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個為什麼

4/11/04 世界周刊《坐看雲起時》專欄登出。4/14/04 上網

       兩個六十多歲的大男人﹐在台灣生活了大半輩子﹐為了要別人相信他們愛台灣﹐光天化日之下﹐趴在地上親吻台灣的土地﹐不但他們要這樣做﹐他們的夫人也必需同樣表態。為什麼﹖為什麼一個八十多歲的老人家﹐自稱是基督徒﹐看到這個我認為淒涼而沒必要的行為後還要說﹕「不能心軟﹐要把外來的勢力澈底消滅」﹖為什麼不是美國出生的阿諾﹐在競選加州州長的時候﹐不用跪吻大地這一套來證明他對美國的愛和忠誠度﹖為什麼阿諾的對手﹐稍微批評了一下阿諾的英語有外國腔﹐就被輿論和一般大眾指責﹐導致最後落選﹖

       為什麼在50 多年後﹐台灣所謂的外省人﹐還要為50 多年前的228 政治事件付代價﹖那次事件的發生﹐是一個腐敗的政府﹐一批無能的官員﹐在處理一些突發的衝突中﹐不當的決策下造成的悲劇。現在住在台灣的外省人﹐99% 和那些決策者沒有任何關連﹐為什麼這筆舊賬要算在他們的頭上﹖這批人和這批人的父母﹐有辦法的早己離開了台灣。現在住在台灣的外省人﹐他們和他們的父母﹐很多為了保衛台灣的安全而流過血﹐為了建設台灣而流過汗。當年中共以每天上萬發的砲彈狂炸金門的時候﹐死守金門挨砲彈的人是誰﹖現在自認愛台灣是他們的特權的人﹐那時候你們在在哪裡﹖如果那時台灣被老共拿去了﹐現在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省是什麼﹖你能這樣囂張嗎﹖如果當年沒有外省人在台灣主導經濟建設﹐你會享受今天台灣的經濟利益嗎﹖這一輩目光如豆的小政客﹐為什麼在算舊賬的時候只計算上一輩外省人的惡而不計算上一輩外省人的善﹖

       為什麼一個以改革著稱的政黨﹐四年前靠著僥倖得到政權後居然不懂得謙虛﹖它的兩位前任黨主席﹐一位文宣主任﹐一位婦工主任都離它而去﹐這些滿優秀的人才為什麼不能見容於黨內﹖為什麼執政四年來沒什麼建樹但仍然會得到比四年前更多的票﹖是對手比四年前差﹖是我被不實的報導矇騙了﹐執政黨的政績其實很好。為什麼台灣的老百姓在投票的時候不能把省籍情結﹐把意識形態放在一邊﹖選賢與能﹐講信修睦﹐我們的老祖宗不是早就告訴我們該這樣嗎﹖難道你能說我們不是同源同種同一個老祖宗嗎﹖為什麼我們要把四年一次的選舉看得那麼嚴重﹖幹的好﹐繼續做。幹得不好﹐換人做﹐這樣簡單的事幹嘛搞到像生死之爭的樣子﹖為什麼自己都忘掉自己的名言﹕真有那麼嚴重嗎﹖

       為什麼一顆土製的手槍子彈﹐在投票前的24 小時會對投票的結果產生如此大的影響﹖也許我們永遠不會知道誰開的槍﹖為什麼開這槍﹖為什麼我們不能接受這顆子彈改變了歷史是天意﹖就像那顆射向約翰甘迺迪﹐羅拔甘迺迪﹐馬丁路德金的子彈改變了歷史一樣﹖ 為什麼我們要懷疑這顆子彈是選舉陰謀﹖為什麼我們不能給別人一點Benefit of doubt? 為什麼一個國家領袖的信用和人格會被那麼多人懷疑﹖這樣的領導人﹐以後的日子這麼過﹖造成這樣的現象﹐究竟責任在那一方﹖

       為什麼選輸的人不想想﹕如果換個角色﹐這次不是自己輸這麼少﹐而是贏這麼少﹐對方難道會不鬧﹖為什麼法律上沒規定勝敗在某一限度內就自動驗票﹖為什麼現任的正副國家元首會站在同一輛車上﹖為什麼人人都挑事後的諸葛亮來做﹖為什麼沒有人說﹕汲取這次的教訓﹐讓我們下不為例﹐Life moves on﹖

       為什麼一個國家會一分為二﹖為什麼愛台灣和愛中國(不是愛中華人民共和國)只能選一樣﹖為什麼中華人民共和國不能認清她的對臺政策面臨很嚴重的問題﹖如果不澈底調整的話﹐絕不可能被大多數台灣的老百姓接受。為什麼還在講「絕不坐視」的狠話﹖難道不知道很多自以為勇敢的台灣人老是利用你們的狠話當「空包彈」的來告訴他們的追隨者﹕安啦﹗

       在過去的五年中﹐我有機會接觸到很少數的一些台灣知識份子和中產階級。他們都很勤勞﹐安份﹐和善良。他們常告訴我他們對現狀的不滿和無奈。我最後都是用蕭伯納的那句話來安慰他們﹕Some people see things as they are and ask, Why? I see things as they have never been and ask, Why not? 為什麼我的力量那麼小﹖


懷南補記﹕對我來說﹐連宋和他們的老婆趴在地上親吻土地的鏡頭是個Wake-up call.

       我不是在鼓勵住在台灣所謂的外省人造反﹐但如果永遠被人以「黑五類出身」的次等公民來欺負﹐沒完沒了﹐不起而抗之﹐告訴我﹐還有什麼更好的路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