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 信門烏龍獎

2013 年12月22 日星島日報《信懷南專欄》﹐12月25 日上網

        女士們﹐先生們﹐同志們﹐朋友們﹐大家上午/下午/晚上(任選一)好﹕

        信門烏龍獎自 2003 年頒發以來﹐如今已堂而皇之地進入第十個年頭了。一路行來﹐始終如一﹐那就是人不分男女老幼﹐地不分東西南北﹐色不分紅黃藍綠紫﹐內舉不避親﹐外舉不避仇﹐高舉小平同志六親不認是檢驗得獎資格唯一標準的旗幟。不管白龍黃龍﹐鬧笑話的就是烏龍。閒話表過不提﹐現在就宣佈 2013 年信門烏龍獎的得主。急(擊)鼓一通﹐「信封 (pun intended)」來也﹗

        首先宣佈銅牌獎得主。2013 年信門烏龍銅牌獎得主屬於大陸「中央電視臺的體育頻道」。9月8日凌晨0 時 30 分﹐該頻道開始報新聞的時候﹐不知是主播在打瞌睡還是被反日情緒沖昏了頭﹐居然把 2020 年夏季奧運會的入選城市東京報導成一輪投票就出局。同時﹐把馬德里和伊斯坦堡 KP 後(候)補報導為贏家為該年奧運會的地主國。後來電視臺發現錯誤﹐並加以更正﹐但國家級媒體「新華社」在北京時間3 點10 分以快訊發出伊斯坦堡已獲得 2020 年夏季奧運會主辦權的消息。

        這下熱鬧了﹐既然官方的「新華社」這樣報導﹐「人民網」也趕快跟進宣佈伊斯坦堡入選。最倒霉的還是傳統的平面媒體﹐「長沙晚報」幾十萬份的報紙要緊急追回﹐改版重印﹐財務損失遠比電子媒體的損失要大很多。

        由於最近中日兩國在釣魚台(島)的問題上關係搞得很緊張﹐日本媒體趁機逮著機會修理中國媒體說他們不專業。 這是什麼話﹖本掌門為了嘉獎「中央電視臺的體育頻道」的抗日精神﹐在烏龍獎外另發「抗日精神獎狀」以示鼓勵﹐來年再接再勵﹐繼續發揚中華媒體老是出包的烏龍傳統。

        接下來發銀牌獎得主。2013 年信門銀牌獎得主是台灣立法(又名立髮)院的立髮諸公及相關公務人員。5月3 日﹐經過朝野協商後﹐台灣會計法的 99 條之一修正條款居然通過對行政首長的特別費的報銷除罪化。基於有福同享和槓上開花的原則﹐除罪的範圍包括大專院校的教授﹐職員﹐研究人員﹐和追溯到2010年底。這明明是擺明了放那個因用公費請客吃花酒被關將起來的前「立髮委員」顏清標一馬。難怪聽到這個消息後﹐同樣亂花公費﹐現在還關在台中培德病監的前總統阿扁﹐心中不平﹐一時想不開﹐又用毛巾掛水龍頭企圖上吊。

        掌門人雖然不是阿扁的粉絲﹐對其上吊的決心向來不是那麼有信心﹐但這次對阿扁還是蠻同情的。阿標花公費喝花酒沒罪﹐阿扁連花酒都沒喝到﹐的確有點倒楣。

        但台灣「立髮院」得信門烏龍銀牌獎的原因倒不全是因為搞出一個「阿標條款」害得阿扁要上吊﹐原因是這麼一個重要的條款﹐條文中提到有資格除罪的教職員的「教」字居然漏掉了。害得大專院校的教授們窮緊張﹐空歡喜一陣。這不是烏龍是啥﹖

        最後﹐該輪到頒發金牌獎得主了。2013 年信門金牌獎得主非泰國農業大學的領導莫屬。該校為了防止學生考試作弊﹐不知那位有創意的領導想出一個餿主意。他們設計出一頂頭上綁一條白帶﹐左右兩邊各掛一張 A4 size 白紙的帽子。此帽一戴上﹐試場上的眾考生不但不可能偷看左右鄰座考生的答案﹐並且樣子活像一群孝子披麻戴孝在靈堂低頭致哀。畫面之滑稽﹐讓人嘆為觀止。各位不信的話﹐「谷歌」一下就知道2013 年的信門金牌烏龍獎頒給泰國農業大學不是沒有道理的。同時﹐為了表揚泰國農業大學頗具創意的發明﹐掌門人自掏腰包再奉送一張「愛迪生發明獎狀」以示佩服。泰國目前政局混亂﹐漂亮女總理有難﹐發個烏龍獎給他們沖沖喜也好。
chef
榮獲 2013 愛迪生發明獎的泰式防弊帽。奇怪﹐怎麼全是女生﹖越想越覺得這帽子的功效很絕﹐不但強迫考生目不斜視﹐只要誰一轉頭﹐監考老師馬上就看得出來。真有創意。


        根據慣例﹐每年除烏龍金銀銅獎外﹐另有一特別獎。今年的特別獎本來又是發給掌門人自己的﹐不料在南非前總統曼德拉的追悼會上﹐異軍突起﹐冒出一個手語翻譯員。他翻譯的手語被識貨的聾者看了後大吃一驚。蓋此人在台上指手(只差沒有劃腳)亂比劃一氣﹐你說你的﹐他比劃他的﹐反正現場沒人看得懂。後來聽說此人有精神分裂症和犯罪前科。為何在此冠蓋雲集的場合由他出任手語翻譯﹐也是怪事。有此「誤聾(烏龍)」先生出現﹐掌門人只好自動讓賢﹐2013 信門烏龍特別獎是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