謎與迷思

信口論九合一大選系列五之四

2014 年12月21 日星島日報《信懷南專欄》﹐12月25 日上網

        謎 (mystery) 是對一件事﹐或一個現象的發生﹐在原因上得不到答案。迷思 (myth) 則是對某種現象發生原因﹐有一種公認的﹐但並非絕對正確的結論。台灣九合一選舉的結果﹐給我留下一個謎和兩個迷思值得思考。現在讓我們先從那個謎談起。

        對我來說﹐連勝文為什麼要出來選市長是個很大的謎。連曾經被槍擊﹐子彈從他臉的一面進去﹐穿過腦袋從另外一邊出來﹐然後把一個坐在輪椅上的現場聽眾打死了。一個人經歷過這樣大難不死後有什麼想法﹐我是過來人﹐我可以講講我個人的親身經驗。

        當一個人大難不死之後﹐幾乎都會不時回頭去想一個問題﹕「如果同樣的場景 (scenario) 再走一遍﹐我的後果會是一樣的可能性是多少﹖」通常結論是可能性等於零。然後很多人也會想﹕「老天(上帝)把我這條命留下來一定有什麼原因﹐這個原因是什麼﹖」有宗教信仰和沒宗教信仰的人結論會不一樣。但照理說當一個人從鬼門關走了一趟再世為人後﹐對人生的看法一定會有某種程度的改變。現在我試著去猜連勝文大難不死﹐選擇要選台北市長的這個謎的謎底。

        我們可以假定連在決定選市長前﹐他的生活應該是很安定很舒適的。換句話說﹐他沒有必要非選台北市長不可。根據連的說法﹐他之所以要義無反顧地出來選台北市長是想「為人民服務」。坦白說﹐任何想做官的人﹐他絕不會承認自己想做官而是會用「為人民服務」或在「為人民服務」前加上「犧牲奉獻」四個字來做理由。連想做官是家傳 DNA﹐ 無可厚非﹐但我也相信在他出來前﹐他一定認為只要國民黨提名他﹐他的勝算很高。他當時可能沒有想到台灣的選民﹐尤其是所謂的網民非常嗜血﹐習慣用低級和下流的手段來羞辱候選人和候選人的親人。如果連小弟在選前有人告訴他﹕「你不但會大敗﹐並且會付上極為慘痛的代價」﹐我相信他也不會相信。是什麼原因讓他覺得選市長是他在劫後餘生後﹐要義無反顧該做的事﹖ Beats me (必是謎)。這個謎恐怕連他自己都不能解。

        很多人說連敗選是因為他揹負官二代的原罪。這絕對是個迷思。官二代從政就像商二代經商一樣是常態。邱吉爾﹐羅斯福﹐甘迺迪﹐小布希﹐馬侃﹐習近平﹐劉歧山﹐劉源都是官二代。就以這次九合一大選來說﹐落選的吳志揚﹐當選的謝維洲﹐被連勝文初選打敗的丁守中都是官二代。可見連勝文的問題不是因為他是官二代﹐是因為他是連家的官二代。一般公認連家有錢﹐當官不是靠自己努力打拼來的。台北選民票不投給連不是因為他是官二代﹐而是討厭一個有 entitlement (理所當然) 特色的官二代。

        相反的﹐柯 P 用「素人」為號召﹐橫掃台北政壇也是一個迷思。「素人」出自日本話﹐業餘﹐外行的意思。「素人」從政當然給人一種清新的感覺﹐但也是一種冒險。如果你是老闆﹐在你僱人的時候﹐你是僱有經驗的人還是僱沒有經驗的人﹖「素人」會是個好市長是個迷思﹐但「素人」從政一定幹不好也是一個迷思。關鍵還是要看這個「素人」的學習能力。這是柯 P 目前面臨最大的挑戰。

        沈富雄說柯 P 的兩把刷子是民粹和效率。他靠民粹贏選票﹐求效率是他的本性和訓練。他當市長後會發現這兩把刷子不管用。投票式的管理 (Management by Voting) 絕對行不通﹐而民主政治的基本設計就是沒效率。柯 P 在把當台北市長作為一個醫學上的試驗﹐試驗失敗除對國民黨有好處外﹐對台北市的老百姓並不好。柯 P 靠官二代不好﹐素人好的兩個迷思走紅已經是事實﹐泛藍的朋友不服氣也得服命。倒是柯 P 找宋楚瑜做首席顧問是高招。馬英九和國民黨的失敗是從 2008 年大勝後沒有整合泛藍開始。不管你喜歡不喜歡宋這個人﹐但他是國民黨內少有的人才是事實。我本來以為國民黨的新主席上臺後能把與宋的關係搞好﹐現在被柯捷足先登又晚了一步。如果柯真能虛心受教﹐那是台北市民之福。宋送毛澤東《人民解放軍攻佔南京》詩中《不可沽名學霸王》給柯﹐這究竟是什麼意思﹖唐湘龍﹐趙少康認為是要柯把國民黨趕盡殺絕﹐沈富雄不以為然。唉﹐這也是一個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