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梅花寶典》這本書

信懷南 2016 年10月10

meihuabaodian

        今年(2016)我會出四本和管理有關的書﹐我把它們合稱為《信門四笈》﹐其中的一本叫《梅花寶典》。

        《梅花寶典》是我 1996 年出版的《老美看招》重出江湖。1990 年代我兩次回台灣做事﹐無意中遇到一個水準很高﹐但規模不大的管理雜誌社長黃先生。黃先生學土木工程的﹐思想傾向台獨﹐和我本不是一路人﹐但他很肯定我寫管理文章潛力﹐把他的管理雜誌開放讓我大寫特寫。

        管理本來就是一門枯燥乏味的學問﹐有關管理的文章讀起來往往是味同嚼蠟。但我寫管理文章有兩個得天獨厚的優勢﹕第一﹐我會找資料﹐尤其是英文資料。第二﹐我可以把硬梆梆的東西寫得人人都看得懂。

        漸漸地信懷南三個字在台灣管理界闖出了一點名氣﹐很多人好奇這個橫空出世的傢伙是何方神聖﹖其中包括鴻海的郭老闆和《天下雜誌》。此乃懷南舊事﹐好漢不提當年勇了。

        我回美國後把我對東西管理文化的了解﹐加上曾經收集過的大量資料﹐整理成一本 300 多頁的書﹐由黃先生的出版社出版﹐書名《老美看招》副標題是《東方不敗該學的管理技術》。

        《老美看招》我沒有仔細校正就付印﹐錯字奇多﹐最有名的笑話是把作者自我介紹中「信懷南者﹐中『土』人士也」印成「信懷南者﹐中『上』人士也」和後來「信(動詞)﹐懷南(名詞)者﹐中『上』人士也」典故的由來。

        11 年前我修書黃先生說要自己出版《老美看招》他也回信同意﹐但我一直很懶沒付諸實現﹐幾年前一位美國讀者周先生回中國後用掃瞄軟體將《老美看招》轉換成電子檔﹐這樣﹐我才能將這本書加以校正﹐整理﹐重新在美國用《梅花寶典》的書名發行。

        80 年代中期開始﹐中國大陸來美國的留學生和移民的人數倍增﹐他們在職場打拼﹐習慣上或閱讀能力上﹐恐怕對英文管理書籍難以消化。這是為什麼我決定重新出版《梅花寶典》的主要原因。「梅花」代表中華民族後凋於歲寒的生命力﹐「寶典」當然指的是工具書。

        如果我說﹕「任何一個 20 歲到 65 歲的老中﹐無論你家居何處﹐如果你此生只看一本做人做事的管理參考書的話﹐你應該看《梅花寶典》。」這話聽起來﹐你也許會認為我自我感覺太好。當年 Lee Iacocca 起死回生闊來兮呢 (Chryster) 時親上火線做廣告說﹕「你如果能找到一部更好的車子﹐買它﹗」同樣的道理﹐如果你認為市場上有比《梅花寶典》內容更豐富﹐文筆更可讀﹐形式更獨特的中文管理書。你買它﹐我付錢。

        《梅花寶典》強調 4 個 P 字開頭的字﹕

        第一個 P 是與人相處的技巧 (People)﹔

        第二個 P 是發揮個人的魅力 (Personality)﹔

        第三個 P 是解決問題的能力 (Productivity)﹔

        第四個 P 是對生命和生活的一些正能量的看法 (Perspective)。

        為了追求這四個 P 的卓越﹐有三門武功必須要練得爐火純青﹕

        其一是「內功」。內功者﹐心態也。孫子(非信三世)曰﹕上兵伐謀﹐攻心為主。與人過招﹐尤其與老美過招﹐必須先了解老美的思想模式和生活習慣﹐如此才能以夷制夷。和老中過招也是一樣。

        其二是「外功」。凡外功者﹐顧名思義多屬外形包裝之術。練成之後﹐就算克敵不足﹐但保證唬人有餘﹐今乃行銷掛帥的年代﹐你我不懂包裝之術﹐誠棉花二兩沒得彈(談)也。

        最後是「輕功」。此乃移形換位﹐四兩撥千金。以靜制動﹐來無影﹐去無蹤的救命仙丹也。此功練成之後﹐眼明耳聰﹐逢凶化吉﹐避重就輕﹐全身而退﹐好處無窮。

        《梅花寶典》這本書可能是我一生花功夫花得最多的一本書﹐當時我並沒有繼續出書的念頭﹐所以壓箱的寶貝傾囊而出。在內容的安排上別出心裁﹐先在「內」﹐「外」﹐「輕」三功夫中﹐分出有些什麼「式」﹐「式」多半用「如何。。。」來給「目標」下個明確的定義。「式」再細分成「招」﹐而「招」全是四字一句的武功術語。全書共 87「式 」﹐791 「招」。然後再把這 直向分類的 791 招分配到橫向分類不同的實用的 4 P 領域。這是一項極大的工程﹐在所有的管理書籍中﹐這可能是前無古人的做法。

        也許有人好奇問﹕「掌門人﹐你的《梅花寶典》中好像少了一門武功。為何獨缺暗器﹖」問得好﹐信門武功﹐王道為主﹐暗器嘛﹖不學也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