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的觀光客札記》第三部 《往事越千年》之七

法特瑪的太陽

2013 年 7月21 日 星島日報《信懷南專欄》﹐7 月23 日上網


懷南前記﹕

        也許是受了我上星期前記的「刺激」和鼓勵﹐翻譯 Here's looking at you, kid 的回應頗有一些。回應中有一封信讓我警覺到也許我把這句對白在電影中出現的次數給記錯了。我以為只有兩次﹕一次是Ilsa 來找 Rick 解釋她為什麼修書一封﹐不告而別。第二次當然是最後的機場話別。我完全忘了他們在巴黎的時候 Rick 兩次舉起酒杯對 Ilsa 說﹕Here's looking at you, kid. 那是他們的 Happy Hours (pun intended)﹐Ilsa 的眼淚沒有在眼睛中打轉或流下來。

        因此﹐在不同的氛圍下這句話該怎麼翻譯當然就會不同。難怪有人提到「敬酒」我還自作聰明問﹕和敬酒有啥相干﹖這當然是我的錯。

       此事說明兩件事﹕

        其一﹐信二世 (Dr. X Jr.)很早就說他老爸有選擇性記憶的毛病。

        其二﹐那天在遊覽車重看 Casablanca 也是在半睡眠狀況下看完的。

       言歸正傳﹐回頭再談怎麼翻譯機場話別那幕。看了各位的來信﹐有的像是在寫朗誦詩﹔有的像是在寫《別賦》﹔有的認為是老男人在「吊膀子」(N 年沒聽到吊膀子這三個字了)﹔有人說是廣東話「你得架」的意思 (我還是不知道「你得架」是啥意思)﹔有人翻譯成「此身未忍去﹐此情立躕躇」(這話只有在老式情書中找得到)﹔有人翻譯為「會記掛著妳」或「會惦念著你」。。。但沒有一個人能抓住 Rick 犬儒的性格特質。能說得出﹕Go ahead to shoot, you're doing me a favor 和 We'll alway have Paris 的人﹐會在最後緊要關頭講些肉麻兮兮的廢話嗎﹖那 Casablanca 就不會是 Casablanca 了。

        總之一句話﹐謝謝各位「師 Blank」 (自由任選) 與掌門人一道玩這個遊(不是游)戲。HOPE YOU HAD FUN.

        在此﹐也提醒各位 回頭去 《卡薩布蘭加的迷思》和《塞維爾的教堂》看兩位讀友的回應信。也別忘了看後面的《懷南補記》



        對極大多數的老中來說 (其實對老外也一樣)﹐問他法特瑪 (Fatima)在哪裡﹖答案恐怕是﹕不知道。問他法特瑪和太陽有啥關係﹖答案也是﹕不知道。但如果你是天主教徒﹐或者對天主教的歷史有些研究的話﹐你可能知道法特瑪在那裡﹐也可能聽過什麼是「法特瑪婦人 (Our Lady of Fatima)」和「太陽奇跡 (The Miracle of Sun)」的故事。這﹐得從我們這次三進三出西班牙的信式旅遊札記說起。 我們這次在葡萄牙的首都里斯本待了兩天兩夜﹐印象最深刻的都和吃有關。我們參加的旅行團﹐聽說是英國最大的﹐名字叫 Trafalgar﹐後來有人告訴我﹐Trafalgar 的全陪都是俊男美女﹐此話是真是假我不知道﹐但我們的全陪的確是個懂得穿衣服的英俊小生﹐並且相當的專業。現試舉例以說明之﹕

        剛進里斯本旅館房間不久﹐他就來敲門送上剛出爐的葡式蛋塔兩枚。葡式蛋塔掌門人又不是沒有吃過﹐但如此好吃的倒是生平第一次。另外一件印象深刻的就是那晚坐渡輪過海灣去吃海鮮全餐。從海鮮湯開始到蝦﹐哈蜊﹐螃蟹﹐魚﹐一應俱全。再加上紅白兩酒打頭﹐Port 甜酒壓尾。到了最後﹐掌門人真的是「吃不消」了。那晚我們當中有一對夫婦沒有參加﹐說要去找中國餐館吃葡國雞。我們聽了笑到不行﹐哪有什麼葡國雞﹖不過里斯本倒是有座橋看起來和金門大橋很像﹐聽說是建金門大橋同一家公司設計的。

        離開里斯本的前一晚﹐我們去聽葡萄牙有名的「發抖 (Fado)」。Fado 的原意是「命運 (fate, destiny)」乃葡萄牙的國寶級音樂。顧名思義﹐是白居易《琵琶行》裡描述的唱法。那晚在同一個餐館和我們一道聽「發抖」的還有其他兩個旅行團。其間餐館主人(也是男主唱)希望大家安靜欣賞。話剛講完﹐我們這團一個澳洲來的昆蟲專家突然站起來大罵另外一團人太喧譁﹐沒有教養。把我嚇了一大跳。後來我們那伙人聊天的時候﹐一位女士當眾說這種發飆的事只有信某做得出。我說﹕發飆的事我倒是有可能做得出來﹐但罵人沒教養的膽子卻沒有。也許昆蟲專家那晚多喝了兩杯。

        法特瑪在里斯本北邊一個鐘頭的路程。1917 年10 月13 日﹐大約有三萬到十萬人聚集在法特瑪。據有目擊者作見證說﹐那天本來在下雨﹐但突然雨停了。太陽不但發出不同的顏色﹐並且像輪子一樣的轉動﹐這就是後來人稱的「太陽的神跡 (The Miracle of Sun)」或「跳舞的太陽 (The Dance of The Sun)」。同時﹐地上的水跡和被雨水打濕的衣服也突然乾了。整個現象大約是十分鐘﹐但為什麼有那麼多人會在那一天聚集在法特瑪呢﹖

        1916 年的初夏﹐三個住在法特瑪放羊的小孩﹐十歲的 Lucia Santos 和她的表弟 Francisco Marto 和表妹Jacinta Marto 對外宣稱他們看到耶穌和天使。1917 年的5月13 ﹐三個小孩又說他們見到聖母瑪利亞向他們顯靈﹐並告訴他們在同年的10 月13 日的中午會再次行使神跡讓所有的人相信。同時聖母瑪利亞也告訴了他們一些預言和三個秘密。

        1930 年的10 月13 日﹐梵蒂崗正式接受發生在葡萄牙法特瑪的事件是個神跡(Miracle,奇跡)。所謂的預言和秘密﹐有興趣的自己去谷歌一下就行了。倒是三個秘密的第三個秘密一直被梵蒂崗秘而密之﹐到了 2000 年的6 月26 才公開。但很多人又不相信這是 Lucia Santos (後來成為修女)原先被告知的秘密。Francisco 1919 年去世﹐只有 11 歲。Jacinta 次年去世﹐只有10 歲。倒是Lucia 一直活到 97 歲﹐在2005 年的2 月13 日去世。好幾個教皇生前也去過法特瑪﹐包括保羅六世﹐約翰保羅一世﹐二世。換句話說﹐天主教把法特瑪的神跡當真的。

        我知道信文讀友中有很多人認為我上面講的這個故事是鬼話連篇。但我也相信有不少人相信這是神跡。掌門人對所有正派的宗教﹐只要不是妖僧神棍要人把衣服脫光來靈修﹐或用身上綁幾捆炸藥轟的一聲就可以進天堂的那種﹐都表示尊重。我也深知「信神」和「信教」有很大的區別。信神是建立個人和創造者 (creator)彼此之間親密關係的一種領悟﹔信教是奉行有組織的信仰方式和準則。其實越沒有信心的人越需要神跡來加強他們的信心﹐結果往往用自己一廂情願的想法去解釋神跡。

        法特瑪的太陽跳過舞嗎﹖我不知道﹐1917 年我還沒出生。人間有神跡嗎﹖當然有。能保持呼吸到今天﹐能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來到法特瑪﹐難道這不算是神跡 (Miracle) 嗎﹖



statue
這是里斯本的一座紀念碑﹐設計是以一條揚帆出航的船﹐面對大海為主軸﹐船上是所謂探險家的人像 (Photo by Chuck T)。


bridge
里斯本的這座橋和舊金山的金門大橋有點像﹐但當然沒金門大橋漂亮。世界十座最漂亮的橋﹐金門大橋仍然是排名第一。不單是橋漂亮﹐要看全景 (Photo by Chuck T)。


shopping
里斯本市中心的一條街。兩旁是「血拼」的商店﹐「血拼」累了可以在路中間的露天酒/咖啡店歇個腳。眾裡尋它千百度﹐照片中有掌門人。拜託﹐給點面子﹐不是那個滿頭白髮又是有「地中海」那位。In fact, 《塞維爾的教堂》第一張附圖中也正好有掌門人 (Photo by Chuck T)。


building
里斯本一條窄街中間的一個建築物。設計得很特殊﹐我猜頂樓可能是餐館。可惜沒時間去搞清楚是什麼建築物 (Photo by Chuck T)。


fado
西諺曰﹕胖女人沒開唱前﹐遊戲都不算結束。Well, 那晚「發抖」演唱﹐一上來就是一個胖女人。肺活量不夠﹐唱什麼女高音﹖ (Photo by Chuck T)。


dan-ta
前晚沒吃到帥哥全陪敲門送來熱騰騰的蛋撻者﹐今早補吃冷的。倒是沒聽到有人大吼﹕誰吃了我的蛋撻﹗突然想到﹐這生遇到最友善﹐最禮貌的人﹐全是在郵輪上或參加洋人的旅行團遇到的。從沒參加過老中的旅行團﹐不知道是否會有同樣美好的經驗﹐想來是一樣的 (Photo by Chuck T)。


lisbon in night
結論是﹕里斯本的晚上比白天漂亮 (Photo by Chuck T)。


jesus
對天主教徒來說﹐來法特瑪也算是來朝聖。這個耶穌受難的紀念彫像﹐線條簡單﹐相當特殊 (Photo by Chuck T)。


3 kids
這就是在1916 年的初夏﹐三個看到耶穌和天使的放羊小孩﹐十歲的 Lucia Santos (中)和她的表弟 Francisco Marto (右) 和表妹Jacinta Marto (左)。其實想一想﹐同樣的神跡不可能在今天發生。能想像現場有多少手機可以照像為證嗎﹖ (Photo by Chuck T)。


yellow flowers
從葡萄牙回西班牙的路上。碧雲天﹐黃花地﹐非常漂亮。此情此景﹐靠在急駛的遊覽車中﹐對著窗外用高速相機照像效果還是不如用肉眼欣賞 (Photo by Check T)。


cork tree
幾百年來﹐葡萄酒的瓶塞 (cork) 都是用一種軟木做的﹐一直到最近才漸漸多了些其他形式的瓶塞。聽說世界上百分之九十的軟木都出產於葡萄牙(葡萄酒的酒塞出在葡萄牙﹐中文真絕)。圖中樹的樹皮就是用來做瓶塞的。被剝掉的樹皮應該還會長出來 (Photo by Check T)。


懷南補記﹕

掌門人,您好:

        晚輩有幸珍藏並拜讀過您的《打開潘金蓮的紅盒子》武林秘笈, 既然連掌門人都認為這句話極為難翻譯,晚輩且用信門"think out of boxes"這招來拆解一下:

        「北非諜影」雖然是愛情片, 但是我們對於 "Here's looking at you, kid" 不應有過多的浪漫聯想,畢竟人家的老公也在場,不適合說些甜言蜜語或是山盟海誓之類的肉麻話。在這句話之前, Rick 已經把他決定成全英格麗褒曼跟他老公的心意表達了, 也告訴她魚與熊掌不可兼得, 所以這句話是最後叮嚀她: "從此以後, 你要好自為之", 說白一點就是, "我只能幫到這裡了, 你以後要靠自己, 別三心兩意的", 說難聽一點就是, "你看你把我折騰的, 你這小壞蛋"

        晚輩未曾入門拜師, 僅靠數本信門秘笈及最後一代的內地人網站文章瞎修盲練, 請掌門人不吝指正。

晚輩 張 YT 謹上

Dear YT:

        你真客氣。懷南愧不敢當。

        哇!信門之中,居然出了個盲俠式年輕高手,瞎修盲練,出手與眾不同。尤其點出此情此景,不宜講些肉麻兮兮的話。深得我心。

        我的其他「寶貴意見」,請看上面的懷南前記。用簡體回信乃 Winters 8/Word 之過。掌門人是挺正體字的。午夜來書,閣下莫非家居台灣?

懷南敬覆       7/24/2013

信兄:

        記得以前中學讀書時說鄭和乃阿拉伯人,維基百科中文版說是波斯人,祖先來自布哈拉(Bukhara in Uzbekistan), 。相信那時那堣]是蒙古帝國的地方,但居民卻主要是波斯人的分支。今日布哈拉也主要是波斯裔的塔吉克人,烏滋別克乃突厥裔,是後來的。鄭和因祖上元初即來中國,在元朝做官,所以說是蒙古人也無不可。即如說我是加拿大人,但一般是不會這樣說的。

        粵語並無俗語"你得架",可能你的意思是"你系得?"。此語現在一般意思是"你實在行"!但幾十年前是專指男人的性能力方面,是粗話,現在的年輕人可能不知到,就如"吊膀子"。其實here is looking at you kid本身的意義就有點模糊,翻譯時不可能斤斤計較意思,而要抓住當時的氣氛,用"中文"表達出來。我覺得"我沒事的,不要擔心,你自己珍重!"就可以。

        我喜歡旅行,看風土人情,窮的富的都喜歡。地球上大部份地方都到過了!不過還是窮的多富的少。

        CCTV節目的水平很高,甚麼 CBS, ABC, NBC 都不能比!

K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