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拒登的文章

2014 年11月09 日星島日報《信懷南專欄》﹐11月12 日上網

        掌門人寫了將近 20 年的專欄﹐一星期一篇﹐就算從「世界級」大躍進到「宇宙級」﹐也沒斷過一篇﹐但曾經有篇被主編打了回票的專欄﹐如果不是一個偶然的機會看到這篇文章的補記﹐我早就忘了。講到這裡﹐容我先交代兩件事﹕

        第一﹐我們常說﹕文章是自己的好﹐老婆是別人的好。文章好壞﹐尤其是政治評論文章﹐要經得起時間考驗的才算是好文章。

        第二﹐當時台灣的總統是陳水扁﹐我可以理解為什麼世界週刊的主編有所顧忌﹐但這種顧忌實在沒必要。專欄代表作者的立場而非報紙的立場。專欄講究個人色彩﹐和社論或署名「評論員」的文章不同。擔心掌門人的專欄惹禍是太高估了咱們的影響力﹐也是自己嚇自己的神經過敏。

        我那篇專欄叫《信口談公投》﹐是用反諷的方式來開民進黨用公投當競選主軸的玩笑。為了怕「半票讀者及編輯」看不懂﹐我開章明義就用「導讀」來打一劑預防針。預防針引用的名言是﹕Satire is a form of humor enjoyed by some, and misunderstood by many (諷刺是一種幽默﹐知我者謂我心憂﹐罪我者怪我胡說)。下面就是我那篇虛擬式的記者訪問﹕

        記者 (以下簡稱記)﹕「信掌門﹐最近外面盛傳台灣最高當局以公投為選戰主軸是您的點子。是否可請掌門人澄清一下。」

        信掌門 (以下簡稱信)﹕「不錯﹐過去幾年本掌門猛向台灣當局提供建言﹐但言之諄諄﹐聽之藐藐﹐掌門人的寶貴意見老是被當局視為 %^&%*& 意見。最近受人之托替當局捉刀寫了一篇演講稿﹐但也沒有通過府內當權童子軍那關。白收了 3000 NT﹐老實說﹐只要有銀子﹐用不用沒關係。是的﹐我寫過一篇主張台灣南北一邊一國公投的文章﹐建議膽大不怕飛彈的往南遷﹐膽小怕飛彈的往北走。但這和台灣各方人馬炒作的公投議題不一樣。目前台灣的亂象和我的主張無關。」

        記﹕「老共那邊連一邊一國都受不了﹐閣下兩邊三國的另類主張﹐豈不是更要讓對方抓狂﹖」

        信﹕「免驚啦﹗先讓一些人統起來有啥子不好﹖這是小平同志的方法嘛。不過拜託解放軍二炮的飛彈瞄準點﹐別打歪了誤傷無辜。」

        記﹕「這樣說來﹐您是反對台灣的公投﹖」

        信﹕「能否直言﹖」

        記﹕「但放無妨。」

        信﹕「我哪是反對公投﹖我是反對阿貓阿狗是一票﹐和學貫中西﹐文以載道的掌門人的一票劃上等號。咱們這一票﹐至少要抵兩票才夠本。」

        記﹕「閣下這種主張豈不是自我膨漲像希特勒把人分類一樣﹖」

        信 (頗為不悅)﹕「你小子別亂扣帽子。告訴我﹐天下真有人人平等這種好事嗎﹖」

        記﹕「怎麼沒有﹖我們每人每天都只有 24 小時﹐穿褲子都是先穿一隻腳﹐再穿另一隻腳。這不都是人人平等的例子嗎﹖」

        信﹕「看來你這娃兒倒真讀過掌門人的文章。但穿褲子和公投有啥相干﹖目前的情況倒有點像坐巴士。掌門人上車﹐遇到一個穿綠制服的司機他把車子開離掌門人要去的地方越來越遠。現在花樣翻新﹐居然要乘客投票說要去哪﹖如果大部份的乘客為了求爽﹐叫司機往懸崖開﹐掌門人既不能退票﹐也不能換車﹐被強迫中獎搏命演出同車共濟﹐能服氣嗎﹖」

        記﹕「那你是暗指今上沒方向感﹐開車的技術差﹖」

        信﹕「什麼暗指﹖是明指啦﹗問題不能全怪司機﹐司機是乘客選的嘛﹐乘客水準太差﹐一人一票﹐有的還是半票。由他們做主﹐他們只選司機制服的顏色﹐不管司機認不認得路﹐駕駛技術好不好。這種巴士能坐嗎﹖」

        記﹕「抱怨有鬼用﹐掌門人有什麼具體的建議﹐晚輩洗耳恭聽。」

        信﹕「你小子別猛拍馬屁﹐少叫我希特勒就行了。我建議很多﹐篇幅不夠啦﹗既然要公投治國﹐不如一不做﹐二不休﹐以下國策全由公投決定﹕一﹐要不要納稅﹖誰該納﹐納多少﹖二﹐既然公投治國﹐不如取消政府﹐每家發電腦一部﹐什麼事都在家投票決定﹐省錢省力。爽﹗最後﹐全民投票帶槍投靠美國成為其第 51 州﹐一勞永逸﹐比公投申請入聯合國強多了。」

        記 (打斷對方)﹕「掌門人這些主張全是不經大腦的無稽之談﹐行得通嗎﹖」

        信﹕「主張公投還需要用大腦嗎﹖用大腦就不會動不動就主張公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