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悲的虛榮心

2007年6月10日《坐看雲起時》專欄﹐6月12日上網

      有個 18 歲姓金的女孩子 (Azia Kim)﹐南加州明星高中畢業﹐過去8 個月﹐她冒充史丹福大學的「新鮮人」﹐住在宿舍裡﹐進出學校自助餐廳﹐但不必繳一年43000 元的學雜費﹐不必一大早起床趕八點鐘的課。更妙的是不用考試﹐沒有作業﹐在「部落格」留言﹕「大考好運」像真的一樣。只是進宿舍要靠爬窗子。最後「東窗事發」(也許是西窗也說不定)﹐變成花邊新聞。

      首先﹐我得對這位金小姐表示佩服﹐那麼多名校不挑﹐專挑史丹福﹐真是有品味。 「漂亮丫頭」(Palo Alto) 天氣好﹐校園美﹐人也比較友善﹐去哈佛冒充﹐冬天太冷﹐「不可來」嗎﹖60 年代 People's Republic of Berkeley 的風光不再﹐冒充「不可來」學生有啥勁﹖

      其次﹐我要對金小姐的父母表示敬意﹐小孩冒充了史丹福的學生八個月﹐居然不知道 (或知道也不管)。前陣子看過一篇專題報導﹐介紹了一些專家們對什麼樣的家長﹐才是好家長的看法。其中「最懶的家長是最好的家長」給我的印象最深。因為我本來還有點內疚自己非常懶 (本來想說自己最懶﹐但怕有人不服氣﹐要比懶)﹐現在可沒什麼好內疚的啦。可惜沒有把專家的大名記下﹐否則當會賜以「墨寶」致意。金小姐的父母﹐看來比我還懶﹐豈能不表示敬意。

      玩笑開過不提﹐我現在要對那些夢寐以求子女能進名校的老中家長們講幾句話。有人說﹕信(動詞)懷南(名詞)者﹐「中上」(有典故的)人士也。這是你們做「中上」人士的好機會。

      第一﹐你我的子女是否「爭氣」﹐做父母除了要「懶」外﹐更重要的是要靠「運氣」。專家的意見也好﹐教科書上的法則也好﹐多半是馬後炮。臨門一腳﹐能竟全功者﹐唯「運氣」已矣。

      第二﹐老中子女進名校﹐奇怪的是做父母的比做子女的還要得意。這種父母﹐鐵是自己沒什麼好吹的﹐要靠子女進名校來滿足自己的虛榮心和提高自信心。不信的話﹐去問一個進名校的年輕人﹕「你在那裡讀書﹖」答案很可能是 Palo Alto 或 Boston, 問老中父母「你小孩在那裡讀書﹖」答案則很可能是史丹福或哈佛。.

      第三﹐名校畢業﹐找第一個工作絕對是加分。越到最後﹐什麼學校畢業的越不重要。反而性格最重要。想想你的朋友中﹐有作為者也並非全是「台大人」啊。

      第四﹐一般人在壓力下﹐表現會比較好﹐這是不容置疑的事實。壓力有正面的和負面﹐有形和無形的區別。父母有形的壓力﹐不但無益﹐反而有害。環境的影響﹐內心的自我認知﹐是激勵一個人向上最有效的方法。那年我開車橫跨美國大陸送兒子去讀醫學院﹐在路上他對我說﹕「我讀醫﹐還是有來自你的壓力」。我聽後很吃驚。但他接著說﹕「沒有人能進醫學院是因為別人的壓力」。

      今年秋天﹐我女兒會去東部讀研究院﹐我說﹕妳大學功課一定很好﹐該給妳 credit﹐ 她說﹕該給哥哥 credit﹐ 因為他立了一個好榜樣。你懂我的意思嗎﹖望子(女)成龍(鳳)﹐有如空中飛人 (flying trapeze)。子女敢放膽一躍有兩個先決條件﹕對親人的支持有信心﹐和就算失手﹐也有安全網接著﹐不會受傷。「信心」需要長時間的培養和考驗﹐「愛」是最好的安全網。老實說﹐沒有人 give a damn 你我的子女讀什麼學校﹐但每個人會用我們的子女是什麼樣的人來評斷我們。也許有人會說﹕你講起來容易﹐因為你們的子女都進了名校。但如果他們不進名校﹐我們就會愛他們少些嗎﹖有什麼樣的父母﹐就有什麼樣的子女。我極不願意現身說法﹐因有背信門隱私原則。但如果我空口無憑﹐你怎會相信我呢﹖


懷南補記﹕我寫這篇文章會面對的﹐是標準 Catch-22 的困境﹕如果我說子女是否「爭氣」全憑運氣﹐有人會說我佔了便宜還賣乖﹐有些虛偽。但如果說我們真的會教﹐那你再給我們一男一女﹐我們用同樣的方法教﹐教出來的結果絕不能擔保一樣。但如果我說我真的對怎麼處理父母和子女的教育一無所知﹐那別人也會說﹕為什麼運氣都跑到你們一家去了﹖故作謙虛﹐有些矯情。我知道我的讀者中﹐仍然有很多人的小孩還沒進大學。因此﹐我文章中對「中上之人」(典故請看6月24 專欄) 提到的那四點建議﹐雖然是「信」手寫來﹐倒也不是亂講的。尤其是第四點﹐父母的身教和環境的影響﹐絕對值得做參考。還有一件事我覺得非常重要﹐需要再次強調﹕從小要灌輸小孩一套正確的價值觀和行為規範。價值觀和行為規範是建立他們 character 的兩大支柱﹐會影響他們一輩子為人處世﹐和做決定的原則。建立character 是基礎﹐基礎穩固後﹐其他的水到渠成﹐進或不進什麼學校﹐小場面也﹗

     現在讓我們把注意力轉到別人的小孩身上。我們修建的群德愛心小學﹐有可能比預期早完工。不管怎麼說﹐我們的第一個 Project 終於上路。最近又收到一張原先認捐一千﹐但久未聯絡﹐現在卻寄來兩千的支票。和其他的慈善機構比起來﹐我們基金會的資源有限﹐力量微不足道﹐但我卻認為它頗有特色。如果大家花點時間把我一開始就立下的「規則」再溫習一下。你會發現我們基本上是在對人性善良的一面是不是有信心﹐自我醒覺的潛力﹐會不會能提昇在做一個試驗。到目前為止﹐我很高興我們開始了這個試驗。捐款細賬已更新到 6月11日。請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