少安勿躁﹐容掌門人慢慢道來。

        薄熙來剛被罷重慶總書記時﹐就有一位大陸來美的讀者要我發表點「寶貴意見」﹐並且指明想知道目前中國的政治環境和台灣政治環境發展的過程中什麼時候最相像﹖

        平心而論﹐我並不是很有資格回答這個問題。

        第一﹐我我不是一個政治評論員。

        第二﹐我來美國太早﹐對台灣和大陸的第一手資料脫了節。

        我的消息以前是靠平面媒體﹐後來是靠電子媒體。但大陸的媒體基本上仍然受官方管制﹐管制的程度雖然稍比我們過去嘲笑蘇聯的兩大報﹕《真理報》沒有真理﹐《消息報》沒有消息要鬆﹐但明眼人一看 CCTV4 (中國中央電視臺國際頻道)的新聞﹐包括大家認為比較活潑的溫總理記者見面會的問答﹐也都是事先套好招的。這是為什麼我很少評論中國大陸政治局勢的原因﹐倒不是怕得罪中共當局﹐而是我不覺得有必要去根據過濾後的三手資料發表看法。現在回到讀者的來信和為什麼我把方勵之和王力軍放在一起談的原因﹕因為方王兩人的命運有一個共同點和一個不同點﹐這兩個「點」我覺得值得一談。同時﹐我也想回答現在的中國和台灣那段時期最相像的問題。

        一般來說﹐中國大陸目前的情況和台灣過去60 年沒有一個時期相像。如果勉強要硬找一個類似的時期來比較的話﹐那就是蔣經國主政的前期。蔣經國主政的前期﹐重用技術官僚﹐在國家基礎建設和經濟發展上快速發展﹐造成中產階級興起﹐留學生人數增加﹐回國服務的人數也相對增加。但在政治上仍然是一黨專制﹐在新聞上仍然嚴加鉗制﹐司法不能獨立﹐這些都和大陸目前的情況比較近似。但大陸發展的途徑是不是會轉型到像蔣經國後期那樣 -- 開放報禁﹐對反對黨稍微容忍﹐讓一些流亡海外的異議份子回國。。。我則非常懷疑。換句話說﹐我認為中共維持走台灣蔣經國前期路線會走得很長。因為蔣經國後期路線給台灣帶來的後遺症﹐比如說兩黨惡鬥﹐民粹高漲﹐政府效率減退﹐媒體失控﹐這些都絕非中共能夠接受的。

        蔣經國生前犯的最大錯誤﹐不是他看李登輝看走了眼﹐更不是他死得太早﹐是他沒有在國民黨內建立起集體領導的制度和心態 (mentality)。這是為什麼後來李登輝亂搞﹐國民黨裡上上下下都俯首聽命的原因。這些政客都是蔣經國奴才學校的畢業生﹐中共自鄧小平後的集體領導制度和和平接班﹐是中國大國崛起的主要原因。這恐怕也是薄熙來倒大霉的導火線﹐老薄可能自持藝高膽大﹐要改遊戲規則。

        據「馬路社」傳言﹐老薄的老婆有主導毒死洋人的嫌疑。這還得了﹖是真是假﹐總得拿出證據才能服眾。在民主國家﹐不管是公司或政府﹐大咖因和更大的咖意見不合被迫走人的事稀鬆平常。但民主和專制最不同的地方是在民主制度下﹐被整肅者不會被羅織罪名﹐就算要審判﹐過程也是公開的。中共對薄的處理方式﹐是我們觀察這些年來中共是否有進步的重要指標。我們也許永遠不知道薄垮臺的真正原因﹐但就憑副手居然溜進成都的美國總領事館「爆料」﹐主管不下臺才是怪事呢。

        OK﹐ 我的重點來了﹕方勵之和王力軍都因個人的因素「逃」到美國駐華機構。不同的是方氏夫婦在美國大使館的星條旗下一住就是一年﹐最後經歐洲送往美國。聽清楚了﹐我絕沒有鄙視方和王「挾洋自重」的意思﹐我非常了解《聖經》裡「丟第一塊石頭砸人」故事。但我要問﹕如果是今天﹐美國敢把方氏夫婦藏在大使館中一年不放人嗎﹖絕對不敢。為什麼﹖兩個字﹕「國力」。當年老美吃定中國﹐說不放人就不放人。今天敢嗎﹖方教授客死他鄉﹐但總算還能狐正首丘﹐老王走美國領事館告密的險招﹐就算將功抵罪﹐恐怕牢還是要坐的我的結論是﹕時也﹐命也﹗

懷南補記﹕也許我提出的一國兩治和台灣絕不可能永遠保持現狀的看法還有點道理﹐只有一位讀者來信發表看法。不過這位讀者認為台灣的軍隊會成為解放軍的一支﹐和我的主張不同。同時﹐我認為在我有生之年﹐現狀是會被維持的﹐那位讀者認為能維持現狀的時間比較短。不過我完全同意他的看法﹐維持現狀背後最大的後台老闆是美國。我也同意他認為這個後台越來越不行了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