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的觀光客札記》第四回

「多瑙河上載酒行」九之七

浴火重生的邊城

2014 年9 月7 日星島日報《信懷南專欄》﹐9 月10 日上網


懷南前記﹕

        從 2014 年的七月底開始﹐我會連續用 9 個 星期天把《意外的觀光客札記》第四回的 9 篇遊記﹐按旅程的先後次序在報上和網站上發表。

       這九篇文章中除了最後一篇 《十萬哩路雲和月 》談的是個人感想外﹐其他 8 篇的重點是旅遊所見。配上朋友 Chuck 的照片﹐在資訊的提供上﹐自認頗有「有告來者」的參考價值。

        四年前我開始用《意外的觀光客札記》來作為我遊記的總標題﹐目的是想隨時提醒自己﹕此生有此機遇能到過這麼多的地方﹐能和什麼樣的朋友同行﹐的確 是意外﹐是特權 (privilege)﹐也是福份。



        在柏林去布拉格路上的中間點﹐在靠近捷克邊界的地方﹐有一個叫 Dresden 的城。我相信讀者諸君中﹐98% 以上的人沒到過﹐甚至不知道德國有這麼一個城﹐就在幾個月前﹐我也是這 98% 統計數字裡面的一分子。

        自從到過 Dresden 後﹐我深深感覺到那 2% 到過 Dresden 的人中一定會覺得此生能有機會到 Dresden 看一眼也是福氣。這話得從1945 年的2月13 號說起。

        那時候二次大戰已經接近尾聲﹐盟軍從西線往柏林推進﹐蘇聯的紅軍從東線往柏林進逼﹐ 柏林淪陷指日可待。Dresden 原本是德國一個文化和藝術的中心﹐城中心的建築物﹐多半是師承意大利巴羅克 (Baroque) 派和法國洛可可 (Rococo) 式的古典設計。從開戰以來﹐盟軍的飛機從來就沒有轟炸過這個城﹐因為它實在也沒有什麼值得轟炸的軍事價值。

        由於納粹的宣傳說如果落在紅軍的手中會多麼多麼慘﹐於是大批的難民和德軍東西兩線的敗兵殘勇都紛紛擁入 Dresden。使得 Dresden 的人口突然暴增。盟軍空軍﹐包括英國和美國的飛機﹐在 1945 年的2 月13 到 2 月 15﹐連續三天對 Dresden 發動猛烈轟炸。英國皇家空軍出動 722 架次﹐美國空軍出動 527 架次﹐一共對 Dresden 投下了3900 噸的炸彈﹐其中包括新發明的燒夷彈。結果 Dresden 的城中心全毀。根據德國的宣傳﹐這次轟炸死亡 200,000 萬人﹐後來又增加到 500,000 人。但根據該城自己的估計﹐死亡人數大約是 25,000 人。但無論如何﹐轟炸 Dresden﹐尤其在二次大戰勝負已定的最後幾個月﹐把這個有 「Elbe 河上的翡冷翠 (Firenze (Florence) on The Elbe River)」之稱的名城摧毀掉有沒有必要﹖這個問題一直沒有定論。直到今天﹐每年還有人舉辦紀念活動﹐抗議這次轟炸。

        美國和英國的空軍有必要炸 Dresden 嗎﹖純粹站在軍事策略的立場﹐當時德軍雖敗但並沒有立刻投降的明顯跡象。Dresden 雖然是文化藝術中心﹐但也有兵工廠和鐵路運輸中心在那裡。至於為什麼要炸市中心﹐摧毀房屋﹖後來英美的解釋是不讓德軍有藏身之處。這個理由當然是很牽強的﹐但戰爭本身就是不講道理的事。

        比較合理的解釋是那時紅軍往柏林逼近﹐Dresden 是紅軍通往柏林的要津﹐是唯一沒被轟炸過的德國主要城市。炸 Dresden 不但會幫助紅軍的戰事﹐也會造成德軍以為從東邊攻柏林是盟軍主要目的的迷惑﹐於是會從西線調兵回防東線。這樣英美的軍隊從西線進攻柏林的阻力會減少很多。不管是什麼原因﹐Dresden 的城中心被毀﹐後來被紅軍攻下﹐成為東德的一部份。

        二次大戰後﹐西德在馬歇爾援助計劃下迅速復原﹐很多戰時被毀的建築物紛紛恢復舊觀。在東德這邊﹐回復舊觀的項目遲遲沒有開始。蘇聯老大哥對恢復舊觀的興趣不大﹐反而熱衷與推銷蘇聯式建築設計。老大哥有偏愛電視鐵塔和辦公大樓的嗜好。東柏林那個電視鐵塔是不是蘇聯老大哥送的不敢說。在波蘭﹐史大林送了波蘭政府一棟大樓﹐和莫斯科的大樓一個樣子。波蘭人恨透了這個禮物﹐替它取了一個外號。叫它「史大林的那話兒」。因此﹐有很長一段時期﹐Dresden 變成一個很難看的城市。

        一直到 1990 年德國統一﹐在過去的 20 年﹐Dresden 在恢復舊觀上不遺餘力﹐市中心巴羅克式的教堂﹐博物館又回復到昔日的美麗。其中最主要的一個建築物是一座叫 Frauenkirche (Church of Our Lady) 的天主教堂。這個被盟軍飛機炸毀的教堂是在1726 年開始建﹐花了 17 年的功夫﹐在 1743 年落成。東德政府為了要他們的人民懷恨西方﹐因此在它統治近 41 年中﹐這個教堂的廢墟和斷垣殘壁始終留在那裡。這個決定﹐無意中造就了人類歷史上的一個美妙的奇跡。

        德國統一後﹐Dresden 花了 12 年的功夫﹐在原來的廢墟上﹐重建這個教堂。我們那天看到的教堂﹐是 2005 年重建完成的。教堂外表的顏色是黑的﹐當時我以為這是座用特殊的黑石頭建的老教堂﹐哪裡知道這教堂是世界上最大的一塊拼圖。它是將炸毀餘留下來薰黑的石頭﹐盡可能地按原樣﹐像拼圖一樣一塊塊拼出一個新的老教堂。我們看到的 Dresden﹐在水一方﹐「Elbe 河上的翡冷翠」並非浪得虛名。

        關於 Dresden 還有一件事值得一提。1985 到 1990 德國統一前﹐蘇聯派駐 Dresden 的特務組織 KGB 中﹐有一位 33 歲的特派員。你知道他是誰嗎﹖不錯﹐他就是後來俄國總統做完做首相﹐首相做完做總統﹐作風強悍﹐習近平的哥們﹐歐巴馬的頭痛﹐目前的俄國強人普京。



pla
Dresden 一個藝術展覽館的牆上有幅人民解放軍人的畫像﹐究竟是啥意思我也不知道。 (Photo by Chuck T).

elbe river
Elbe 河(有識之人來信指出此河的通譯為易北河)全長 724 哩﹐流經捷克和德國進入北海。是中歐主要的河流之一。(Photo by Chuck T).

wall
這個牆上是由 23000 塊瓷磚崁成的一幅叫 Procession of Princes 的名畫﹐是為了慶祝 Wettin 王朝 800 年而製作。這幅畫在1871 經過 5 年時間完成。由於便於保護的緣故﹐在1904 年又經過 4 年的時間將畫做成全世界最長的瓷磚藝術品。Dresden 西北 16 哩處有個30000 人的小城叫 Meissen. 這裡的瓷器世界有名。人稱 Meissen china (Meissen porcelain)﹐也有人稱之為 Dresden china。不知道是我們那位美國姑娘的全陪沒做功課或是她有在講解的時候我在會周公﹐總之是身入寶山﹐空手而回﹐沒買個紀念品。有點像到景德鎮不知道那地方瓷器出名的土包子。不過想開了﹐其實現在旅遊買紀念品早就不再為自己買了﹐要買還不是為下兩代買。所以也沒什麼覺得可惜的。 (Photo by Chuck T).

center 1
這張照片大概是文章中左邊那個被炸毀的 Church of Our Lady 教堂的重建。我原先以為用的建材是黑色的石頭﹐後來才知道是用經過燃燒彈浴火重生後原材料再建的。我說「大概」﹐是根據我自己從 Google Image 找出來的舊相片的比對猜測的大膽假設。(Photo by Chuck T).

center 2
我還是在猜﹐文章左邊的插圖﹐和這張照片的景點是同樣一個地區。 (Photo by Chuck T).

statue 2
Dresden 有很多銅像﹐文章右邊的那張插圖﹐在廢墟中一馬獨立的銅像﹐有可能是這張相片中的那座。 (Photo by Chuck T).

today
我想 Dresden 的父老有意在重建的城市中留點戰時遺留下來到痕跡。想想美國真是得天獨厚﹐在 911 之前﹐除了南北戰爭外﹐本土幾乎沒有經歷過任何戰火。難怪一遇到日本偷襲珍珠港和 911 的事就要抓狂了。(Photo to by Chuck T).

懷南補記﹕

       說到蘇聯老大哥喜歡送小老弟國家建築物﹐老共倒是有個有名的建築物是蘇聯老大哥幫它設計的。知道是什麼有名的建築物嗎﹖沒錯﹐就是那個江青在裡頭吊死﹐現在薄熙來還關在那裡的秦城監獄。蘇聯老大哥在監獄設計方面的經驗﹐世界一流是毋庸質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