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 Big L 喊冤

2004年11 月21日《坐看雲起時》專欄﹐11 月25 日上網

       Big L 者﹐ Liberal 也﹗

       美國選舉的「名言」﹕選 the devil you know 好過選 the devil you don't know。這句「名言」可能是這次美國總統大選勝敗關鍵 所在。

       開票那晚﹐電視臺用紅顏色代表共和 黨﹐藍顏色代表民主黨來顯示各州開票的結果。到了後來﹐只見美國地圖除了西岸和 東北角外﹐中間一片全紅。有人說布希的當選﹐是美國保守勢力的抬頭。其實用「保 守派」( Conservative) 和「自由派」( Liberal) 來區分政黨或政治人物的屬性﹐犯了定義 不清﹐以管窺豹的大忌。根據杜拉克《總統治國六大原則》的最後一條﹕當選總統﹐ 停止選舉。一個負責任的國家領導人﹐必須是個「團結者」(Unifier) 而非「分離者」 (Divider) 。要做個「團結者」是需要有容乃大﹐無慾則剛。可不能但憑己意﹐一路行 來﹐頑固到底的。

       美國社會近今年來對 Liberal 避之則吉﹐ 只要一被貼上自由派的標籤﹐立刻就變成了票房毒素。原因是一般人一想到自由派﹐ 就想到那些主張墮胎的﹐鼓吹同性結婚合法化的﹐反對死刑和私人擁有槍械的﹐不信 神的﹐道德水準低的和是非不分的麻煩製造者。這想法正確嗎﹖當然不完全正確﹗公 平嗎﹖當然不公平﹗但在布希和柯瑞第三場的公開辯論中﹐我聽到布希兩次替柯瑞貼 Liberal 的標籤﹐兩次柯瑞都不敢說﹕「我是又怎樣﹖」羅斯福不敢自己承貌7b是 Liberal 嗎﹖甘乃迪兄弟難道不是 Liberal 嗎﹖

       李敖在最近的談話中提到當年他被魏 廷朝﹐謝聰敏硬拖﹐變成了臺獨份子關進大牢。李敖說﹕「我們那時候爭的是自由主 義運動﹐哪是什麼台灣獨立運動﹖」可見所謂的 Liberal ﹐往往會被政治利用﹐或利用 政治來達到影響別人的目的。在我看起來﹐當一個自由派從政後﹐對自由主義信仰的 純度必須要降低才能做事。因此﹐一個負責任的政治人物不應該是一個 100% 的 Liberal 或 100% 的 Conservative。

       一般人對Big L 的誤解﹐主要的是不知 道所謂的Liberal 和所謂的 Conservative 他們的區別究竟在哪裡﹖在我看起來﹐他們的 主要區別是前者的「容忍度」較高﹐後者對「正確度」比較堅持。

       我書架上有一本殷海光先生的經典名 著《思想與方法》。書中殷先生提到「有顏色的思想」和「沒有顏色的思想」。我 '7b為一個真正的 Liberal﹐基本上應該是個以「沒有顏色的思想」為出發點的人。我們 思想上的顏色來自祖宗的遺訓﹐傳統的束綁﹐宗教的教條﹐和意識形態 (Ideology)。

       自由派認為祖宗的遺訓不一定全對﹐ 傳統的束綁因時空不同也應該隨著改變。美國的「選舉人」制度和擁槍自保﹐在我看 來﹐都是屬於這種需要改革的例子。在對婚姻的定義和墮胎的看法上﹐宗教的教條對 自由派沒有那麼大的影響力。對幹細胞的研究﹐死刑的存廢﹐政府的權責﹐稅收﹐國 防﹐健保等重要社會議題﹐由於保守派人士對自己「思想正確」先天上比較有信心﹐ 表態明確﹐因此在政見上自然容易成為 the devil you know 。 相對的﹐自由主義者比較 重視懷疑﹐因此看法常改變﹐在別人眼中成了 the devil you don't know。再加上很多人 看問題是二分法﹕不反對就是贊成﹐贊成就表示會去實踐。在這種邏輯下﹐所有的 Liberal 都變成了墮胎和同性戀的擁護者。天下有很多議題﹐在「是」和「不是」的答 案外﹐還應該有「也許」的選擇。看來 Big L 的霉運還要走一陣。


懷南補記﹕為 Big L 喊完冤後﹐興猶未盡﹐要想替 Big C 也喊 一下冤。不過這個 Big C 不是 Conservative 而是 中國人 Chinese.

       台灣自現代歐陽「瘋」兼慕容复那個 壞蛋李登輝搞出什麼「外來政權」和「本土化」的「愛台灣二分法」的「獨」招後。 承認自己是中國人變成了競選的票房毒素。泛藍的人也不爭氣﹐一個個抱著「 Avis 心 態」-- We're #2, We Try Harder. 於是什麼「新台灣人」﹐「認同台灣」等花樣紛紛出籠。 大部份的精力都浪費在驗明正身上﹐難怪只有挨打的份。遊戲規則是別人定的﹐隨時 在變﹐你怎麼玩也玩不過泛綠的人。

       「本土」是啥玩意。根據信掌門的看 法﹐「本土」要具備兩大條件﹕一要忘本﹐二要夠土。忘本就是忘掉自己是中國人。 我不知道那些自認為是台灣人而不是中國人的人﹐承認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的後裔﹖ 如果承認是的話﹐那和信懷南有什麼區別﹖承認自己是中國人﹐又不是要你承認是中 華人民共和國的人﹖身為台灣人為什麼不能自認為中國人﹖那些台灣人如果不承認自 己是中國人的後裔﹐那他們是什麼人呢﹖不是每個人都能像李登輝那樣可以向日本靠 攏。李登輝穿起日本和服到真像桃太郎哩。

       「夠土」指的是教養差﹐眼光如豆之 輩。在汪笨湖眼中﹐沈富雄不夠本土﹐在林重謨心中陳文茜不是本土。泛藍的馬英九﹐ 宋楚瑜就是跪下來斬指頭發誓﹐人家還是認為你不是本土。連戰祖宗八代都是正港台 灣人﹐但連戰正巧生在大陸﹐因此比起王金平又少一點本土。

       講了半天﹐要點是 Big C 在台灣現在好 像變成了 dirty word 一樣。造成這個怪現象的原因除了李登輝帶頭抹黑之外﹐還有兩個 原因﹕

  1. 老共不爭氣 -- 如果老共在各方面表現得好一點﹐懂得溫和的太陽比寒冽的冬風更 容易叫人把外衣脫下來的道理﹐大多數的台灣人也不會對老共有那麼大的反感。老共 的所作所為﹐有時讓我想起一些牧師或基督徒傳教﹕把天國的道理講的天花亂墜﹐別 人只要問你一個問題﹕「信了耶穌﹐做了基督徒後﹐對我今生有什麼好處﹖」如果你 不能回答這個問題﹐或不能說服別人相信你傳的道理﹐是沒用的。任何時候﹐行道都 比傳道更有效。老共思想就是搞不通。

  2. 泛藍不爭氣 -- 泛藍認同中國的﹐上焉者如李敖﹐下焉者如馮滬祥﹐都給人認同中 華人民共和國的印象。台灣再差勁﹐到底比大陸自由民主太多。你站在台北總統府前 罵陳水扁王八蛋﹐沒事。你到北京中南海去罵李鵬王八蛋試試看﹖2000 年沈富雄曾經 告訴過我﹕台北100 個外省人中只有兩個人投他的票﹐但只有一個投馮滬祥。老沈的 話﹐最好也不能全信﹐但The point is: 向老共一面倒在台灣絕對是票房毒素。

       如果 Big C 的維護者全是老馮之類的 die hard 統派﹐Big C 會繼續走霉運﹐ 鐵也﹗


最新消息﹐有話就說﹐In My Life 於11/24/04 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