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謂吾言不預

2014 年03月23 日星島日報《信懷南專欄》﹐03月26 日上網

        最近《信懷南專欄》談到停辦冬季奧運會和一國兩「治」的問題﹐在某種程度上﹐信大「瞎」這種「大膽預測﹐何必求證」的搞法﹐自己也知道非常不合乎胡適之先生「大膽假設﹐小心求證」的治學原則。但回顧此生重要的預測﹐卻發現兩個非常有趣的結論﹕

        其一﹐凡是我對商業現象走向的預測﹐有的已經看到結果﹐但我卻沒有把握機會獲得任何好處。

        其二﹐我對社會現象走向的預測﹐雖然信心滿滿﹐但結果很可能不是我有生之年看得到的。

        關於第一點﹐我們以後找機會再聊﹐今天專門談第二點。

        除了預測冬季奧運會會逐漸沒落和一國兩「治」會成為國家統一的創意選項外﹐信大「瞎」的預測還包括同性婚姻合法化將被美國多數州接受﹔百年之內﹐美國不會再出現黑人總統﹔六四天安門事件會重新定調﹔毛主席紀念館將轉型成為開國紀念館﹔毛主席的照片將會從天安門上取下來﹔中國共產黨一黨獨大 50 年內不會變﹔台灣新興政治勢力崛起﹐社會議題採中間偏左﹐國防﹐經濟﹐教育﹐司法﹐價值觀採中間遍右﹔台灣獨立成為歷史名詞﹐有性格的政治強人出頭。。。。同時﹐信大「瞎」猜(信大﹐瞎猜)終會有一天﹐美國會廢除fall (秋天﹐退後 同義) 撥後一個鐘頭﹐spring (春天﹐彈前同義)撥前一個鐘頭﹐「日光節約時間」(Daylight Saving Time/DST) 和「標準時間」(Standard Time) 換來換去的餿主意。

        先講清楚﹐我不是反對「日光節約時間」我是討厭每年要換兩次時間的麻煩。如果「日光節約時間」真是好東西﹐那何不全年都用它來計時﹖據我所知﹐老共不但不換時間﹐也沒有什麼地區性時間 (time zone)﹐大家都按北京時間辦事﹐也不見得有什麼不好。

        前陣子 (3 月九號)換時間﹐我算了一下屋裡屋外需要撥快一小時的玩意包括﹕收音機﹐微波爐﹐烤箱﹐烘麵包機﹐鐘﹐手錶﹐自動灑水控制﹐自動開燈控制﹐自動燒咖啡機。真是沒事找事﹐多此一舉。

        「日光節約時間」的始作俑者之一是百元大鈔上那位老兄 Benjamin Franklin 在1782 年發表的一篇論文中提出來的。二次大戰的時候小羅斯福總統下令全國只有一個戰時時間﹐那就是「日光節約時間」。後來各州各行各「時」。到了1974 尼克遜簽下能源節約法令﹐全國恢復撥快一小時﹐但國會又修改法令每年撥快﹐撥慢各一次。但上有政策下有對策﹐於是下面這些怪現象就出來了。

        年輕的一代大概不知道越戰期間﹐美國按生日決定征兵入伍的先後次序。有個 Delaware 的年輕人﹐是「日光節約時間」 午夜後不久出生的﹐他拒絕被征入伍﹐說 Delaware 用的是「標準時間」而不是「日光節約時間」。因此﹐他的生日比征兵證的生日不同。

        1990 年以色列 West Bank 的恐怖份子把定時炸彈裝好﹐偷運到以色列﹐他們不知到 West Bank 用的是「日光節約時間」而以色列本土已經換成「標準時間」了。於是炸彈提早一個小時引爆﹐炸死了三個恐怖分子自己人。簡直是烏龍絕頂。

        說道烏龍﹐大家都知道明里蘇達州的兩個大城明里安波利斯和聖保羅中間只隔了一條密西西比河。1965 年兩城對什麼時候開始實施「日光節約時間」看法不一﹐於是橋的東邊和橋的西邊時間差一個小時。有一年﹐愛我華州就有23 個「日光節約時間」開始和結束的日期。每年有五個星期﹐紐約﹐波士頓﹐費城的時間和同屬東部的 DC﹐ 巴鐵摩不一樣﹐但和中西部的芝加哥卻是一樣的。

        總之一句話﹐這些年來雖然聯邦政府有規定什麼時候換時間﹐但也不是每州都遵行。印地安納州奉行的就是一州兩制﹕西邊兩角行以美中時間為準的「日光節約時間」﹐東邊行以東岸時間為準的全年標準時間。東南近 Cincinnati 和 Louisville 的幾個郡縣又和這兩個城一樣行「日光節約時間」。1996 印州州長競選人 Rex Early 說得好。他說﹕我的一些朋友贊成「日光節約時間」﹐有的朋友不贊成﹐而我一直是支持我朋友的。

        2007 年11月﹐北卡州的丁太太早上 1 點32分生下丁一﹐34 分鐘後生下雙胞胎丁二。但北卡州是早上兩點撥慢一個鐘頭﹐於是丁二變成了一點零六分出生是老大。搞糊塗了吧﹖有一天美國會只有一種時間的﹐到時候掌門人地下有知﹐勿謂吾言不預。

懷南補記﹕

       星島日報的記者來電話說要訪問我談談台灣和大陸「服貿」的事被我婉拒。我開門見山就告訴這位年輕的記者﹐這種事我已經不做了﹐希望他不要以為我不識抬舉。我沒告訴他的是﹕這種蜻蜓點水式的訪問﹐既不能暢所欲言﹐並且往往還會出現被錯誤引述﹐掌門人早已經不再在乎是否要常常見報﹐或上電視接受訪問這些沽名釣譽的玩意了。Just pay attention to what I said on my weekly columns.

       說到 pay attention to what I said on my weekly columns, 我建議女士們﹐先生們﹐同志們﹐朋友們好好看一下我上面用藍色標示出來的一些預言。我知道有多事之徒要說﹕信大瞎﹐你又沒說多久之後這些預言才會實現﹐這算什麼先知﹖Wait a minute, 誰說我想做先知? 誰說我是先知﹖先知會把 Tesla 的股票早早賣掉嗎﹖ OUCH﹗

       OK﹐忘掉早早把 Tesla 股票賣掉的新仇舊恨﹐各位看看台灣學生攻佔立法﹐行政兩院的場面﹐看看王丹﹐吾爾開希出頭支持鬧事的學生﹐看看民進黨的天王們一字坐開挺暴民﹐想想我說的﹕台灣需要一個有性格的﹐ no nonsense 的領導人。。。想想這些年來我是怎麼評估馬英九和台灣政壇的。如果不是我對台灣這塊土地﹐對台灣善良老百姓仍有一分情﹐咱們大可以丟下一句﹕FMDIDGAD。唉﹐掌門人這一生﹐都是被俠骨柔情﹐劍膽琴心害的。嘿嘿嘿。


信老:

        今天看到上網的3月23 號專欄,想對日光節約時間說幾句。富蘭克林肯定是上通天文,下知地理,看看日出日落時間標,日光節約時間是有點道理。以美國南北兩城市為例:(例子被我省掉﹐抱歉。因為例子是用 table 形式 present 的﹐我不想花時間學怎麼 convert table 成htm format)

        因夏冬兩季的日光時間相差甚多,夏天早些起床,晚上可少點些燈,反复調整是有些麻煩,但這個點子還是不錯的。近幾年日光時間加長了,有人說是賣烤肉設備及炭球的商人遊說國會的成果。

        現在問題來了,芝加哥的夏至與冬至兩天的日長可差到6小時之多,但在KEY WEST就只差3小時。換句話說,日光時間在緯度高的地方有用,離赤道越近,越無意義。美國領土廣大,從阿拉斯加到夏威夷緯度超過53度,又允許地方自行參與,採用日光時間說的過去。有些低緯度國家,例如台灣,跟緊美國老大哥,我們年輕時也用之有年,那才叫莫名其妙。

        至於人民祖國的”時區”,那是個經度的問題。還是那句老話: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北京要是上午8點上班,烏魯木齊就11點上班,一點問題都沒有。

       Best,

Tom

Dear Tom,

        謝謝來信。言之有理. 掌門人還是贊同老鄉小平同志的那句話:

        不管日光節約時間,標準不節約時間。 給我一個不換來換去的時間就是好時間。

        最近發現時間撥快一小時那星期天,總有人在禮拜結朿說阿門時才到。是不是乘機摸魚則祗有上帝知道了。

懷南敬覆 (4/2/2014)

Mea Culpa my typo because my iPad has its own mi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