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豈名著 -- 懷南全集 總序

信懷南 2015 年05月28

8 books
Project L 的 8 本書


        我什麼時候開始寫專欄的﹐不記得了﹐如果當時知道一寫就寫這麼多年﹐那我一定會把開張大吉的日子記下來。最近有人告訴我 1996 年我去西雅圖演講時見過我一面﹐這樣一算﹐1996 年前我就仗筆江湖﹐在北美也闖出一點「萬兒」﹐否則別人不會慕名請我去西雅圖演講。

        我不是一個好名的人﹐尤其對「文名」看得很淡﹐其中受一件事的影響很深。

        有一段不算短的時間﹐我有機會進到史坦福胡佛圖書館的書庫裡看書﹐在那裡無意中看到 1966 年我在台灣《皇冠》雜誌發表的一篇小說《青春繭》。那是我生平發表過唯一的一篇小說。那篇小說之後我封筆 30 年。書庫讀書的日子裡﹐在李敖 60 年代的日記裡看到他提到我寄給他的一封信﹐說我是最了解他的人。我當時心想﹕寫專欄能寫這麼多年﹐也許並非全靠運氣。但放眼四顧﹐書庫裡成千上萬的書﹐對每本書的作者來說﹐也很可能都自認是夠資格藏諸名山。但古往今來﹐有那麼多人寫過那麼多書﹐又有多少人真的 give a damn 別人寫過些什麼﹖

        從我初中因作文被記留校察看開始﹐下筆倚馬可待註定是上天給我的禮物但也是命運加給我的咒詛。我知道「我的寶貴意見」一出﹐肯定有人喜歡﹐有人不喜歡﹐但很多時候﹐他們都是基於選擇性的理解去詮釋我寫的東西。真理越辯越氣﹐何況所謂「真理」往往是 名詞和定義的糾纏﹐這是為什麼從一開始我就採取「信不信由你」的「犬儒」態度﹐用謔而不虐的幽默感來談人生和社會議題﹐來指點江山﹐臧否人物。

        我不能否認這 20 幾年來﹐定時讀我專欄的人相當的多﹐無心插柳的結果﹐我很可能真正應驗了我多年前的一句玩笑話﹕在沒有名的作家中﹐我的文章是第一流的。

        我曾經把我在台灣《經理文摘》﹐《商業週刊》和北美《世界日報》早期的《坐看雲起時》的專欄收集起來出了九本書。它們是

        留美雜記 ﹕ 〈老美看招 -- 東方不敗的管理技術 〉1997 長河出版,

        核心能力 ﹕ 〈不確定年代的專案管理 -- 瞎拼豈會贏 〉 1998 聯經出版,

        舊案新評 ﹕ 〈打開潘金蓮的紅盒子-- 跳出框框的思考與管理 〉 1999 商智出版,

        書生論政 ﹕ 〈 觀點 -- 旁觀者的良心與選擇 〉 2000 商智出版,

        算是自傳﹕〈 旁觀者的旅程 〉 2001 天下出版﹐

        管理文選: 〈企管一點靈 – 從典範轉移到基業長青〉2002 聯經出版。居然得了 個國家級的獎。可惜沒獎金﹐

        社會觀察: 〈坐看雲起時〉2003 瀛舟出版,

        長話短說: 〈再看雲起時〉2003 瀛舟出版﹐

        一國兩「字」﹕〈假如克林頓是龍的傳人〉打開潘金蓮的紅盒子的簡體字版。2003 大陸友誼出版社出版。

        這九本書現在大多數的已經絕版了。2003 年前我既不會中文電腦輸入﹐也沒有《最後一代人的內地人》網站﹐所有的文章也都沒有電子檔案。2003 年7 月7 號之後﹐我的專欄會上載到我的網站上﹐累積起來﹐至少是 1,000,000 字以上吧。我從來沒有想過把這些文字收集起來再出幾本書。原因其實很簡單﹕一方面是沒有出版社主動找我說願意為我出書﹐另方面也是我太懶﹐不覺得有這個必要。直到有一天﹐我突然警覺到如果我明天就掛了﹐這一趟人生行旅走下來﹐究竟留下什麼痕跡﹖這是為什麼我決心把我在北美《世界日報》和《星島日報》寫的專欄收集起來﹐按性質歸類﹐編輯成不同的書。其中包括對人生的領悟﹔對人物的評論﹔對議題的看法﹔對現象的詮釋﹔對往事的回憶﹔對新知和觀念的介紹﹐對旅遊的劄記﹐對生活輕鬆的幽默。書由自己出版﹐算是我來這世界一趟﹐在生命的青苔上留下的腳印。

        我把這個計劃叫做「 L 專案」(Project L)。L 代表什麼﹐將會是一個謎。

        「 L 專案」用的總標題是《信懷南全集》。編號是從 10 到 17。這樣﹐也表示在這些書之前﹐有 9 本書曾經出版過。它們也是《信懷南全集》的一部份。

        《信懷南全集》之 10 到之 17 是﹕

        之 10﹕直言集 -- 最後一代的內地人

        之 11﹕問天集 -- 也是秋天

        之 12﹕一笑集 -- 笑話一籮筐

        之 13﹕苦口集 -- 三聲有信

        之 14﹕忘言集 -- 寓言預言余言

        之 15﹕活水集 -- 最後的依靠

        之 16﹕鄰父集 -- 何時此路還

        之 17﹕偶得集 -- 信門秘方

        這生該講的話都講了。沒講的﹐永遠不會講。

        Every trip has to end.

        信懷南 2015 年 美國 加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