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的觀光客札記》第三部 《往事越千年》之五

卡薩布蘭加的迷思

2013 年 7月7 日 星島日報《信懷南專欄》﹐7 月10 日上網


懷南前記﹕

        《最後一代的內地人》網站的第 500,000 位訪客居然是一位 30 多年前在人生行旅的兩條軌道上曾經交會過﹐但從此就沒見過面的故人。我問怎麼介紹他﹐他回信只有一行字﹕

        “thirty some years ago, in a remote college town .....”

        天下的事就有這麼奇妙。劇本老天爺早就為我們寫好了。我自己寫怎麼會寫得出這樣的結局呢﹖    懷南 7/7/2013
500000 visitor
第 500,000 位訪客居然是故人。Perfect﹗




        卡薩布蘭加 (Casablanca)是摩洛哥的第一大城﹐西班牙文 Casa 是「房子」﹐Blanca 是「白色」。因此﹐Casablanca 的原意就是「白色的房子」。1943 年一月﹐美國的羅斯福總統和英國的邱吉爾首相在卡薩布蘭加一個叫 Anfa 的旅館開了一個重要的會議。消息傳到希特勒的耳朵裡﹐由於對 Casablanca 在翻譯上的誤解﹐希特勒以為這個會議是在華盛頓的「白宮」舉行。卡薩布蘭加會議本來也邀請了蘇聯的史大林﹐但史大林沒來。在這個會議中同盟國的兩巨頭對戰後的國際形勢有所溝通。同時﹐也確定了兩個重要決定﹕一個決定是從意大利南邊的西西里島 (Sicily) 登陸開闢歐洲第二戰場。另一個決定是提出要德國和日本「無條件投降」的要求。

        弔詭的是卡薩布蘭加雖然有那麼多原因應該被世人熟知﹐但它被人熟知的主要原因卻是一部 1942 年叫卡薩布蘭加(北非諜影)的同名電影。在拍這部電影的時候﹐沒人預測它會成為美國電影的經典之作。在美國電影協會選出的 100 條經典對白中﹐卡薩布蘭加入選的對白排名第一﹐GWTW (亂世佳人)也只不過第二。但這部電影從頭到尾﹐沒有一個鏡頭是在卡薩布蘭加實地取景﹐全片是在好萊塢片場閉門造車拍攝。後人受電影的影響對卡薩布蘭加這個城著迷是卡薩布蘭加的迷思 (myth) 之一。

        按照我們這次旅遊的行程﹐卡薩布蘭加是我們從 Merrakesh 趕到Rabat 途中停下來吃午飯休息的中站。我對我朋友說﹕你去要求導遊﹐到了卡薩布蘭加總不能不帶我們去電影中有名的「瑞克咖啡館 (Rick's Cafe」看一眼吧﹖我為什麼不自己去要求導遊呢﹖因為我朋友比較會和洋人打交道。我心裡也很明白﹕卡薩布蘭加根本沒有什麼「瑞克咖啡館」﹐這個咖啡館純粹是後來一個美國外交官轉行開旅館耍的噱頭。在電影中有酒吧﹐有賭場的 Cafe 在卡薩布蘭加根本不存在﹐就是名字也和現在的 Rick's Cafe 不同﹐在電影中咖啡館的名字是 Rick's Cafe Americain。以為今天的「瑞克咖啡館」就是電影中有名咖啡館的原址﹐這是有關卡薩布蘭加的迷思之二。

        中午車到了卡薩布蘭加﹐先在市區兜了一陣﹐路過開卡薩布蘭加會議的 Anfa 旅館﹐瞄了一眼﹐也不是什麼氣勢宏偉的建築物。當年與會的除了羅斯福和邱吉爾外﹐也包括了法國流亡政府的兩位領袖人物戴高樂 (Charles de Gaule) 和 Henri Giraud。這兩個法國佬內鬥得很兇﹐羅斯福和邱吉爾要他們兩個一致對付希特勒﹐別內鬥內行。

        遊覽車停在一個觀光客人擠人的街邊﹐我們找了一個面對大西洋的露天餐館吃午飯﹐坦白說﹐卡薩布蘭加的風景和沙灘稀鬆平常﹐比起我們加州的沙灘差遠了。那天晚上我們在 Rabat 過夜﹐地二天早上四點多鐘就要起床﹐因為十點鐘要趕往直布羅陀上渡輪回西班牙。渡輪一天只有那麼定時的幾班﹐趕丟了一班問題就大了。車開了不久﹐出我意外的是遊覽車上的電視居然開始放電影﹐這生中午夜場的電影倒是看過﹐早上六點鐘就看電影的事倒是第一次。放的是什麼電影﹖答對了﹗「北非諜影」。

        在摩洛哥的公路上﹐在旭日東昇的遊覽車裡﹐在眾人多睡我卻醒的情形下﹐我從頭到尾把這部和自己年齡差不多的老電影看完。我常在文章中提到電影﹐很多人就誤以為我對電影很有研究。其實這也是一個「迷思。我看電影的範圍很窄﹐也許對好來塢的老電影看得比較多些。對新電影和歐洲電影我相當無知。我今天要自爆一個信大「瞎」的料﹕《國父遺囑》山寨版曰﹕「余致力於電影美女欣賞凡60 年﹐其目的在求娛樂自己。積 60 年之經驗﹐深信北非諜影 (Casablanca) 中的英格麗褒曼 (Ingrid Bergman)﹐郎心如鐵 (A Place In The Sun) 裡的伊麗莎白泰勒 (Elizabeth Taylor)﹐金玉盟 (An Affair To Remebr) 裡的黛博拉寇兒 (Deborah Kerr)﹐和羅馬假期 (Roman Holiday) 中的奧德麗赫本 (Audrey Hepburn)﹐乃天下最有韻味之女人也。」這四部電影的結局除金玉盟外﹐都是以生離死別收場。因此﹐偉大的愛情全是悲劇﹐這顯然也是一個迷思。

        我已經不記得我第一次看 Casablanca 是什麼時候。但如果那時有人告訴我﹕「很多年後﹐在一個五月的清晨﹐在摩洛哥公路上﹐在遊覽車裡﹐你會把這電影重看一次」﹐我一定會認此言乃迷(亂)思(想)﹐此人乃神經病。



to casablanca
公路上通往卡薩布蘭加的路標。那天正好輪到坐在遊覽車的第一排﹐所以才有機會照迎面而來的路標 (Photo by XHN)。

anfa hotel
1943 年元月﹐羅斯福﹐邱吉爾高峰會於此 Anfa 旅館。果然是「白色的房子」 (Photo by Chuck T)。

rick cafe
如果 Humphrey Bogart 地下有知﹐看到他的咖啡館變成這幅模樣﹐旁邊居然是修汽車的 garage﹐不氣得翻身才怪 (Photo by XHN)。

early start
未晚先投宿﹐雞鳴早看天。徐霞客當年沒有 morning call。天不見亮﹐就在 Rabat 的旅館門口登車上路趕往直布羅陀海峽搭渡輪回西班牙 (Photo by Chuck T)。

early morning
我們上路的時候﹐公路上空空的 --「 東方欲曉﹐趕船要起早。睡眠不足人會老﹐風景那裡都好。」既然前面已經改寫了《國父遺囑》﹐不妨再改寫毛主席的詩以示公平。毛澤東詩的原文是﹕「東方欲曉﹐莫道君行早。踏遍青山人未老﹐風景這邊獨好。」(Photo by Chuck T)。

anfa
早起的鳥兒有蟲吃 (那早起的蟲兒不就倒霉了﹖)﹐住在一樓和三樓的「送子鸛鷹」」已經要開始一天的限時快遞了 (Photo by Chuck T)。

reflect
這張照片很有意思﹕黎明時刻﹐玻璃窗的反光是北非諜影電影的畫面。 (Photo by Chuck T. )。

ingrid
"Here's looking at you, kid". 這麼早 (8 點 25) 就說再見﹐不覺得太傷感情了嗎﹖信掌門廣發英雄(雌)帖﹐公開徵求能將這句話翻譯成中文而傳神者﹐當以同門 師兄﹐弟﹐姐﹐妹﹐姑﹐嫂﹐伯﹐叔﹐父﹐娘﹐祖﹐(閣下自選一) 視(事)之。 這個「祖」字是有典故的﹕ 20 幾年前﹐江湖上還沒有信懷南這號人物。我寫了一篇有關打網球的文章﹐在中文學校和一位同為家長﹐算是有點名氣的業餘作家聊天時說﹕「我寫了一篇有關打網球的文章 。。。」 他一本正經地說﹕「拿給我看看﹐我替你改一改」。由於我們沒有開這種玩笑的交情﹐我想他講這話時並非開玩笑。後來我把此事告訴了我們共同的朋友﹐問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從此之後﹐他們在我面前提到這位老兄﹐皆以「你的師父」稱之。如果閣下是這位老兄的師父﹐那不就是掌門人的師祖了嗎﹖這樣一想﹐江湖上可能有掌門人的師祖級人物也說不定。 (Photo by Chuck T. )。

sea gull
飄飄何所似﹐天地一沙鷗 -- 2013 五月從摩洛哥過直布羅陀海峽回西班牙 (Photo by Chuck T. )。


老大好,

        前陣子禍從天降,發生點小意外。看到老大徵求 Here's looking at you, kid 的翻譯,有心無力。這兩天稍微好點,來湊個趣。

        北非諜影對小弟是倒吃甘蔗的好電影。當年第一次看的時後好像只有七八歲,說不定更小。但年紀雖小,美醜倒是分辨得出。看完電影後唯一印象就這麼漂亮的褒曼怎麼可能會愛上又老又醜說話沙啞的鮑嘉,簡直是鮮花插牛糞,其他情節一概不知。小弟要等幾十年在家裡 Turner Classic Movies 上再看一遍後才有驚豔之感,還Casablanca一個公道。

        Here's looking at you 在電影裡出現兩次。在老大不特別點出之前,我還不覺得有啥稀奇,我原先以為這不過是個文法不正確的英文口語,是瞧妳秀色可餐的意思,可能是那年代老男生吊膀子用的台詞。但上網查了一下後乖乖不得了,這句台詞和同片另兩大名句 Play it again, Sam,和 I think this is the beginning of a beautiful friendship 都是經典名句。居然隱隱可與白瑞德萬世經典 Frankly my dear, I don't give a damn 分庭抗禮。

        再往下挖挖,才發現這句話不算穿鑿附會,光有憑有據的都有好幾個不同解釋,但大致以英國或愛爾蘭市井用法居多。既可以當成Toast,也可當成再見。但在電影最後一幕的氛圍裡似乎很難有極貼切的翻譯,硬要畫蛇添足的話小弟會翻成『能這樣好好的看你一次,我已經滿足了』

        說來說去還是那年頭老傢伙吊膀子的台詞。

Cheers,

Jay

Dear Jay,

        黯然銷魂者﹐唯別而已矣。這時候還有啥心情吊什麼膀子﹖不過話說回來﹐這年頭恐怕沒多少人還知道什麼是「吊膀子」了。「吊膀子」是四川話嗎﹖

        Here's looking at you, kid 在電影中出現過四次﹐我只記得兩次﹐在我 7/24/2013 上網的 《法特瑪的太陽》前記中會更正。

        白瑞德萬世經典 FMDIDGAD 乃男性之光﹐ 天下無敵﹐百分之一百沒有「吊膀子」的成份。

        希望天降之禍不是什麼大事。尤其不能對保持呼吸有任何不良影響為祈。

懷南 7/23/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