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三個年輕人

2010年9月5 日星島日報《信懷南專欄》﹐9月8 日上網

        蔣友柏﹐陳致中﹐李戡是台灣三個彼此沒什麼瓜葛的年輕人﹐但他們有一個共同點﹐這個共同點就是他們的老子都很有名。 蔣友柏是蔣家嫡傳的第四代﹐陳致中是陳水扁的兒子﹐李敖則是李戡的父親。

        不獨有偶﹐那三個年輕人前陣子的一些言行都成了新聞話題。蔣友柏喪父﹐陳致中的老爸現在還關在看守所裡﹐至於李敖嗎﹖他自稱文章天下第一﹐這﹐我絕對同意﹐但說到怎麼做個好父親嘛﹐年輕時候標榜「父母與子女無恩論」的敖之兄恐怕還要加把勁。掌門人向來好管閑事﹐要給這三位「世兄」(這稱呼可不能亂用)提供一些「代行父職」的建言 (fatherly advice)。

        先談陳致中﹐因為他最倒楣。坦白說﹐我對陳小弟的印象不怎麼好﹐這些年來﹐從當兵開「架積」(Jaguar)﹐到花老爸老母的不義之財花得面不紅心不跳﹐我的結論是﹕幸好這小子不是我兒子。但印象不好是一回事﹐說相信他笨到會在高雄地區公然召妓是另一回事。台灣有些深藍的政治人物﹐邱毅是其中之一﹐自稱 IQ 200﹐ 但 RQ 和 EQ 很可能掛零。他們可以認定所有的敵人都是壞蛋﹐但怎能假設壞蛋敵人也都是笨蛋呢﹖想想看﹕笨的人有能力做壞蛋嗎﹖如果一個人既笨又壞﹐豈能混出什麼名堂最後成為我們的敵人﹖召妓這種事要就是「有召」﹐要就是「沒召」﹐有什麼好「羅生門」的﹖如果阿扁是個好父親﹐在操守上就應該給子女做個好榜樣。如果做不到這點﹐出事後至少要有擔當說﹕「錢是老子和老娘 A 的﹐你們看著辦吧。這和我小孩無關」。回頭來看﹐他鐵後悔把陳致中叫回台灣﹐如果陳致中說不回就不回﹐台灣政府能把他奈何﹖死豬不怕滾水燙﹐難道台灣調查局能到美國抓人﹖

        陳致中當前之急是把高雄市的市議員選上再說(保住信鐵嘴的招牌也很重要)。國民黨有邱毅這種同志還需要什麼敵人﹖現在陳小弟打出悲情牌﹐我很好奇﹐如果他不選市議員﹐會不會寫那封《超過 600 天的等待》的信﹖陳小弟到現在還搞不清他現在非走自己的路不可了﹕王子何需復仇﹐少主可以中興。他應該每天對著鏡子提醒自己﹕我是陳致中﹐我父親叫陳水扁。他應該知道他的未來﹐操在前面那個人而非後面那個人的手裡。

        這三個人中﹐我最了解蔣友柏的心態。我年輕的時候犯過和他同樣的錯誤。我那時讀初二﹐為了證明我不是教國文的張老師的「奸細」﹐為了證明我和同學們是「一邊的」﹐於是用寫諷刺張老師的文章向同學交心。結果是親痛仇快幾乎被學校開除。蔣友柏從美國回台創業﹐為了證明自己和「本省人」是「一邊的」﹐講了些我認為很不得體的話。結果付代價的是他的媽媽﹐中常委不得不辭。做蔣家的後人沒什麼好驕傲的﹐但也沒有什麼好羞恥的﹐蔣友柏如果沒把這點搞清楚﹐遲早會變成所謂的「河湟有感症候群」。《河湟有感》是唐朝司空圖的一首詩﹐其中有「漢兒盡作胡兒語﹐卻向城頭罵漢人」的句子。蔣友柏搞不好會變成金恆煒﹐陳師孟之流。至於他說「不信任 30 以下的人」﹐和 60 年代嘻皮名言﹕「不信任 30 歲以上的人」一樣。聽聽就好﹐沒什麼值得大驚小怪的。

        我最擔心的還是李戡﹐李戡今年才 17 歲﹐李敖說他兒子的文章比他 17 歲時寫得好。李敖老年得子的心情可以理解﹐但我不懂他為什麼要那樣大張旗鼓地把陳文茜也找出來為他兒子的第一本書《李戡戡亂記》作宣傳﹖陳文茜是台灣我最欣賞的兩個半女人中的一個﹐但她沒小孩﹐根本不懂怎麼做母親。李戡現在走的路﹐和他老子當年寫《老年人與棒子》同出一轍﹐李敖的才氣世上少見﹐如果我是李敖﹐我一定不鼓勵我兒子走我同樣的路。李敖的兒子寫文章﹐就像邁可喬登的兒子打籃球一樣﹐玩票可以﹐當真可不行。李戡棄台大而就北大本來是件好事﹐到底大陸知道李敖的人遠少於台灣﹐李戡在北大的壓力會少些。但現在他把年輕人選擇大學這樣的小事上綱到他老子中國情結的境界﹐大鑼大鼓的開場﹐結下來的戲怎麼唱﹖我真不知道他們父子倆是怎麼想的。

懷南補記﹕一位「一軍」讀友來信說﹕「好消息﹐南京路上是亨利鐘錶店沒錯。」OK﹐ Here is the deal:如果南京(行人)路上真有亨利鐘錶行﹐那是好消息 -- 表示掌門人沒有老眼昏花。但不能證明當年台北街頭看到的是亨達利還是亨利。如果亨達利和亨利都有的話則皆大歡喜。誰知道(who knows)﹐魚目混珠向來是老中的特異功能。這是為什麼我相信國民黨台南市長候選人郭添財最希望民進黨的許添財出來選。到時候我保證有人搞不清誰是真添財誰是假添財﹐多撈一些票﹐鐵也﹗


        如果我對邱毅有些感冒﹐原因只有一個﹐我覺得他(其實不止他一人)不務正業。立法委員的正業是立法﹐整天爆料和跑法院﹐如果這種立法委員還有票房價值﹐那你怎麼能期待我說台灣式民主的好話﹖


        李戡的書和文章沒看過﹐不敢評論。鋼琴會彈《黃河協奏曲》這﹐我倒是非常 impressed。


懷南補補記 (9/8/10)﹕久行黑路必遇鬼。掌門人以鐵嘴自居﹐信口開合 10 餘年﹐看來要「眼前報」了﹕剛捧完台北市民有文明就遇到大學生修理老先生的事。今天看報﹐「一週刊」說陳致中就是召妓男﹐鐵證如山。如果將來證明陳小弟真是既笨又壞﹐那我得欠邱毅一個道歉。在加上我對台灣五都選舉的預測﹐美國政壇 CEO vs 政客的預測﹐看來 IM 信 ( Iron Mouth 信)的招牌快砸了。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