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南前記﹕「信懷南刷子店」(不是帽子店)已於 2009 年5 月1日在此網站開張。對信懷南的產品包括信懷南的書﹐演講-DVD﹐廣播評論-CD﹐電視訪問-DVD﹐崑南論劍-DVD﹐懷南精選之一-CD 等有興趣的朋友們﹐這是唯一的窗口。請點《信懷南的那兩把刷子》

       收入的一部份將直接存入群德基金會。

       「管理三刷子」一下子就賣光了。我現在在想辦法看是不是可以再收集一些。有任何消息﹐將在此隨時向各位報告。


新三碗不過崗

2009年6月14 日《坐看雲起時》專欄﹐6月17 日上網

        掌門寫評論﹐單挑阿扁不會出毛病﹐單講老馬(英九)也不會出毛病。唯獨把這兩人並論就會出毛病。逢「騙」必走霉運﹐不知道是不是阿扁所謂的「報應」。這讓我想起一個笑話﹕

        清末有年科舉考試作文題目是《項羽拿破崙合論》。有個考生提筆就寫﹕「項羽者﹐勇士也﹐破輪者重物也﹐破輪由項羽拿之﹐二者合一﹐舉重若輕也」。

        有次我文章中說﹕「就算陳水扁能力強過馬英九十倍」﹐一位讀者來信指責我太誇張﹐問這九十倍是怎麼來的。我百思不得其解﹐不知這位老大在說什麼。後來才發現原來此兄看漏了一個「英」字。變成了「就算陳水扁能力強過馬九十倍」。唉﹐如果掌門人說陳比馬的能力強過 90 倍﹐其中必有玄機﹐豈能就輕舉妄動來信問罪﹖

        我那篇《我才凍未條啦﹗》中有一段是這樣寫的﹕「阿扁在庭上暗示馬英九和一個染上梅毒被驅除出境的非裔『巧克力』有同性戀之嫌。又爆料說李登輝收共產黨5000 萬見一次面。英文中有句話 How low can you go? 我真要問阿扁 你還能低賤到那裡去﹖照阿扁的說法﹐台灣的老百姓真有眼光﹐選出來的總統﹐一個要坐牢﹐一個是同性戀﹐一個私通敵營﹐恭喜啦﹗」結果又收到說我歧視同性戀者和說我造馬英九謠的電郵。唉﹐(怎麼老是嘆氣﹖) 掌門人常用 tongue-in-cheek 反諷式寫文章﹐如果有人硬是要把台灣的老百姓「真有眼光」當「項羽要拿破輪」看﹐那我也沒辦法。不過這也給我一個機會把這十幾年別人指出我的「錯誤」﹐就記憶所及﹐來個總結。

        如果我說﹕掌門人筆下極少犯錯﹐閣下聽後會有什麼樣的反應﹖也許有人會說﹕「信老大﹐你是不是吃了大力丸﹐突然神勇起來﹖口氣這樣大」。各位少安勿躁﹐容我細表﹕

        首先﹐「看法」(view point)﹐只有「認同」和「不認同」的區別﹐沒有「對」和「錯」的標準。為什麼﹖因為對或錯﹐不但缺少衡量的法則﹐也需要時間的證明。因此﹐我的看法是對或錯都還要等歷史來裁決。

        其次﹐我寫文章有我自己的風格 (style)﹐對信門風格只有「欣賞」和「不欣賞」的問題﹐也沒有「對」或「錯」的問題。好啦﹐既然掌門人的金鐘罩鐵布衫功夫如此了得﹐看法和風格都不會錯﹐那還有什麼錯可犯呢﹖當然有﹐在過去十幾年﹐掌門人有用錯典故和資料的前科如下﹕

        我曾經亂用「駕返瑤池」﹐有讀者指出「駕返瑤池」只能用於女人。有次我把中國學生運動和胡耀邦下台的時空搞錯了。去年我說老共媒體有水準﹐不稱奧運「聖火」而稱「火炬」。話剛講完﹐發現老共那邊照說「聖火」不誤。至於有讀者說朱德是廣東人﹐諸葛亮是山東人﹐武則天是山西人﹐都不是四川人。OK﹐只準有新台灣人﹐不準有新四川人﹐算我攀錯了老鄉。

        至於信口開「河」﹐我明知其是錯的﹐我還是隨俗。但最近我開始用信口開「合」﹐希望有天我把「合」字的括號拿掉﹐大家別以為我用錯成語。但我拒絕用「每下愈況」來表示「每況愈下」。「況」是「肥」的意思﹐這典故出自《莊子》﹐豬腿愈往下摸愈肥是好豬﹐和情勢愈來愈差的「每況愈下」是不能通用的。

        講了半天﹐想講的是﹕如果閣下來電郵指教﹐游戲規則是你來一碗(網)﹐我回一碗(網)﹐最後那碗(網)﹐所謂的 the famous last words 留給閣下發揮。此乃信式「新三碗(網)不過崗(槓)」原則。如果您選擇用讀者投書或在網上發表評論嘛﹐目的想來是發表意見重於和我溝通﹐那就恕我不回應了。

懷南補記﹕最近收到一封讀者來郵﹐既沒稱呼也不具名。劈頭就是一句 shame on you﹐ 問我怎麼 dare 說 前總統 阿扁 stupid。這位讀者認為是阿扁的家人 stupid。 OK﹐ whatever you say.

       李敖曾經講過一個笑話﹐我看 8 成是編出來的。他說﹕有次演講會﹐完了後是聽眾遞條子問問題。其中一張條子上什麼都沒寫﹐只寫了「王八蛋」三個字。李敖當眾宣佈﹕有位聽眾沒問問題﹐只有簽名。

       掌門人自問沒有李敖死豬不怕滾水燙的功力﹐對唱反調但文筆甚差的來信通常是不會看完的。寫了十幾年的評論只碰到兩個可敬的「異議份子」。一個回應為對他的批評﹐結尾說﹕我對你其他的評論不願意辯解﹐不過你文章寫得真好。簽名是沈富雄。另外一封是很多年前收到的﹐對我對李敖的欣賞大不以為然。簽的是本名﹐我知道他是大大有名的前輩。結論是﹕來信唱反調﹐可以。能否把文章寫通順點。聞過已經夠怒了﹐還要忍受看爛文。如果世界周刊給 600 「大拉屎」一篇的稿費﹐要我讀 N 遍都不成問題。60 「大拉屎」一篇的稿費。No way Jose'。掌門人 is not as stupid as I l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