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的觀光客札記》第四回

「多瑙河上載酒行」九之三

狄托的故鄉

2014 年8 月10 日星島日報《信懷南專欄》﹐8 月13 日上網


懷南前記﹕

        從 2014 年的七月底開始﹐我會連續用 9 個 星期天把《意外的觀光客札記》第四回的 9 篇遊記﹐按旅程的先後次序在報上和網站上發表。

       這九篇文章中除了最後一篇 《十萬哩路雲和月 (暫定)》談的是個人感想外﹐其他 8 篇的重點是旅遊所見。配上朋友 Chuck 的照片﹐在資訊的提供上﹐自認頗有「有告來者」的參考價值。

        四年前我開始用《意外的觀光客札記》來作為我遊記的總標題﹐目的是想隨時提醒自己﹕此生有此機遇能到過這麼多的地方﹐能和什麼樣的朋友同行﹐的確是意外﹐是特權 (privilege)﹐也是福份。



       

        從柏萊湖出來往東行﹐經過斯諾維尼亞的首都 Ljubljana 進入克羅西亞 (Croatia)﹐今晚夜宿克羅西亞的首都 Zagreb﹐我們要在那裡待兩天。

        克羅西亞也是在不同時間從原來的南斯拉夫打打殺殺折騰出來的七個國家之一。老實說﹐我說七個國家也有點心虛﹐不是那麼確定。只記得在這打打殺殺的過程中﹐老美不知吃錯什麼藥﹐飛機居然誤炸(這是他們說的)了中國大使館﹐簡直荒唐絕頂。

        出門之前有朋友告訴我說克羅西亞很漂亮﹐但事後發現他們所謂漂亮的地方是在克羅西亞西邊沿 Adriatic 海的小島和離 Zagreb 開車兩小時的 Plitvice 國家公園。從照片上看﹐Plitvice 國家公園裡的風景有點像九寨溝﹐但我們的旅行團沒帶我們去這個國家公園。相反的﹐帶我們去參觀在南斯拉夫掌權近 40 年狄托元帥 (Marshall Josio Broz Tito) 的出生地﹐一個叫 Kumrovec 的村莊。

        在這裡﹐容我談談我們參加的這個旅行團﹐以作為我輩之人旅遊的參考。

        這個旅行團的母公司叫 Trafalgar。Trafalgar 是成立於 1947 年的英國公司。他們帶團在歐洲國家旅遊算得上是識途老馬﹐比老美的公司和老中的公司應該在行。但相對而言﹐價錢也絕不會是最便宜的。價錢不算便宜的原因之一除了全陪﹐地陪﹐和司機的小費講明了硬碰硬之外﹐其他值得一遊的景點和節目都是所謂的 excursion 要另外付費。但他們的優點是非常專業﹐地陪的水準很高﹐也很盡責。有次在布拉格上洗手間要五毛歐元並講明不找。掌門人說一元兩個人如何﹖看門的那個惡婆娘硬是說不行﹐掌門人大怒﹐一狀告到地陪那裡。地陪二話不說就給我五毛解放費﹐並用捷克話大罵那惡婆娘。由於他的講話我們的收聽器都聽得見﹐他怎麼罵我們雖聽不懂﹐但語氣憤慨是聽得出來的。這個地陪有次罵兩個打我們主意的扒手﹐也被廣播出來了。

        狄托是二次大戰的中咖人物。二次大戰的大咖有四位﹐分別是羅斯福﹐邱吉爾﹐斯大林﹐和戴高樂。中咖有中國的蔣介石﹐南斯拉夫的狄托﹐和西班牙的弗朗哥。 掌門人對參觀獨裁者狄托的出生地哪會有什麼興趣﹖只是去年在西班牙﹐旅行團安排去看跳弗蘭明哥舞﹐我說這種甩頭﹐挺胸﹐頓腳﹐叉腰﹐裝腔作勢的舞電影上看多了﹐有啥好看﹖自己沒去﹐害得信夫人也沒去。結果被抱怨到今天。於是這次學乖了﹐幾乎所有的 excursion 都報名參加。

        那晚另外的節目是到一個小山頂端的酒莊享受酒莊主人對外不賣的酒和家宴。去參觀狄托的出生地其實是順路。我們那夥人的默契是﹕反正要吃飯﹐因此﹐凡是有飯吃的節目都參加。

        我們這一輩受反共抗俄教育長大的對狄托的印象不錯。原因是他雖不反共﹐但卻抗俄。狄托對南斯拉夫的影響﹐是老蔣和老毛的綜合體。二戰歐洲各國反納粹的地下組織中﹐狄托領導的表現最突出。這是為什麼狄托像老蔣一樣﹐國家領導人的霸王莊一連就是 37 年。他一翹﹐南斯拉夫就四分五裂了。

        在另一方面﹐狄托也很像老毛。老毛開始時是以蘇聯為師的。漸漸地中共對這個蘇聯老大哥有點不服氣了。不服氣的原因之一是中國共產黨不想全盤抄蘇聯那套。另方面﹐老毛認為江山是老子打下來的﹐你蘇聯老大哥的功勞不大。狄托和斯大林鬧翻也是基於這兩個原因。二次大戰和盟軍並肩作戰時﹐狄托和西方的關係就很好。再加上和東歐其他共產國家﹐像波蘭﹐匈牙利﹐捷克﹐東德﹐保加利亞不一樣﹐那些國家是紅軍把他們從納粹統治下解放出來的。南斯拉夫主要是靠自己。

        有段期間﹐斯大林很想除掉狄托﹐派了刺客去暗殺狄托都沒有成功。後來狄托火了﹐寫了一封信和斯大林攤牌。狄托信上說﹕「如果你繼續這樣做的話﹐我們也會派個人到你們那邊去。我保證我們不需要派第二個」。狄托和蘇聯的關係在斯大林去世後開始好轉。

        其實狄托的故鄉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村子﹐村子裡茅屋數棟﹐裡面有些舊有文件和照片。院子裡有座狄托著戎裝低頭作 deep thinking 的全身銅像頗為性格。我一時心血來潮在來賓簿上大筆一揮簽上信懷南三個字。有朝一日﹐如有信文讀友到此鳥不生蛋的小地方一遊﹐見字如見人﹐也算是他鄉遇故知﹐佳話一樁。


birth place
遊覽車駛進狄托出生的村莊。沒到過毛澤東出生的湖南湘潭韶山和蔣中正出生的浙江奉化溪口。不知到和狄托出生地比起來是什麼一個光景﹖ (Photo by Chuck T).

birth house
這棟房子號稱是狄托出生的房子。我看除了大小外﹐根本不可能是原來的建築物。狄托排行老七﹐那麼大的一家人住這麼小一棟房子也太委屈了一點。狄托出生在 Kumrovec, 死在 Ljubljana, 葬在 Begrade 原來都屬於南斯拉夫﹐現在分屬 Croatia, Slovenia, Serbia, 三個國家。Ljubljana 是 Slovenia 的首都﹐Begrade 是 Serbia 的首都﹐天下像這樣的事倒是不多﹐ Tito 地下有知不知作何感想。 (Photo by Chuck T).

statue
大咖的塑像多半是抬頭挺胸﹐作天縱神武﹐或馬上英姿﹐雄風蓋世狀。狄托此像低頭看地好像怕踩到狗屎一樣。狄托葬禮﹐有4 個國王﹐31 個總統﹐6 個皇太子﹐22 個首相﹐47 個外交部長﹐當時 (1980) 聯合國一共 154 個成員國中﹐128 個國家派代表出席﹐盛況不但空前﹐也可能絕後﹐狄托在國際舞台上東西通吃﹐混得比老毛﹐老蔣強太多了。 (Photo by Chuck T).

nixon
老信簽名的時候怎麼沒人照相﹖Chuck, 你跑到哪裡去了﹖ (Photo by Bob C).

restaurant
這就是酒莊主人家宴我們的地方。 (Photo by Chuck T).

tesla
如果不是因為 Tesla 汽車﹐很少人知道 Nikola Tesla (1856 - 1943) 是一個出生在今天克羅西亞的天才發明家。他移民美國後最初是替愛迪生做事﹐後來兩人交惡變成競爭者。愛迪生走 DC 電流路線﹐成立 GE。Tesla 發明 AC 電流設備﹐成立 Westinghouse。相傳 1915 年的諾貝爾物理獎本來是要頒給愛迪生和 Tesla 的﹐後來因為兩人關係太壞﹐誰都不願意排名在後。結果獎沒有發給他們。Tesla 的一生﹐那比愛迪生要坎坷曲折多了。天份並不輸愛迪生。 (Photo by Chuck T).

bakery
一般來說﹐東歐女孩都很友善。這個「麵包西施」也不例外。 (Photo by Chuck T).

girls
一群熱歌勁舞﹐賣力演出克羅西亞姑娘。怎麼搞的﹖是我老眼昏花還是 What? 怎麼除了中間那兩位一胖一瘦 (照現代 politically correct 的說法是 "horizontally challenged and vertically challenged") 的兩位外﹐其他的女娃長得都差不多﹐有點像 cookie cutter 製造出來的。 (Photo by Chuck T).

懷南補記﹕

       老沈選台北市長打了退堂鼓﹐也許有人會好奇我的反應和感想﹕吃驚嗎﹖失望嗎﹖不滿嗎﹖老實說﹐誰當台北市長對我來說是沒有任何切身利益﹐如果說我挺老沈﹐也不過是我覺得他比其他兩位水準高些罷了。建議對老沈虛幌一招感到 either 吃驚﹐ or 失望﹐or 不滿的諸君做兩件事﹕

       第一﹐把認為重要的事列個 100 條。誰做台北市長在不在名單上﹐在的話﹐排名第幾﹖

       第二﹐複習一下我曾經講過的「殺君馬者﹐路旁兒也」這故事的典故。謝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