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南前記﹕周美青﹐陳文茜﹐蔡英文曾經是我最欣賞台灣的三個女人。後來我把蔡英文給 Fire 掉了﹐我 Fire 蔡英文的主要原因倒不是因為她跑去當民進黨的黨主席﹐而是她當了那個黨主席後越來越像她的「饅頭」(mentor) 李登輝和她的師父李遠哲 -- 只有政治目的﹐沒有是非公理 -- 更讓人嘔氣的﹐這些人還要裝出一副形象清新﹐和一般政客不同的樣子。真是佔了便宜還賣乖。

        蔡小姐當了黨主席後。被民進黨臺獨教義派綁架﹐變成了「斯德哥爾摩效應」(Stockholm Syndrome) 的犧牲品。當然會有人不同意我這個比喻﹐他們會說蔡更像 Patty Hearst 的例子。這兩個指標型的案子﹐發生在 70 年代的初期 (1973 和 1974)﹐老美國的信文讀者應該知道我在說什麼。

       我相信有藍營朋友會認為我藍皮綠骨﹐用這篇文章給蔡英文和民進黨出點子。同志們安啦﹗因為我非常有把握蔡英文沒有本文建議所需要的政治智慧和勇氣來把這個「點子」付諸實際行動﹐我才大膽公開教她這個絕招。綠營中﹐過氣國師「君子劍」李遠哲和蔡英文的政治智慧和眼光一樣「水皮」﹐再加上意識形態和省籍情結蒙了良心﹐不可能想得出這個主意。過氣野武士西「獨」李登輝有這個政治智慧和眼光﹐但沒有韜光養晦﹐把光環讓給蔡英文的肚量﹐於是蔡失掉使出這個一劍雙鵰﹐讓泛藍跌破眼鏡﹐難於招架的絕殺絕技。

       泛藍的英雄(雌)好漢(娘)們想一想﹕如果蔡英文一早就使出這一招葉下偷桃﹐你們怎麼接﹖對那些想投宋一票但又怕民進黨漁翁得利的人﹐蔡做莊宋發牌不失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在這裡信大「瞎」殺得性起﹐欲罷不能﹐不妨再教蔡英文一招﹕如果妳能說服彭淮南(不是信懷南)做妳的副手﹐放出風聲說會請宋楚瑜做行政院長﹐這種陣式一排出來﹐泛藍還能混嗎﹖

       不過泛藍的仁兄仁姐們先別緊張﹐也不要急著替掌門人戴帽子來信發表 &%*(*&^*& 意見。蔡小英如果有這個能耐﹐還會被我炒魷魚﹖鐵嘴 IM 信早就預言 2012 年英文蔡(才)不會當選哩。不信的話﹐不妨提瓶紅酒來賭﹐目前只有一個顧客上門。掌門人已經準備好了。


如果我是蔡英文

信懷南看 2012 台灣大選之二

2011 年8月28日星島日報《信懷南專欄》﹐8月30 日上網

        如果我是蔡英文﹐我會在李登輝公開稱讚宋楚瑜的能力前﹐主動表示如果我當選總統﹐宋是我行政院長優先考慮的第一人選。

        首先﹐請注意看我是怎麼說的﹕我說「在李登輝稱讚宋楚瑜之前」。為什麼﹖這等可以上頭版的新聞﹐由我蔡英文口中拋出來﹐對我近來低迷不振的選情﹐頗有吃大力丸的功效。李是台灣政壇過氣的人物﹐現在由他來出風頭搶版面﹐李摩西真不夠意思。

        其次﹐我說「主動表示」。台灣政治人物的罩門之一是明明是心裡想的﹐口裡打死了都要否認。宋楚瑜想做行政院長﹐這絕非什麼高度機密的事。但老宋最怕被人說他在求官。這是為什麼此事必須由我主動提出﹐我主動提出至少有兩個好處。第一個好處是替宋楚瑜解套﹐讓他面子十足。宋不是我的主要敵人﹐馬英九才是。拉攏次要敵人﹐打擊主要敵人﹐毛潤之先生的江山就是這樣打下來的。

        由我主動拋出延請老宋做行政院長的話題第二個好處是表示我多麼能容人和能為國舉才。馬英九被人詬病的主要把柄之一就是自己沒能力又不能用有能力的人。其實一個人是不是有「能力」主要是靠別人對你的主觀感覺 (perception)。建立這種對自己有利的 perception﹐有時要靠「會演戲」。雷根是美國非常受愛戴的總統﹐有人批評他是演員出身﹐沒資格做總統。他的回答是﹕「如果不是演員﹐你怎麼能做總統﹖」宋是真有能力還是假有能力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給人有能力的 perception 無人可比﹐那我何不順勢利用之﹖

        最後﹐我說他是我「優先考慮的第一人選」﹐這話學問可大啦。「優先考慮」是助動詞﹐是廢話。「第一人選」才是關鍵。既然要打老宋牌﹐不把他列為第一人選還有什麼效果﹖第一人選不保證是最後人選。我講這話﹐既表示了我的誠意﹐也給自己留下後路。說良心話﹐民進黨裡面全是些二軍三軍的人才。總不能到後來行政院長要靠謝長廷﹐蘇貞昌這些老油條來回鍋吧﹖

        好啦﹐話是講出去了﹐我這一招對我選情有幫助嗎﹖你我是自己人﹐不妨打開天窗說亮話。我問你﹕你認為我當選的可能性有多少﹖零﹖ZERO﹖謝謝直言。我告訴你﹐如果只靠泛綠的那批人投我的票﹐我絕對選不上。要當選﹐非得爭取泛藍和中間選民不可。Michael Porter﹐那個所謂的「競爭力大師」有本書叫《競爭論》(On Competition)。翻完 485 頁﹐結論好像只有兩招﹕和對手競爭﹐要贏的話就要做不同的事或做同樣的事用不同的方法做。用比較通俗的話來說﹐就是死馬當活馬醫。放話邀宋楚瑜做我的行政院長﹐對我選情有什麼後遺症﹖

        後遺症之一是泛綠的人因我的放話而不投票給我。這我不擔心。原來要投我票的人﹐就算我找信懷南做我的副手他們還是閉著眼睛把票投給我。你說啥﹖你說信懷南連台灣話都不會說﹖這有什麼關係﹐叫他上臺啥都別說﹐只要會用台灣話罵 XXX 就行了。

        泛藍的人﹐原來不想投票的人﹐中間選民﹐同情宋楚瑜的人﹐討厭馬英九和金小刀的﹐很多都會因為我拋出的這顆震撼彈而把票投給我。沒錯﹐那些吃飽飯沒事幹的「名嘴」(famous mouth, what a silly name) 對我的絕招一定挖苦諷刺到極點。別理這些「名嘴」﹐他們只知道光說不練﹐否則早就下場選公職了。

        有人一定會舉唐飛的例子來看衰這一不可能的任務。事在人為﹐什麼叫不可能﹖唐飛是軍人不是政客﹐陳水扁是草包﹐而我不是草包﹐我和宋合作的可行性豈能與陳與唐合作的可行性相提並論﹖況且我是否當選八字還沒那一撇﹐等有了那一撇後你們再來找岔不遲。如果宋能被我用﹐老共和老美絕沒有反對的道理。我越想越覺得我的這一招有轟動武林﹐震驚萬教的作用﹐可惜現在使出來有些晚了。政治上沒有永遠的朋友也沒有永遠的敵人﹐只有永遠彼此利用的利益。如果老宋真的豁出去了硬是要出來選﹐表面上看起來好像對我有利﹐其實也未必。我現在只希望老宋別出來選﹐他不出來﹐我還有機會使出這「一桃殺二士」(不是三士)的絕招。否則﹐我得另出奇招才行。也許真要通知信懷南開始學台灣話了。

懷南補記﹕所有對《信懷南看 2012 台灣大選》表示「寶貴意見」﹐「不寶貴意見」以及到目前為止幸好沒有的「&%^(*%^ 意見」來信。等我的(當然是寶貴意見) Trilogy 寫完後會一字排開﹐專櫃陳列。要回答屆時一道回答。但閣下要發表意見前拜託先把「懷南前記」看懂。我破例用懷南前記代替懷南後記不是沒有原因的。說是「導讀」也好﹐說是打「預防針」也好﹐ 您就看著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