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寓言預言余言》這本書

信懷南 2015 年05月28

vol-14-commentary

        《寓言預言余言》書名的靈感﹐來自我的一位已經去世20 多年的老朋友鄭心雄。心雄 1976 年9月20 送了我們一本他寫的叫《心理心裡心理》的書。當時他從陌地生拿到心理學博士後回國在台大教書﹐誰也沒有料到他16 年後﹐官場如日中天時英年早逝。40 年後我用《預言預言余言》來做書名。心雄地下有知﹐也許會笑我東施效顰。

        「古調雖自愛﹐今人多不彈」出自唐朝詩人劉長卿的《聽彈琴》﹔「此中有真意﹐欲辯已忘言」則出自晉朝陶淵明的《飲酒詩》。從我一開始寫評論文章﹐我就用這四句話來表明我的態度和立場。我從來就沒有意願用我評論人和事的觀點來說服人或改變事。我的評論不是寫給不同意我的觀點的人看的﹕這麼多年來也沒有一個本來不同意我觀點的人﹐因為看了我的評論改變了他的觀點。我寫評論﹐是為了捍衛同意我看法的那些人寫的。

        《寓言預言余言》這本書﹐收集了一部份信懷南在世界日報週刊《坐看雲起時》和星島日報《信懷南專欄》的評論文章﹐信懷南認為台灣的民粹現象﹐說白了就是人民理盲和濫情。理盲和濫情是社會和諧和國家發展必須除去的攔路虎和絆腳石。

        《寓言預言余言》全書261 頁附懷南補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