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的觀光客札記》第四回

「多瑙河上載酒行」九之六

柏林圍牆今猶在

2014 年8 月31 日星島日報《信懷南專欄》﹐9 月3 日上網


懷南前記﹕

        從 2014 年的七月底開始﹐我會連續用 9 個 星期天把《意外的觀光客札記》第四回的 9 篇遊記﹐按旅程的先後次序在報上和網站上發表。

       這九篇文章中除了最後一篇 《十萬哩路雲和月 》談的是個人感想外﹐其他 8 篇的重點是旅遊所見。配上朋友 Chuck 的照片﹐在資訊的提供上﹐自認頗有「有告來者」的參考價值。

        四年前我開始用《意外的觀光客札記》來作為我遊記的總標題﹐目的是想隨時提醒自己﹕此生有此機遇能到過這麼多的地方﹐能和什麼樣的朋友同行﹐的確 是意外﹐是特權 (privilege)﹐也是福份。



        到了德國﹐看了德國人處理二戰歷史問題﹐和他們對希特勒殺害猶太人的懺悔之情﹐才更覺得日本右派政治人物的可恨。日本基本上是個沒有反省能力的民族。

        這次我們在柏林待了一天兩夜。柏林是個很值得一遊的城市﹐尤其是對現代歷史和古典音樂有興趣的人﹐只花一天走馬看花是不夠的。但不管怎麼說﹐去過總比沒去過好﹐幾個重要的景點還是值得一記﹐其中之一是佔地 4.7 畝的猶太遇難者紀念公園。

        今年是我們第二次參加 Trafalgar 旅行團遊歐洲﹐我一直很奇怪為什麼旅行團老是喜歡帶我們去看和猶太人有關的東西﹕老社區也好﹐猶太教的教堂也好﹐紀念館也好﹐紀念場也好﹐管你有沒興趣﹐旅行車總會帶你去參觀。後來我才知道﹐Trafalgar 的老闆是猶太人﹐當然會利用機會教育我們這些觀光客。這也讓我想到﹐也許中國政府應該強行規定﹐凡是參加旅行團到南京觀光的旅客﹐南京大屠殺紀念館是必去之處﹐尤其是日本來的觀光客﹐管你要不要看﹐都非帶你們去看看不可。

        柏林的猶太遇難者紀念公園的設計非常簡單﹐2711 座 2.38 米乘 0.95 米的水泥墩﹐有高有低一行行地排成一個方塊﹐放眼看過去很像一片墳場。老實說﹐我並不是看得懂這設計的高明處在哪裡﹖但這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能想像得到有一天日本政府會在東京修建一座公園來紀念被日軍隊在中國殺害無辜老百姓嗎﹖

        1970 年西德總理 Willy Brandt 在華沙為德國殺害猶太人的歷史過錯下跪道歉。1972 年﹐ 日本的首相 Kakuei Tanaka (田中角榮)也曾經向來訪的中國總理周恩來表示對二戰侵華戰爭時﹐日軍殘殺中國人民的暴行道歉。但這不是日本國家的態度﹐遇到像安倍這種人當首相﹐他不但不道歉﹐反而要恢復當年軍國主義的雄風。這是日本和德國兩個二次世界大戰戰敗國對殘殺無辜能否自省最大的不同。這也是德國現在和歐洲其他國家和平相處﹐共同邁進的原因。反觀日本﹐她和中國﹐韓國之間的舊恨未解﹐新怨又起。只有笨蛋老美為了防範中國崛起﹐猛替日本撐腰。前門拒虎﹐後門進狼﹐有一天會發現日本和安倍比中國崛起危險太多。

        任何人到了柏林﹐沒有說不到布蘭登堡門 (Brandenburg Gate) 和柏林圍牆去觀光的。布蘭登堡門 是東西柏林的分界線﹐當然也是柏林圍牆的所在地。我們上面提到的 Willy Brandt﹐他在做西德的總理前﹐曾經做過西柏林的市長。1961 的八月﹐也就是在 Willy Brandt 做市長的任上﹐一夜之間﹐柏林圍牆就豎立起來了。從此東西柏林就陰陽相隔了28 年。其間﹐這個醜陋的牆變成了東西冷戰時期最有名的心戰和宣傳景點之一﹐也是自由和專制分界的地標。

        1963 年的 6 月26 日﹐美國年輕的總統約翰甘迺迪﹐在柏林圍牆前搭起的高臺上﹐面對45 萬的柏林人發表他有名的《我是柏林人》的演講。他說﹕「2000 年前﹐人們最驕傲的一句話是『我是羅馬人。』今天﹐生活在自由世界的人最驕傲的一句話是﹕『我是柏林人。』因此﹐身為一個自由人﹐我要很驕傲地宣稱﹕我是柏林人﹗』JFK 「我是柏林人」那最後的一句是用德文說的﹕ Ich bin ein Berliner。當時 JFK 和美國的聲望真是如日中天﹐五個月後 JFK 在達拉斯被刺身亡。

        1987 年的另一個 6 月﹐美國另一位討人喜歡的總統雷根站在布蘭登堡門前﹐為了慶祝柏林建城 750 年生日發表一篇有名的演講。演講結束的時候﹐雷根呼籲當時蘇聯的戈巴契夫﹕「戈巴契夫先生﹐把這牆給拆了吧。」兩年後柏林圍牆真的開始被拆了﹐不是戈巴契夫要拆﹐是世界最求自由民主的大潮流擋不住。天下所有的圍牆都是防止牆外面的人進來。只有監牢的牆和柏林圍牆是為了怕裡面的人往外跑建造的。這牆是共產極權最丟臉的標誌。難怪 Willy Brandt 叫柏林圍牆﹐「羞恥之牆」。

        德國人不一定是可愛的民族但是一個可敬的民族。當年希特勒自殺的地下室迄今仍然是封閉的﹐否則也可能被新納粹份子當成德國的靖國神社。當我替殘餘未拆的柏林圍牆照像的時候﹐難免想起安徽桐城「六尺巷」的典故﹕「萬里長城今猶在﹐不見當年秦始皇」﹐把「萬里長城」改成「柏林圍牆」﹐把「秦始皇」換成「共產黨」豈不是今天的寫照﹖



gate
沒有人到了柏林而不想在布蘭登堡門前照張到此一遊的相片的。但無論你等多久﹐你週圍一定有其他的觀光客會出現在你的照片上 -- 除非你半夜三更來。在布蘭登堡門附近我看到美國﹐英國和法國的大使館。想來俄國的大使館一定也在附近。在歐洲轉來轉去倒沒見過中國大使館。現在中國有錢了﹐何不花點銀子在精華地區興建一些宏偉堂皇的使館﹐讓你我經過也很有面子。 (Photo by Chuck T).

jackson
也許有人會問﹕這張照片有啥稀奇﹖不錯﹐這個在布蘭登堡門對面的旅館名字叫 Adlon。還記得好幾年前﹐怪胎麥可傑克遜在一個旅館的涼臺上抱著他懸空的嬰兒亮相的新聞嗎﹖新聞中那張奇怪的相片﹐就是在這張照片上那個房間和涼臺上照的。現在這個旅館的涼臺﹐名聲之大﹐不下於布蘭登堡門。 (Photo by Chuck T).

power
這個電視發射塔高 1207 呎﹐是歐洲第四高的塔。1965 興建﹐1969 完工﹐太陽照在塔上出現一個像十字架的影子﹐這並非無神論者的東德共產黨原先的設計。柏林人開玩笑說這是「教皇的報復 (Pope's Revenge」。(Photo by Chuck T).

wall
柏林圍牆今天大都看不見了﹐剩下一些斷垣給我們這些觀光客照像用。這段牆的左邊有河的是西德。牆上原來都是水準很高﹐頗具意義的圖畫﹐後來被人塗鴉亂畫一通破壞掉了﹐非常可惜。你拿支笛子給人﹐他不能叫自己是音樂家﹐給人一支筆﹐他就可以自稱是作家﹐是畫家了。不是嗎﹖ (Photo by Chuck T).

killed
這是柏林圍牆上有名的「兄弟之吻 (Brotherhood Kiss)」兩個大男人﹐左邊的是蘇聯頭頭 Leonid Brezhnev﹐右邊那位是把東德搞垮的領導 Erich Honecker。這幅畫的正式名稱是﹕「天啊﹐拜託您幫助我渡過這愛得要死的難關 (My God, Help Me to Survive This Deadly Love)」 (Photo by Chuck T).

jew
我實在看不出這個紀念公園設計的高明處在哪﹖這公園離布蘭登堡門不遠﹐2003 年動工﹐2004 年完成﹐是為了紀念 2005 年5 月10 日歐戰結束 60 週年的一部份。它的設計引起不少爭論。很多知名人士﹐包括猶太人的領袖人物也公開反對修建這個紀念公園。基本上我認為它的設計像墳場。 (Photo by Chuck T).

generals
1944 年的 7 月20 號﹐一些德國的將軍們 想利用和希特勒開會的時候用放在會議桌子底下﹐藏在公事包裡面的炸彈暗殺希特勒。但公事包無意中被人用腳移動了位置﹐結果希特勒沒死﹐移動公事包及其他四位與會者成了替死鬼。此事株連甚廣﹐結果有 5000 人被處決。這個花圈和建築物牆上那塊牌子上的名字﹐是當年參與此事主要人物。至於這個地方是否就是當年開會之處﹐我不是 100% 確定。(Photo by Chuck T).

aiweiwei
經過一個像博物館一樣的地方﹐顯然有艾未未的作品在內展覽。如果老共不打壓老艾﹐我懷疑老艾會那麼出名。 (Photo by Chuck T).

girls
一群女娃在柏林街上乘車兜風和我們打招呼。(Photo to by Chuck T).

lazy
終日昏昏醉夢間﹐忽聞春盡強登山。因過竹院逢僧話﹐偷得浮生半日閑 -- 唐。李涉。我可能把這個朽木不可雕﹐在晝寢的懶姑娘給美化了。(Photo by Bob C).

pig foot
這就是所謂德國名菜豬腳。照片所示﹐雖然可以證明咱們頗有點淺嚐輒止的節制﹐但真正原因﹐還是它的 味道比起老中用菠菜墊底的走油蹄膀﹐和做得好的東坡肉差遠了。。 (Photo by XHN).

懷南補記﹕

       一般說起來德國人一板一眼﹐不怎麼可愛﹐是不是有一種日耳曼民族的優越感﹖我不是很確定。但這個國家不耍花招﹐本本實實在搞經濟﹐從女總理的衣著﹐歡迎習近平的排場﹐比起歐洲其他國家要務實太多。在電視高塔上 360 度俯視柏林全景﹐施工的重機器隨處可見。根據「普羅」旅遊大師 Rick Steve 的看法﹐歐洲五個最重要的旅遊大城是(排名不分先後)﹕羅馬﹐倫敦﹐巴黎﹐伊斯坦堡和柏林。這「五門齊」的牌﹐經過 40 年的等待﹐最後終於自摸胡了。這五個城市中﹐伊斯坦堡最讓人感到驚艷 (pleasant surprise)﹐這也許是因為在這五個城市中﹐它最與眾不同﹐最具神秘色彩。當然。這和我在那裡擺了一個終身難忘的天大的烏龍不無關係。此乃不足為外人道也的大秘密﹐將來頒烏龍終身成就獎時﹐內舉不避親﹐一定頒給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