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去亞利桑那

2012年7月8 日 星島日報《信懷南專欄》﹐7月11 日上網

        美國最高法院最近有兩個裁決一定會引起一些爭議。

        如果你把美國當成終老之地﹐這兩項裁定﹐對你的影響﹐遠超過在台灣或大陸發生的任何事件。但如果閣下選擇過一輩子「那達達的蹄聲是個美麗的誤會﹐我終是個過客而不是歸人」(此為信門造車﹐用四川話唸出的山寨版﹐有多年讀友來信指出鄭愁予的原詩為﹕「我達達的馬蹄是美麗的錯誤/我不是歸人﹐是個過客 。。。」特此致謝)﹐那就把我這星期和下星期的兩篇閑話當耳邊風吧。現在先談第一個裁決﹕

        美國最高法院裁定亞利桑那州(以下簡稱亞州)的移民法中有關登記﹐發證﹐求職的規定違憲﹐但警察因故攔人的同時﹐有權要求出示合法居留證件則是可以的。亞州嚴苛的移民法﹐講白了就是衝著墨西哥人(代號阿米哥)來的。不信的話﹐為什麼華盛頓州沒衝著加拿大人來同樣一套﹖歐巴馬的聯邦政府把亞利桑那告到最高法院﹐雖然沒有大獲全勝﹐但總算沒有一無所獲。

        但很多人還是認為給予警察權力向人查合法居留證件是在往 Racial Profiling (信式翻譯種族分類)推進了一步。對自由主義者來說﹐ 乖乖隆地攏﹐這還得了﹖他們會義正詞嚴的問﹕警察攔下一個金髮碧眼的白人﹐會立刻想到問他是否美國的合法居民嗎﹖

        移民政策會變成 21 世紀美國兩黨政客死纏爛打的選舉議題。它是 20 世紀美國黑白問題的延伸﹐不同的是美國白人歧視黑人﹐既不牽涉到非法居留的法律問題﹐也和白人的利益受到威脅無關。因此﹐白人歧視黑人多少在良心上和道德上會覺得有些罪惡感。但對非法移民﹐不存在這些罪惡感。再加上從前美國富甲一方﹐實力雄厚﹐多養些非法移民來分一杯羹﹐也不過是九牛失一毛﹐沒啥要緊。現在美國家道中落﹐自身難保﹐基於經濟因素﹐民間反對非法移民的聲音會越來越大。

        亞利桑那﹐和阿拉巴馬﹐喬治亞﹐南卡羅萊﹐猶他﹐印地安拉這些保守州雖說是反非法移民而非反合法移民﹐但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我就不相信這五個州見到外國人就會列隊喊﹕歡迎﹐歡迎﹐熱烈歡迎﹗由此可見﹐美國 50 州﹐各州基於本身經濟的需要﹐對移民尺度的寬鬆各有不同。如果聯邦政府不挺身而出﹐畫下底線﹐那一定會搞得各州各自為政﹐一國 N 制﹐這算什麼國家﹖

        1957 年阿肯色州拒絕聯邦政府黑白同校的裁定﹐「愛生毫」出動戰功赫赫的空降 101 師接收該州國民兵﹐替黑人學生護航。 60 年代在阿拉巴馬聯邦政府為了保障黑人權益﹐也和該州華勒士州長對著幹過。這些感人的場面﹐現在恐怕已成絕響。在「移民」前面加上「非法」兩個字﹐就算當年(1953 - 1969)華倫 (Earl Warren) 大法官的自由派為主的最高法院﹐要挺非法移民也會覺得師出無名﹐愛莫能助了。

        很多很多年前的一個夏天﹐我開車去亞利桑那州接我高中同學回洛杉磯。他那時剛從亞州大學畢業﹐在洛杉磯找到工作。我們星夜趕路﹐在公路上被警察擋下被查身份。凌晨兩三點鐘﹐一部老爺車﹐開車坐車的全是異鄉人﹐車內大包小包一大堆﹐如果你是警察﹐能不懷疑是墨西哥偷渡來美的非法移民嗎﹖那時候我們知道自己是合法的留學生身份﹐所以心頭很篤定。我記得警察看到我有 Social Security 卡﹐問我為什麼有﹖我說留學生有權打工需要繳稅。警察也沒留難我們。回頭來看﹐如果此事發生在今天﹐警察有權攔下我們嗎﹖恐怕沒有。因為根據這次美國最高法院認同亞州警察有權攔人查証附有一個條件﹐那就是警察攔人下來是因為其他的原因。如果那晚我們沒超速﹐汽車牌照也沒過期﹐我們可以問警察你憑什麼要問我們出示合法居留的證件﹖不過那時候美國的民權遠不如今天﹐凌晨兩三點﹐公路上除我們一部車外﹐連鬼都沒有一個﹐如果我們遇到的是一個有嚴重種族歧視的壞警察﹐他要故意找我們麻煩﹐我們能怎樣﹖

        美國號稱是個有法治的國家。全世界所有的國家﹐就連像北韓那樣的國家都號稱有法律﹐但有法律不代表有法治。如果美國的非法移民問題不解決﹐那美國和其他有法律沒法治國家有什麼區別呢﹖結論是﹕黑狗偷吃﹐黃狗遭殃(no pun intended)﹐除非有必要﹐你我最好別去亞利桑那。亞利桑那除了大峽谷外﹐也沒什麼好去的。非去不可﹐最好把護照或綠卡帶在身上。

懷南補記﹕有兩位讀友來信猜我這星期和下星期要談的議題﹐一位完全錯了﹐把掌門人認為重要的議題層次看得太低。另一位猜對了下星期的議題。

       我在寫《馬英九的歷史定位》﹐會是一篇長文。除非我自覺文章有我替「台灣三李」寫「雖未蓋棺﹐先行論定」的信心和份量﹐我是不會讓它見人的。要見人﹐可能也是採 By Invitation Only 的方式。 Stay Tu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