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絕色

蘋果三論之三

2011 年10月30日星島日報《信懷南專欄》﹐11月2 日上網

        史蒂芬。喬布斯去世後﹐在報上看到很多「誰是下一個喬布斯﹖」 的標題﹐有些名字冒出來﹐我一個都不認得。也看到一則報導﹐大陸有個什麼學校在招收有天賦的學生﹐想加工打造下一個史蒂芬。喬布斯。我看後覺得非常好笑﹐又是一些頭腦不清的人搞出來的花樣。

        從邏輯上講﹐任何喬布斯(Jobs) 家出生的男孩子﹐都可以取名史蒂芬(Steve) (女孩也未嘗不可)。因此﹐誰是下一個史蒂芬。喬布斯的可能性是無限大。但從 DNA 看﹐我們所謂的史蒂芬。喬布斯則前無古人﹐後無來者。我用《蘋果絕色》做標題﹐完全是為了配合上兩星期的專欄﹐硬湊成「三色蘋果」(不好意思﹐多多包涵)。《蘋果絕色》的「絕」﹐意思是說斯人已逝﹐從此喬布斯就是蘋果﹐蘋果就是喬布斯的說法已成絕響。在短期內﹐我不覺得中國和台灣(老中)會出得了像喬布斯那樣的一號人物。我現在告訴你為什麼不能﹕

        第一﹐想像一個大學研究所的女生﹐和一個中東人未婚生子﹐老中會怎麼叫這個小孩﹖「私生子」已經夠難聽了﹐「私生子」三個字後面再補加上「雜種」﹐這種小孩﹐在老中的社會被收養的可能性有多大﹖長大後出人頭地的機會有多大﹖喬布斯如果生在中國﹐生下來就是三等公民。

        第二﹐老中的教育方式強調「學習模範生」。要學習和模仿的對象﹐永遠是些別人替你選的標竿人物。在大陸﹐這種現象更明顯﹕從早年的「思想學雷鋒」﹐到今天報上看到的西安某中學把學生成績的優劣用掛紅領巾和掛綠領巾來分割。喬布斯在中國﹐早就變成掛綠領巾「放牛班」的學生。在 “cookie cutter”的制度下﹐早成了不合標準的退貨(defects)。

        第三﹐我們這代電腦界的四大天王﹐喬布斯(蘋果)﹐蓋玆(微軟)﹐艾利斯(甲骨文)﹐戴爾(戴爾電腦)﹐沒有一個是大學畢業生。艾利斯和喬布斯還都是被收養的。反觀中國大陸和台灣﹐電腦界重量級的人物﹐名校畢業生佔大多數。就算郭台銘也是「海專」畢業。在美國﹐學識和學位沒有那麼大的直接關係﹐老中沒有學位好像沒穿衣服一樣見不得人。結果搞得台灣考不上大學比考上還難。大學四年混下來根本是浪費時間。如果喬布斯是老中﹐很可能在工廠當小工一輩子。

        第四﹐老中開公司是向「錢」看﹐怎麼容易賺錢就往啦個方向走。結果發現代工最容易賺錢。鴻海(富士康)再賺錢也只不過是世界級的代工而已﹐沒有自己的品牌。蘋果從研發開始﹐不墨守成規﹐不怕風險﹐另創一格。產品出來後以內銷為主﹐然後再進軍國際市場。這種「成功之路」﹐對老中企業家言﹐風險高﹐過程艱﹐獲利少﹐太不划算了。

        第五﹐1960 年代中期我初來美國的時候﹐「日本製造」是廉價品和次級貨的代名詞。經過 50 年的努力﹐「日本製造」的品牌才在美國有一片天。扭轉乾坤的產品是汽車﹐汽車是美國人的最愛﹐在設計﹐功能和可靠三大要件上﹐汽車最能凸顯出日本人比美國人腳踏實地﹐講究精確度的天性。蘋果的成功﹐喬布斯的堅持﹐就是產品在設計﹐功能﹐可靠上追求精益求精。不幸的是老中的民族性向來就是馬馬虎虎喜歡「摸魚」(在台灣當過兵的都知道「摸魚」是啥意思)﹐要想出喬布斯那號人物﹐蘋果那樣的產品﹐社會觀﹐民族性都要改。要改變世界上對「中國製造」的印象(image)﹐任重而道遠﹐老中的「史蒂芬。喬布斯」(注意﹐我用了括號)﹐你出生了嗎﹖

        我不是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史蒂芬。喬布斯之所以能夠脫穎而出﹐是因為美國是個開放式的社會﹐能容忍反傳統的思想﹐有鼓勵並重視創新的環境。老中像喬布斯那樣有天份的人不會少﹐但沒有讓這種人生存和發展的大環境。我上面列舉的五點﹐在先天和後天上都是「史蒂芬。喬布斯」殺手。沒有喬布斯的蘋果可能很快就會走下坡﹐但美國新的「史蒂芬。喬布斯」會出現﹐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領風騷 XY 年。我認為老中諾貝爾獎的得主會比所謂的「史蒂芬。喬布斯」先出現。IM (鐵嘴) 信的預測是不是「鐵」﹐那就得騎驢看唱本走著瞧了。

懷南補記﹕這篇文章寄出不久﹐屬於台灣世界級 NB 代工﹐ 和郭台銘平起平坐的廣達林百里﹐對他母校台大電機系開炮。開炮的內容﹐凸顯出台灣的高科技泰山北斗輩的人物﹐也認為只是靠替外商做代工賺錢實在太沒出息了。但要改變這個現象﹐社會價值﹐教育制度非先要改不可。在某種程度上﹐林百里的開炮﹐和我在這篇文章裡的訴求似乎有些巧合。但林百里開炮不是我補記的要點﹐要點是下面這些信文讀者對「蘋果三論」前兩篇的迴應。如果還有對第三篇的回應﹐收到後再補上去。歡迎隨時回來看。我刊登這樣大規模的迴應的機會不多﹐有的對信懷南過份抬舉﹐愧不敢登。



Dear Bob,

        A minor typo. Should be Bill Bradley not Bill Bredley. Did you ever share with your readers your view on Bill? Love your reply to the reader. You covered all grounds. Well said. Best, George 10/19/11

Dear George:

       我仍然清楚記得我第一次知道 Dollar Bill (你知道這個外號怎麼來的嗎﹖)﹐是在 UCLA 的宿舍看「生活雜誌」(LIFE) 。我當時對一個 Princeton 畢業生﹐居然放棄和紐約 Knicks 職業籃球隊簽約的高薪﹐以Rhodes Scholar 的身分﹐去牛津大學深造﹐非常好奇。從那時開始﹐我就一直注意他的事業發展。很多年後﹐ Bradley 選紐澤西州的參議員時﹐我讀到一位住在亞利桑納州女士的投書﹐她提到當年在普林斯頓的一場舞會中﹐這位身高六尺三寸的女士沒人敢請她跳舞﹐Bill Bradley 是學生會主席﹐又是 All America 的籃球明星﹐但刻意過來請她跳舞。這位女士說﹕事隔多年﹐她還非常感謝 Bradley 的同理心。

       Bill Bradley 是職業籃球明星中唯一得過 NBA 冠軍﹐歐洲職業籃球賽冠軍﹐奧林匹克(東京奧運)籃球冠軍的球員。東京奧運美國隊中他年齡最輕。

       Bill Rradley 的 Princeton Tigars 在大學聯賽半決賽中輸了﹐但在爭第三名比賽中﹐他的隊友有意讓他得高分(那時沒有三分球)﹐於是 Bradley 在那場球賽中投籃有如神助﹐得了 57 分。這個大學聯賽 Final Four 單場得分的記錄﹐ 不知道現在被人打破沒﹖

       Bill Bradley 爭取民主黨總統提名時我是支持他的。可惜老美不識貨﹐最後提名「阿哥」(Al Gore),結果輸給小布希。As they say, the rest is history ....

懷南敬覆 11/20/2011


Ha Ha, Big Brother Xin

        Your response is even better than the article itself. Really gave that kid a good "whip". Oh well, certain things take time before we can understand. Given time, perhaps she will understand. We should give her benefit of the doubts. At least, she is honest and true to her feeling, eh?

        I think you and I truly understand Jobs as we also tread through similar path in life as he. Yes, success is not the time of fame and glory, but how we face life during failures and betrayals, and to understand ourselves better through life's ups and downs. When that moment comes, we can look back and leave with a grin - earth to earth, ashes to ashes, dust to dust.

        I can't say I admire Jobs for I know little about him. But from the news clips I read, I am content to find out I am not a lone ranger in life and how I deal with Life after all is OK. Really comforting to get such reassurance. Louisa (10/19/2011)


Hi Bob, Your reader Ms Guo admires Steve Jobs to a God's level with saying "No one else will earn the respect from the world as Jobs." Wow.....no one else? Is he that great ? Yes, I agree Jobs is very good at his works, he knows what consumers like with technology.. But if you look at his personal life, at how he abandoned the first girlfriend with an unwed daughter, how he never forgives his biological father, how he never contributes any of his wealth to charity..etc It shows Jobs is a not such a nice guy after all. He is a smart guy with no compassion to others. He earns tremendous respect for bringing in iPhone/iPad to the world, but in terms of applying his influence to help others, he is way below people like Mother Teresa, even Bill Gates has shown lots of compassion. Michael (10/24/2011)
「 你覺得 Ms. Guo 是個案﹖(不是他們那代 的 norm) 還是通案(年輕這代就是這樣﹖)」

        Sorry, BBX (haha.. shouldn't be a problem for you to figure) no Chinese character input using office pc, but I'm afraid I probably forget if I wait till off at home.

        My opinion - 50/50. It depends on the personality. Some kids are good, some kids real bad. Like me and my siblings, brought up in, well, more or less same method by the same parents, yet... we would have been the dragon's 9 sons if there were 9 of us.

        Parent's upbringing is vital. You basically slapped her parents indirectly in your reply......

        Whether is the result of parenting, or inborn ability, some kids are able to self-protect from "external contamination". The rest will be 通案. When these 通案 become parents or teachers, then very soon, it will become the "norm" and we become the 個案 instead.

        Young people are more outspoken than we are, for sure. Looking at myself, it was not that I was modest or humble, it's just I was scared to become a laughing stock on speaking out my ideas. Youngsters here copy from their American born peers the "who cares" attitude, and get rid off the burden of being laughed at.

Louisa (10/26/2011)


Dear 信老師: 我覺得Ms. Guo 這樣崇拜Steve Jobs的人是少數. 我也是年輕人, 我身邊的朋友同事也是年輕人, 我沒覺得有人很崇拜他 (據我所知, 我身邊沒人特別難過也沒人特地去獻花), 雖然大家都承認他很厲害 . 我覺得大家比較關心的還是以後蘋果的產品會不會一直保持現在的水準 (特別是iPhone). 老實說, 我覺得很多人都是他辭世後才去了解他的事蹟, 至少我事前並不知道他是個嚴厲的CEO (但不驚訝).

        我在我學校的library念書, 從我桌子走到洗手間, 可以在幾乎每個桌子都看到Apple的產品. 蘋果的產品的確不差, 但我覺得要能做到獨領風騷, 流行跟運氣都要有一點吧? Abercrombie 的衣服也不差, 但會滿馬路都是我覺得是因為現在流行跟他們有點運氣. 我把一個成功的方法copy&paste, 我也能成功嗎? 不盡然吧? 但蘋果或 Abercrombie 會流行是運氣多過實力還是實力多過運氣就可能是見仁見智了.

祝平安健康,

Andy (10/26/2011)

Dear Andy,

       Thank you for sharing. One thing you probably don't know is the company Abercrombie you've mentioned is a 百年老店。It has quite a colorful history -- including 破產﹐被告種族歧視 ....

懷南敬覆 11/2/2011


老大好,

        昨天忙到上床前才有時間看最新文章,看到老大動筆修理小女生。一覺醒來仔細想想,這場沒來由的筆戰其實反映了兩個完全不同的世代對同一件事/人的看法。這位蘋果時代小女生反映了新世代們注意的結果--賈伯斯精采的一生和光鮮的外表,過程只是花邊點綴。賈伯斯是他們的Occult 教主。他們關心的是最新的 iPhone 是什麼顏色,用的是哪一種CPU。而我們這個世代觀察的是賈伯斯人格成形的過程和對人生的領悟,關心的是賈伯斯的Posterity 和Legacy。立足點不同,話不投機理所當然。

        蘋果的崛起與辦公室自動化密不可分,在時間上與金融資本主義、和全球化狂潮崛起的時間重疊,這三者是世界貧富不均的主要原因之一。但是賈伯斯代表著美國的冒險創新精神,是這個時代 Meritocracy 的標竿人物。所以占領華爾街運動雖然根源於貧富差距,但是目標不是賈伯斯,而是那些雖然畢業於長春藤名校,但是實際上除了投機什麼都不會,光會耍嘴皮子的華爾街投資銀行家和Hedge Fund, Private Equity, Traders和種種金錢遊戲的玩家。

        英雄崇拜不光是只有美國,全世界都一樣,可是在 Rupert Murdoch 和黎智英當道的狗仔文化裡很難產生真正的英雄。一般大款人士或許可以經常出入蘇士比佳士得拍賣場或上The Life Style of the Rich and Famous,但沒有一個夠格是真英雄。賈伯斯出身卑微,而且不像華爾街或上市公司大款,賈伯斯從不炫耀財富。少年得志卻大起大落,他的眼光改變人們的生活(別忘了我用iPad拓展了『懷南看世界』的讀者群,記一小功) 。他鼓勵年輕人Stay Hungry, Stay Foolish 乃偌大智慧,有血有肉,毫不矯情。事業頂峰時隕歿引人無限追思,當然是個不折不扣的真英雄。

        企業家不同於政客,一切憑真本事,不用浪費時間在醬缸內與人周旋,搞統戰玩政治。而且世人對企業家私德不講究。熟悉賈伯斯的人都知道他在年輕時就是個如假包換的 Ass(Damn,讓林X予沾光了),套句俗話就是EQ 很差。他本人是棄嬰心理有陰影,但他1978年前女友抱著她的親生女兒在他與新女友熱戀時出現,他卻不認帳。當時賈伯斯年輕氣盛,經常口不擇言,Bozo 是他最愛用的形容詞連Bill Gates 和Larry Ellison 在他眼裡都是Bozo。他在1985年被蘋果開除前只剩下以私生女為名的Pet Project,公司內至少有一大半的工程師不願意加入他的團隊,連好脾氣的創業好友 Wozniak 也 和他絕裂。

        賈伯斯30 不到就已大起大落是他真正的幸運,他的人生觀是被蘋果開除後蕩到谷底才慢慢改變。這種智慧只有真正栽過跟頭裡的人才能夠理解。連我自己快到50 歲才懂『少年得志大不幸也』是什麼意思,怎能要求飯來張口的年輕人理解?

        這個小女生認為你褻瀆了她的教主,來信措辭不當,當然需要教導一番,但姑且擱下這小事而想想一個CEO 之死為什麼引發這麼多跨世代的緬懷、震撼、迴響甚至辯論,不正說明了世人在面對一個領導者和前瞻者匱乏的未來的一個正常反應。

        隨著賈伯斯之死,世界上只剩下假博士。小女生焉能不焦慮?

Cheers,

Jay (10/20/2011)

Dear Jay:

       你可算是一個少見的快筆﹐記得你好像提到過你是用語音輸入中文﹐現在的語音輸入系統已經進步到如此「無縫」的地步了嗎﹖現在回到你的來信。

       你第一段提到有關兩代人看法的不同﹐其實和年齡並沒有直接的關係﹐還是回到基本的教養問題。我認為這是個案。這也是為什麼有位讀者點出我的那封回信間接甩了 Ms. Guo 父母耳光。如果有一天我的小孩被人如此修理﹐我會覺得是我的教養出了問題。

       有件事也很絕﹐我昨天回我的 PC 去看這封信(不能說是回頭去欣賞)﹐赫然發現除了 e-mail address 外﹐根本沒有來郵者的署名。當時嚇一大跳﹐以為擺了個大烏龍﹐這Ms. Guo 的名字是從哪裡來的﹖後來才明白﹐原來這位女士是用 iPhone 發電郵﹐而我正好用 iPad 看他的電郵。iPhone 有 ID﹐ iPad 是 「蘋果一家親」﹐才顯示出發郵人的 ID。機器越來越聰明﹐人呢﹖

       By the way, 你信中最後提到「來信措辭不當」﹐如果 Ms. Guo 信中不用 stupid 而用“you silly”﹐我冒火大概不會冒這麼高。 Oh well, let by gones be by gones. Life moves on.

懷南敬覆 11/2/2011


老大好,

        老大提到史蒂芬現象頗值得分析。讓我來個打蛇隨棍上,從看不順眼的美國來嘗試解讀。

        老大喜歡的老電影多屬浪漫性質。男主角上馬殺敵,下馬寫詩,即使犧牲,也非常壯烈,何等英雄,何等浪漫。二戰時老羅斯福長子以57高齡,抱著心臟病和嚴重關節炎,以團長身分拄著拐杖,冒著槍林彈雨衝上Utah Beach,是諾曼普登陸第一波唯一的美國將官。加上約翰甘迺迪老布希不是哈佛就是耶魯,千金之子卻都是戰爭英雄。尼克森卡特雖然不是長春藤畢業的世家子弟,也沒獲得戰爭勳章,但打起仗來也毫不含糊。

        但是曾幾何時,這個崇拜英雄的國家民選總統居然逃避兵役或是動用關係進國民兵。現在很多人關注的社會兩極化以及貧富差距在美國改成募兵制後的軍隊裡更為明顯。美國陸軍除了911後的短暫時間能夠吸收到中產階級子弟,其餘時間入伍者清一色是窮人子弟。美國政府及國會官員子弟除了Biden 等少數幾人外,家裡無人參軍。而且國防部為了少丟幾條人命以及增加效率,全力發展無人武器,效法狗仔隊,對目標二十四小時跟監,只要少數人決定,可以立即殺人於千里之外,扣板機的人不但毫無風險,更沒有面對面殺人的心理負擔,錯殺了人還可以辯稱為collateral damage。新式武器模糊了戰場和戰爭的定義,新的戰爭形式模糊了敵人和平民的分別。回教極端份子無法還手再加言論管道被堵塞,除了身懷炸彈與我們同歸於盡之外還有什麼辦法呢?

        美國傾全國之力俎殺賓拉登,突擊後格殺立即海葬,世人慶宴完畢後其實後腦有點涼颼颼,說不出哪裡似乎有點不對勁,堂堂世界一流國家怎麼表現得像個小孬孬?

        一個價值觀改變的學問當然很大,三言兩語講不清。但我認為有本討論行為經濟學的書"Predictably Irrational" 裡的Cost of Social Norm 理論頗能解釋,作者說當一個價值觀被價格取代後,價值觀就得一敗塗地。書上的例子是幼稚園老師陪著小朋友下課後等父母來接,父母因某些原因經常遲到。聰明過度的幼稚園校長就採用罰款制,結果罰得越高,父母反而越遲。原因很簡單,原先怕遲到的罪惡感和羞恥心被一個簡單的價格取代了。大不了罰錢,遲到

        賈伯斯正式授權的自傳已有小部份章節流出,其中他對自己引進卻遭其聯合其他董事開除的John Scully 頗有微詞,指責Scully 代表腐敗的華爾街和其身後腐敗的價值。老大在鴻海連環跳後為文小 K 鴻海的企業文化,重數字輕價值其實也是類似看法。

        所以我的看法就是現代管理學是當今社會價值崩潰的主要元兇之一,始於越戰時麥納馬拉把福特和MIT 那套鬼東西搬進國防部。之後的Business School 訓練 MBA,開口閉口Shareholder Value。除了股票價格和年終獎金外,Shareholder Value到底是什麼鬼玩藝,恐怕誰都不知道。當今專業經理人除了Consolidation, Cost Down 一把罩,Pink slip滿天飛,滿口competitive advantage, core competence,動動嘴皮外,好像什麼也不會。(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連老大一併得罪,我的後腦也有點涼颼颼)。

        老大想不出除了賈伯斯,有任何人的死可以讓你難過。因為除了他,世間已無既有本事又有Charisma 的領袖。七月份的經濟學人文章"Turning Japanese" 寫當今西方世界正跟隨泡沫經濟之後的日本步伐,一個個變成沒有領袖的國家。臺面人物皆都是More style than substance。阿拉伯之春並沒有所謂的領袖,而是使用Facebook,Tweeter 號召群眾。占領華爾街的主力是蘋果世代,使用相同的工具發聲。不管我們這群老殼殼能不能接受,最終結果是好是壞,看起來人類已經面對了一個沒有領袖的未來。

        There you have it. 這是我對史蒂芬現象的認知。

Cheers,

Jay 10/21/2011

Dear Jay,

       你天馬行空﹐火力全開﹐子彈橫飛之餘﹐幹嘛偏要把掌門人扯出來挨子彈。這讓我想起那個笑話﹕

       知縣大人陞堂審案﹐堂下諸犯皆判砍頭﹐後來看到堂下還有一人站在那裡。於是問﹕「你是什麼人﹖」那人回話說「小人的是送信的。」知縣說﹕「送信的也是共犯﹐一併處斬。」信懷南只不過是個送信的罷了。

       你提到的 Theodore Roosevelt Jr. 在老電影 「最長的一日」中由亨利。方達扮演。他上司(第四軍軍長)本來是不批准他(一顆星準將副師長)隨第一批搶攤 Utah Beach﹐認為這一去就有去無回﹐開戰第一天就損失一位偉大總統的兒子。但他堅持要去。諾曼地登陸後一個月﹐Theodore Roosevelt Jr.就病發去世。當時「愛生毫」已經批准要昇他為兩顆星少將。遺體葬在諾曼地美軍公墓他哥哥的旁邊。他哥哥是第一次大戰戰死在法國﹐後來移葬諾曼地。你說他是老羅斯福的長子。從 JR 命名看﹐可能是。他哥哥可能是老羅斯福的原配生的。這不是要點。要點是你提到的美國總統和很多政壇名人都是槍林彈雨中走過一趟的。當年登陸 Utah Beach 後來成為名人的不在少數。我完全同意你的看法﹐美國是一代不如一代﹐氣數已盡了。

懷南敬覆 10/29/2011


老大好,

        我自認是個小小的賈伯斯專家,有關他的書和記錄片只要市面上只要能買到我都有。但是Issacson 的倚天劍一出,別的書全沒戲唱,名家出手加正式授權果然不同凡響。難怪賈伯斯說授權歸授權,但他不讀草稿,免得生氣。

        若請一個不知道賈伯斯是何方神聖,但熟悉世界歷史人物的學者直接翻開第十一章 "The Reality distortion Field”談年輕的賈伯斯,他大概會毫不猶疑地說這書的主人翁和希特勒或晚期的潤之兄有驚人的相似,對大部份一板一眼的人,事實就是事實,可是賈伯斯居然為了目的可以任意將之扭曲翻轉,簡直是個騙子。Mac開發團隊裡的Debi Coleman說賈伯斯的凝視人的眼神和驅動員工的魔力讓她聯想起間接造成俄國大革命的俄國妖僧 Rasputin。蘋果的人說公司產品所謂的市場調查就是賈伯斯每天早上對鏡子看自己,讓人既好笑又佩服。

        假如將歷史學者換成心理學家,他大概會認定主角就是個精神病患,賈伯斯對任何反對意見要就是暴跳如雷,要就是放聲大哭。評論員工表現要就是蠢蛋,要就是天才。而且說變就變,前一天才被批評的一文不值的觀點,第二天搖身一變被賈伯斯占為己有,成為他的絕佳想法。簡直就是飄竊。如此兩極的人格不正像是 Bipolar Disorder 患者?我要是遇上這種老板,要嘛就是拼命證明自己的價值,激發出自己都不知道存在的潛力。要嘛就是和他拼命打一架後走人,簡直沒有第三條路。

        我若是他的朋友,大概也早和這種生性涼薄的人絕交一百次。

        既騙又偷外加毫無道德感,他處處顛覆傳統卻正是其迷人之處,只要你想得到的傳統價值,他老兄一律不甩。20年前開始流行 EQ 一說,賈伯斯反其道而行居然成為一方之霸。對自己無比自信和這種強力服人的魅力性格不正是邪教教主和暴君的共同特徵?難怪小毛頭們愛死他了。不過在哲學層次,這種凡事二元化說不定就是世界數位化後,一切非零即壹的特徵之一。不管社會階級、貧富差距或政治路線,中間路線已無生存空間。賈伯斯不正是這社會Winner takes all 最好的寫照之一嗎?

        想到這裡突然慶幸我兒子已經成人,要不然他指著 Isaacson 的書質詢我溫良恭簡讓那套玩藝在當今早就玩不轉,我大概只有了冒冷汗的份。

        有點等不及讀到第三篇和其他讀者迴響。

Cheers

Jay 10/26/2011


信太師:您好!在還沒有得知您將再啃三口苹果的時候,我很沖動的想建議您為就不死之事提一下您的寶貴意見。因為您不但見證了這個時代,而且您也具備足夠的遠見足識,可以對此評頭論足 。看了第一口苹果之附記以后,我很擔心這個果迷會影響您的定力。拜讀您的二口之后,不知是我戴了有色眼鏡還是其他,總覺得多少有些藏拙。太師!英雄不改本色。常在江湖行走,要不被旁門左道所扰才是。我是晚輩讀您大作也是從世界日報開始,自從您改換門庭,我們仍舊跟隨您自成一國。就不死說走麥城也有收獲,況且您只是轉了一個身,仍舊好漢一條。有道是不戰而屈人之兵才是上策。請賜教。信迷10月27日

葉先生:謝謝來信。叫太師比叫大師還不敢當。我不知道您所謂不死之事是啥意思?對不了解之事隨便發表寶貴意見有變成#%7b*-#% 意見的危險。恕我藏拙了 懷南敬覆11/2/2011

我說苹果就不死乃「死的無•就不死」(Steve Jobs 音)只是一個幽默。正巧您對生老病死發表寶貴意見,葫蘆轉到茄子里去了。見笑見笑!Ye Oct 27, 2011

You got me this time. I thought I was pretty good at using pun. 懷南服矣﹗


Dear Mr. Xin: I just read you column (2-3) on Mr. Jobs. I happened to be married to him...(uh one who looks just like him), so I know he isn't perfect. Sigh... :) A 10/27/2011

Dear A:

       嘿嘿嘿。懷南敬覆 10/28/2011


信大師:

        Ms Guo 的表現反映出一個存在已久的問題:高科技帶來的教育的負面教育。很多青少年生活在一個由video, cartoon,game,music組成的虛擬世界里,用貼圖,video來展現自己,用youtube,game來娛樂,用facebook來交朋友,必然缺乏人文教養。

        我於70年代初生於大陸,年紀大概在“年輕人”和信大師的中間吧。我第一次接觸蘋果電腦是在大陸大學畢業開始做平面設計,一下子變成了蘋果迷,外面的世界則是苹果電腦被比爾蓋茨的window97和PC殺得只剩下平面設計印刷這塊殘山剩水,而喬布斯也準備吃回頭草啦(當時並不知道喬布斯)。對於做圖形設計的人來說,蘋果系統是一個專業標準,好像深藍的統,深綠的獨一樣,是無法改變的信仰。不過蘋果品牌無人不曉則要等到喬布斯回鍋4年後推出iPod一唱天下白的2001年。

        用蘋果系統討生活的圖形設計師可能比一般的蘋果迷更了解蘋果,更依賴蘋果吧。我在紐約的蘋果專賣店感受到不管是員工還是顧客,越年輕越崇拜也越盲目,年齡越大,越能夠把喬布斯看成人而不是神。我對喬布斯的看法是:贊嘆他的藝術才華,欽佩他開發產品的眼光和管理能力,敬仰他在最後的日子的所表現的精神。

        喬布斯被認為能把創意,藝術,和科技完美結合在一起的人。喬布斯的藝術火花是在Reed大學上typography課(字體設計和運用)時點燃的,從此以後種下了充滿了藝術DNA的與眾不同的蘋果。喬布斯對創意,產品的整體與細節,視覺效果的獨到眼光和把握在高科技界是無人能匹的。喬布斯調侃過微軟是三流產品, google 除了搜索工能外,其餘的都不行。從人性化使用,和視覺效果的角度來看,不是沒想道理的。在其他行業如飛機,汽車,建築,運動用品中,創意,藝術,和科技完美結合在一起的里程碑產品並不少見, 拜高科技普及所賜,喬布斯成了當今最為人所知的一位。我們還是稱他為科技界的達芬奇吧,誰叫他的產品那麼受歡迎,又被當成藝術品陳列在博物館里面呢!

        能夠把不同凡想的創意變成空前成功的產品,喬布斯不但是產品的先知,還有非凡的管理和領導能力。開發ipod,iPhone最困難的地方是在三條陌生路上同時作戰,一邊開發軟件,一邊設計,製造硬件,一邊同傳統保守的音樂公司,電話公司談判合作。喬布斯就是能在一年以後,把三方面的戰果結合在一起,放到被吊足胃口的蘋果迷前面來。對於純粹製作軟件的Google,和製造硬件的Terry Guo 來說,喬布斯的蘋果面對的要複雜,困難得多。( 我不懂管理,這是我個人的看法。如果信大師能夠專文把這個問題談透澈,再好不過了。)

        中國大陸用 “ 春蠶到死絲方盡 ” 來形容工作勤奮,熱心奉獻,至死方休的人,我想用來形容喬布斯也很合適吧。回頭看來,喬布斯帶領下開發出來的 i 系列固然令人驚嘆,喬布斯的才能,智慧,創意,語言和個人風格固然充滿魅力,而喬布斯在最後的日子里,對人生的態度,敬業的精神,對理念的追求才最令人起敬。

Best,

Feng 10/31 New York

Dear Feng

       非常高興一個大陸來的知識份子用理性來談問題和看法。有位讀者說他有個理論但不能證明﹐所以不希望發表﹕他說﹕從姓的拼法 GUO 而非 KUO﹐ 應該是大陸來的。大陸比較重視個人崇拜﹐到自由的美國後﹐不知道怎麼駕馭自由 。。。。 我還是認為 M. Guo 事件是個案。我鼓勵大家去買本 Walter Isaacson 的《史蒂芬。賈布斯傳》來好好看看。這樣對賈布斯這個人才有比較深刻的認識。結論是﹕別把賈布斯當神或完人來崇拜。He was a very complicated person with his dark side.

       謝謝花功夫寫長信給我。

懷南敬覆 11/2/2011


Dear Mr. Xin,

        I really like the 3 articles you wrote about Jobs and Apple. You said that there are 3 reasons that people worship Jobs. I think there's another factor that's also relevant: Jobs is a really good actor.

        We all know that Jobs practice hours for everyone of his presentations and that his performance on stage is just flawless. However, no one has mentioned one minor episode in Jobs' CEO tenure that says much about Apple's company culture. I'd say it directly shows the "指鹿為馬" nature of the Apple Board. This is the stock option backdating scandal.

        If one reads the laughable conclusion of Apple Board's special investigation committee co-led by Al Gore (a long-time director of the board) that Jobs "did not appreciate the accounting implications" of the backdating and that Jobs did not benefit since "these options were exchanged into restricted stock units" (but that exchange was done 4 years before the scandal was disclosed, so the exchange ratio must reflected the increased value caused by the backdating), one would wonder if there are other skeletons in their closet. At the end of the day, it's beneficial for the Apple shareholders (luckier than 秦二世?) to let Jobs go free even though he was basically caught taking $105 million of their money.

        When things are not transparent, what you see is not what you get... I am really impressed by Apple and Jobs' success, but I always have doubts about the super actors like Jobs.

Sincerely,

Tao


老大早,

        Teddy Roosevelt Jr. 的確是長子,生於1887年。老羅斯福第一段婚姻只有一個女兒Alice。

        和Roosevelt Jr. 同葬在諾曼第是他陣亡於一次大戰結束前夕的小弟 Quentin,生於1897,被擊落時是陸軍航空隊少尉.

        每次讀補記若有讀者來書,常可發現稱呼老大的頭銜比信更精彩更好笑,這次也不例外。先恭喜老大已升格為太師,上次看到這兩個字是在水滸傳裡。李敖混了這麼多年也不過『大』字輩,他若是知道了應該會羞死。(只不過這位讀者學問太大,信讀了三遍,沒有『就不死』翻譯,簡直唔薩薩)。還有人稱您Big Brother Xin,不知道是不是因為Lee Clow 替蘋果製作McIntosh 的1984 廣告,反諷又切題,一絕也。

        前封信小K一下MBA 滿街走,排擠咱們這些工程師,發發牢騷,流彈所及誤將老大當成送信的一併處斬實在不好意思。但是老大這禮拜的本文讓我回想起當年您在商業週刊的好些一流文章。您對中美教育、企業甚至文化的分析功力絲毫不減當年,我對您的看法完全同意,但有個小補充:我認為即使在美國如此開放的社會裡,在可見的未來可能也不容易出現下一個賈伯斯,原因如下。

        我是個金庸迷,金庸小說裡武功高強的主人翁幾乎都是巧遇千載難逢的機緣才有辦法練成絕世武功,方得成為一代宗師。例如張無忌本來被鶴筆翁玄冥神掌打得小命都快不保,但一路化險為夷,鑽山洞獲得完整的九陽真經,而且最炫的是被布袋和尚乾坤一氣袋罩住,真氣無法宣洩,(那玩藝大概是DuPont 做防彈背心 Kevlar 做的),鬱悶欲絕以至於衝過九陽神功最難的最後一關,這種際遇千載難逢。其他幾個金庸人物令狐沖、郭靖、楊過莫非如此。依我看賈伯斯的機遇也有幾分金庸人物的味道。除了Issacson 出手不同凡響之外,賈伯斯短短的一生卻極不尋常的經歷或許也是賈伯斯傳比一般名人傳記好看許多的原因之一。

        賈伯斯由從Apple 2 大賣開始一手建立個人電腦,開發McIntosh 改變電腦使用方式,在 Pixar 完美了結合電腦動畫和藝術,iPOD 和 iTune 顛覆了音樂銷售方式,iPhone 震撼了無線通信業,iPAD 顛覆了自己一手建立的個人電腦,大膽搞專賣店取消傳統通路。除了一開始的 Apple 2 有點瞎貓碰上死耗子,之後的每一樣計劃都是高風險的創新和豪賭,但每一個都是全壘打。任何一家公司只要靠裡面單一產品就可以吃喝不盡,可是這些事情一再重覆,發生在賈伯斯身上卻好像理所當然。蘋果從賈伯斯回任 CEO 時僅市佔 5% 的電腦公司在短短十幾年成為為一個一度市值世界第一的消費品牌,賈伯斯的個性、眼光、能力當然是必要條件,但是他年輕時退學修書法、學禪、用迷幻藥、幾次失敗學到的教訓的一連串巧合就不能不說是他成功的充分條件。

        我認為還有一個關鍵因素就是他回頭掌權的時間點簡直巧得不能再巧。若不是賈伯斯在蘋果危在旦夕,董事會一籌莫展時回掌帥印,他不太可能獲得足夠支持強力改組董事會。而且他在短期之內用Next 將近開發完成的操作系統以最快的速度轉換成 McIntosh,蘋果不但立刻止血,甚至短期內轉虧為盈累積了第一筆籌碼, 2000 年開發 iPOD 大放異彩後他才真正建立起員工和股東完全的信心。這才是賈伯斯之後連續進行幾個高風險的豪賭,卻仍然能夠持續獲得董事會和員工的支持主要原因。

        Issacson 的賈伯斯傳強調蘋果的成功在於End-to-End Integration 以及對完美產品的執著,這兩件事情在講究短期績效的當今任何世界企業簡直就是天方夜譚。過去幾十年企業追逐利潤,世界分工越來越細,已不可能有任何公司可能軟硬體外帶通路通吃搞 End-to-End Integration,包括賈伯斯自己都想不出除了早期的美國汽車工業有這種幹法,有任何其他工業曾出現過成功例子。所以下一個史蒂芬即使有其才氣,但很難有此千載難逢的機緣。

        老大說賈伯斯英年早逝有JFK 效應,我簡直同意極了,任何創新或創作者包括Bob Dylan 或金庸到了一定年紀都江郎才盡,再也搞不出新東西來。賈伯斯鼎盛時期殞落,不用見到陰溝翻船或英雄白頭那一天。讓世人覺得只要他仍活著,蘋果就可以 iTV,iCar,一路i個沒完,但任何喜歡 Both Sides Now 或My Way 這兩首老歌的人都知道這是不可能的。

        不管是張無忌還是賈伯斯,他們人生的unconnected dots 雖然很難複製,但是不論在古代武林或當今企業,更難複製的是他們的機遇。大部份創新發明人即使成為企業家,學會做生意,但長久下來幾乎都走不出 Innovator Dilemma,格局被自己限制,很難持續創新,更不用提連續揮出全壘打。所以因為創新而起家的企業最後都會由專業經理人主導,可惜大部分經理人不懂產品,更別提有創新者對產品的那種熱情執著,產品當然也就一步一步商品化,同質化。HP,Xerox 這種一流的創新公司會淪落到今天這種地步都是拜此之賜。

        儘管CNBC 股票分析師異口同聲說賈伯斯早已經建立好蘋果的公司文化,未來的蘋果仍可以長長久久不停創新。但是我完全同意老大的看法,沒有蘋果的賈伯斯,就像是當今超商常看到的基因改造蔬果,蘋果雖是蘋果,但咬嘴裡偏少了幾分蘋果味。

Cheers,

Jay 11/2/2011

Dear Jay:

       我好像曾經寫過一篇文章﹐顛覆天時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的說法。我認為次序應該掉轉過來。我同意你的看法﹐Steve Jobs 和蘋果的成功﹐timing 扮演了關鍵性的角色。Talking about timing, 我這生中曾經有兩次擁有極少數蘋果的股票﹐兩次都在貴的時候買進﹐便宜的時候賣掉。回想起來﹐也只能說﹕I did it my way. 嘿嘿嘿。

       不過話說回來﹐比起那位 Ron Wayne﹐ 要上吊的不是我。 這位 Wayne 老大是蘋果開國的三個股東之一﹐擁有 10% 股票。幾天後 cold feet 打退堂鼓﹐把 10% 的股票用 $2300 元賣給其他兩個股東 (頭款還只有 800 「大拉屎」﹐真虧。」如果他沒有賣掉他的 股票﹐2010 年底他的的身價是26 億。何至於現在住在 Nevada 的小房子裡靠 Social Security 過活。但是﹗﹗﹗相較之下﹐ Steve Jobs 死了﹐他仍然保持呼吸。生死有命﹐富貴在天﹐信然。

懷南敬覆 11/4/2011


Dear Mr. Xin:

        That was an excellent summary of Jobs' life. The correspondence was also great. I especially like the insightful comments from Jay. It allowed me to be not in a hurry to read the biography.

        Jobs, with a distorted personality, and still this society allowed him to excel.

        I don't have an iphone. But when I put my plain old cell phone, my GPS/power cord and my camera (I don't carry my laptop with me normally) into my tote bag before a trip, I do realize the benefit of having an iphone. When will GPS makers integrate a cell phone ? When will camera makers add other features ? There are still many manufacturers trying to catch up with iphone.

        I would think iphone is the culmination of Jobs' innovation. And it was completed after he went through cancer treatment.

        His fight against a deadly disease also demonstrated his extreme personality.

        Between the two Apple founders, Jobs is unique, whereas Wozniak is more human.

Best Regards,

Luen 11/2/2011

Dear Luan:

       The more I read about Woznick, the more I like him as a decent man. I may write about "The Other Steve" someday. Thank you for sharing.

懷南敬覆


信老大:

        看來你的讀者中臥虎藏龍,那位叫Jay 的先生就是言之有物,頗有老大之風。我非常贊同他的一個觀點:當美國這個社會中最聰明的腦袋都擠入MBA program 去學如何rip people off, 或擠入Law school去學如何screw people up 的時候, 這個社會就沒有前途了。

        這個社會的另外一個毛病就是由elitism 帶起的兩极化,苹果就是個例子。Jobs 只不過是個有好品味的推銷員而已,他不過是把日用的產品精致化了而已,市面上的手机不管是台灣做的也好,韓國造的也好,甚至祖國的山寨貨也好,功能都不會比 iphone 差, 輸就輸在包裝上,輸就輸在你不用iphone 你就不入流上。他絕不是救世主,我也不認為他為人類造過福,充其量他可算是個cult leader吧。

        由精致到完美是人生該追求的目標,但若是在精神沒有提升前,光靠口袋中那几個錢及永遠不能放下的 iphone,那個目標是遙不可及的。

Tom 11/2/2011


Mr. Xin:

        哇善, 果然是強將手下無弱兵.掌門人門中高手如雲.這個星期看得真過癮. Cheers :-)

Andrew 11/2/2011

Dear Andrew:

        「門下」絕不敢當。但信文讀者群的水準絕對比任何其他網站的讀者高很多。不信的話﹐去看看中國時報有關政治新聞的讀者迴響。我偶爾有幾篇評論文章﹐譬如我談李遠哲和李登輝的「寶貴意見」﹐有人說我是酸葡萄﹐有人說我是三流作家﹐有人說我是政治打手。我想起李敖年輕時候在他的文章最後加了一句﹕希望有資格的批評﹐沒資格的閉嘴。這是為什麼我的文章很少在台灣的媒體發表的原因。免得被沒資格又不願意閉嘴的人看到。

懷南敬覆 11/4/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