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刑該廢嗎﹖

2010年5月16 星島日報《信懷南專欄》﹐5月19 日上網

        中國﹐美國﹐台灣﹐日本有什麼共同點﹖答案不是他們的人民可以在太平洋游泳﹐答案是他們屬於世界上還沒有廢除死刑的少數國家。

        死刑該不該廢是我們生活在美國面對的四個最具爭議性的議題之一。其他的三個議題是﹕同性結婚合法嗎﹖墮胎合法嗎﹖人民能合法擁有槍支嗎﹖同樣的四個議題﹐在太平洋那邊﹐不管是中國或台灣﹐幾乎都沒什麼好爭議的。不同的是在大陸﹐上頭說該怎樣就怎樣﹐老百姓聽政府的。在台灣﹐老百姓說怎樣就怎樣﹐政府聽人民的。這兩個模式當然都有它們的缺點﹐因為都缺少一種理性的平衡。

        美國民主共和兩黨的主要區別是在社會議題的立場。共和黨(象)反對合法墮胎﹐贊成擁槍自保﹐反對同性結婚﹐贊成死刑。民主黨(驢)則正好相反。我用這四個議題來檢驗我自己﹐發現我我屬於非驢非象﹐似驢似象那類。因為四個議題我贊成和反對一樣﹐都是兩票。

        寫到這裡﹐讓我打岔介紹美國政治圈的兩個名詞﹕一個是 RINO﹐我姑且將其翻譯成「犀牛」﹐一個叫 DINO ﹐我們就勉強叫它「恐龍」吧。前者是有名無實的共和黨 (Republican In Name Only)﹐後者指的是有名無實的民主黨 (Democratic In Name Only)。我們這輩的留學生﹐35 歲前思想不偏左﹐那是沒有心腸﹐35 歲後思想仍然左傾﹐那是沒有大腦。搞到最後﹐全是些「犀牛」(表面很硬﹐內心又不夠硬)和「恐龍」(想當年如何如何)的人物。信懷南自稱是自由派( liberal)﹐有次我兒子嗆聲道﹕「老爸﹐天下哪有贊成死刑的自由派?」

        我贊成有死刑的理由﹐可以分五點來說﹕

        第一﹐備而不用 -- 譬如國家有徵兵或募兵的法律﹐但兵養在那裡可能永遠派不上用場﹐我們能因為沒有戰爭就廢除兵役﹖死刑有唯一死刑和相對死刑的區別﹐死刑備而不用﹐至少可以產生一點嚇阻作用。如果沒有死刑﹐在殺人和傷人之間﹐殺十個和殺一個之間﹐犯罪者很可能選擇前者。

        第二﹐ 公平原則 -- 殺人償命﹐欠債還錢仍是最重要的普世價值觀之一﹐天下每一件事都有其代價。很多贊成廢除死刑的人﹐老是抬出人道﹐同情心﹐饒恕﹐死刑是殘酷的﹐兩個錯不等於一個對等等似是而非的理由來支持它們的訴求。這些訴求都是站在死刑犯的立場而非站在死者和死者家族的立場。這些人中﹐我決定相信有受害者的家族在內﹐但絕大多數主張廢除死刑的人﹐他們本身很可能並不了解受害者家族之痛。這些人往往把加害人的人權看得比受害人為重﹖不能為死者伸冤﹐這難道是有同情心﹖

        第三﹐寬恕的機會 -- 對三種人我認為能免處死刑﹕孕婦﹐18 歲以下未成年人﹐和有幼小子女的單親。另外我認為受害人的直系親屬可以為加害者求情免死。所謂直系親屬﹐我指的是配偶﹐子女和父母。他們如果都替死刑犯求情﹐也許此死刑犯可以被考慮免死。

        第四﹐尊重犯人個人選擇的權利 -- 主張全面廢除死刑的人﹐往往忽略了一個事實﹕不是每個死刑犯都覺得好死不如賴活。如果廢掉死刑﹐那豈不是剝奪了那些想「引刀成一快」的人自由選擇的權利﹖這又算是什麼尊重人權﹖科技越發達﹐處死的方式越文明﹐「踢水桶」時的痛苦也相對減少。人既然沒有選擇生的權利﹐應該有選擇死的權利。

        最後﹐經濟因素 -- 如果我上面四個理由還沒惹火主張廢除死刑的朋友﹐我這第五個理由一定會。把死刑犯改判為終生監禁養在那裡﹐花費一定比執行死刑大。我這樣講也許有人很反感﹐認為我太現實﹐沒有同情心。但根據我的了解﹐以加州為例﹕政府花在監獄的預算已經超過花在大學的錢。這怎麼可以呢﹖

        總之一句話﹐天下重要的議題很多。該不該廢除死刑並非其中之一。 James Rodgers 是個死刑犯﹐ 1960 年被槍斃前﹐行刑官問他還有沒有什麼最後的要求﹕他的回答是﹕「為什麼﹖啊﹐對了﹐給我一件防彈衣好嗎﹖」被死刑犯謀殺的﹐沒有一個本來就想死。被判死刑的﹐倒不一定人人都想活。主張廢除死刑的朋友﹐請告訴我這兩者有沒有區別﹖

懷南補記﹕我這篇文章﹐再一次證明了一件事﹕我的觀點﹐是以議題 (issue) 為依歸而非以意識形態為依歸。換句話說﹐很多人常常喜歡替別人貼標籤﹐認同志﹐對我來說﹐希望不要這樣﹐否則你(妳)會失望的。如果您真要替我貼標籤﹐讓我自己貼﹕The conservative with a warm heart. The liberal with a cool head。年齡越大﹐越有點從中間偏左﹐變成中間偏右﹐這是大多數人生行旅正常的過程。我知道我朋友中有不少人主張廢除死刑﹐但沒有一個告訴過我為什麼﹖我至少把我為什麼反對廢除死刑的個人原因講得很清楚。我絕不敢自認我的看法對﹐但我很清楚什麼是我的看法﹐也無意要求你(妳)同意我的看法。如果你(妳)主張廢除死刑的理由是﹕「沒什麼理由﹐我就是主張廢除」。在我看起來﹐沒有理由也是一個理由。人與人之間﹐雖看法不同也可以做朋友。


        我常常批評台灣的民主不夠成熟﹐但我仍然要說﹕在不成熟的民主和成熟的極權兩者之間﹐我如果非二選一的話。當然選不成熟的民主。現在舉個「台灣的驕傲」的例子。

        泰國也有什麼紅衫軍上街頭的事﹐和台灣的紅衫軍的「軍紀」相比﹐能同日而語嗎﹖同樣的道理﹐台灣的紅衫軍和天安門廣場的學生示威相比﹐沒有流血﹐軍隊和坦克沒開進城。這是台灣的驕傲。

        現在話說回來﹐台灣的兩個政黨﹐在該爭的社會議題上主張幾乎一樣﹐爭來爭去的反而是意識形態﹐這實在很奇怪。原因在哪裡﹖原因在台灣的政黨﹐尤其是民進黨﹐似乎有所謂的「尋死意願」(death wish)﹐祇想穩固那 三分之一的票。如果國民黨不爭氣﹐自己人內鬥內行﹐外鬥外行﹐或走了霉運﹐遇到什麼天災人禍﹐慌了手腳﹐中間選民往他們多靠一點﹐民進黨又會佔便宜。天下哪有靠這種方法得政權的道理﹖這是我說台灣的政黨政治(民主政治)不成熟的地方。兩黨都不是靠自己棒﹐都靠別人爛。馬英九上台後﹐好像看清了這點﹐在力爭上游。民進黨那邊還痴(執)迷不悟﹐這樣搞下去﹐death wish 遲早會被台灣老百姓判 death sentence。又輪到 IM (Iron Mouth) 信預測台灣五都選情的時候了。


        收到《坐看雲起時》多年的老讀者從東部寄來的伊媒兒﹐衣不如新﹐人不如故。我永遠不可能再有一批像世界週刊那樣忠心的星島日報讀者群了。說到上道不上道﹐世界日報被人比下去啦。我豈是非要你登我專欄﹐但閣下至少要知道你在和什麼人打交道啊。


        剛到家趕快給你報告:

        今天的周報刊登了{夕陽深處的迴音}, 與{死刑該廢嗎?}二篇, 在"死刑該廢嗎?" 這篇你簽名的下方加註著這一段:

        上星期信懷南先生專欄, 因技術原因未能及時刊登, 本期補刊並謹向信先生及廣大讀者致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