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的觀光客札記》第三部 《往事越千年》之三

發市的老城

2013 年 6月23 日 星島日報《信懷南專欄》﹐6 月26 日上網

懷南前記﹕突然注意到《最後一代的內地人》網站可能在月底或下個月初﹐點擊數將會達到 500,000。2013 年是我寫《最後一代的內地人》那篇文章的 10 週年﹐《最後一代的內地人》網站建立的 10 週年﹐點擊數達到 500,000 的一年。我很想主辦一個特別的活動。我強調「特別」兩個字。諸君有什麼寶貴/不寶貴/%^$#&^% 意見﹐掌門人洗耳恭聽。

        又﹕如果閣下正好是 500,000 的訪客﹐能否與我聯絡﹐交個朋友﹖懷南 6/28/2013



        發市 (Fez) 是摩洛哥第二大的城﹐人口一百萬人上下。我們這次在這個有一千多年歷史的城市住了兩晚。

        從西班牙到摩洛哥要坐渡輪穿過直布羅托海峽。在台灣讀中學的時候就對直布羅托海峽如雷貫耳﹐知道它的地理位置重要﹐但為什麼重要﹐也不是真的明白。這次親身走一趟﹐回家後把世界地圖攤開來看﹐對直布羅托海峽為什麼重要才豁然明白。

        如果從紐約坐船去地中海﹐往東劃條直線橫跨大西洋就是直布羅托海峽。橫過直布羅托海峽就進入地中海。如果直布羅托海峽關了不讓過﹐船就必須繞過非洲的南端。這路可繞遠了。

        直布羅托 (Gibraltar) 因一塊面積 6.5 平方公里的大岩石而得名。所以也叫 The Rock of Gibraltar. 有名的保險和財務服務公司 Prudential 的標誌就是直布羅托岩石﹐商業文宣也是以「擁有一塊岩石」為主打。在英文的辭彙中 As solid as the Rock 指的就是這個現在仍然是英國海外重要的海空軍基地和觀光景點的地方。上船前我們放眼望去﹐會看到歐洲﹐非洲兩個洲﹐和西班牙﹐英國和摩洛哥三個國家的領土﹐這是相當奇特的現象。二次大戰的時候﹐北非是美國的血膽巴頓將軍﹐英國的蒙哥馬利元帥﹐和德國的沙漠之狐隆美爾諸名將對決的戰場。盟軍能夠在歐洲開闢第二戰場﹐在西西里登陸繼續往意大利本土北打﹐掌握北非是關鍵。

        在發市睡了一晚﹐第二天起來的重頭戲是去「沒定啦」(Medina)逛。 Medina 是從阿拉伯文變的﹐意思是「老城」。 台灣來的上了年紀的朋友﹐你們可能還記得早期台北南門市場 的髒﹐亂﹐濕﹐暗﹐臭﹐窄。現在把你想像中的市場放大 50 倍﹐ 100 倍﹐加上像迷宮一樣兩邊高牆的小巷﹐店面一家接一家。南門市場只是市場﹐沒有住家。「沒定啦」是市場兼住家。在小巷裡人還要讓驢子運貨的板車過路﹐至於地上的「黃金」一不小心就踩個正著。賣東西的小販跟著人走﹐你也不知道他的價錢公道不公道﹐東西是真是假。結果不同的人買同樣的東西花不同的價錢。

        如果你有一天去那裡觀光﹐我教你兩招﹕第一招﹐看到別人買了同樣的東西別問多少錢﹐免得覺得自己做了冤大頭。第二招﹐如果你看中一樣東西﹐出個價錢。如果對方要和你討價還價﹐你根本不為所動﹐在你上車離開前﹐我保證他會把東西照你的價錢賣給你。其實出門旅遊﹐本來就是小資產階級的特權﹐小販是窮苦人家﹐被他多賺一點又何妨﹖東西只要你喜歡﹐價錢就別斤斤計較了。到了我們這把年齡﹐買東西應該是 100% 買來送人﹐如果我輩之人還停留在為自己累積物資的心態﹐這種人的思想教育還需要加強。與其將來被小孩拿去﹐還不如現在就買給他們算了。

        我曾經問我同行的朋友為什麼喜歡摩洛哥﹖她的回答用了兩個英文形容詞﹕exotic 和 mysterious。 exotic 奇異﹐mysterious 是神秘。講白了就是我們對比較落後﹐比較原始﹐和我們生活方式不同的人和地方好奇罷了。從這個標準去看﹐發市的老城當然夠資格稱之為既 exotic 又 mysterious。但從另一個標準看﹐這根本是一個有千年以上早就該打掉重建的貧民窟﹐裡面有號稱世界上歷史最悠久的大學﹐想來只是遺址而已﹐沒見到。摩洛哥政府和聯合國把發市的古城當寶﹐是什麼原因我不知道。我倒是真希望我兒女能到此一遊﹐他們應該感謝我們沒把他們生在這個地方。

        後來我們被帶到賣地毯的工廠。坐定後他們奉上只有甜和更甜兩種的薄荷茶 (mint tea)﹐我沒喝﹐怕拉肚子。主講售貨員大吹法螺﹐其他的助手伺機而動。我的策略是避免「二筒對死」(eye- contact)。我心想﹕在美國﹐地毯是流行關門大清倉 (out of business sale)的行業﹐什麼傻客會千里迢迢跑到這裡來買地毯﹖後來到皮貨製造店﹐一進門就聞到一股惡臭﹐我對同行的說我不進去了﹐在店前等你們。結果一個賣手飾見我放單﹐過來兜生意。我買了一套手鐲和項鏈﹐這個小販食髓之味﹐從此和我形影不離﹐大概認為終於逮到一個肥羊。後來我果真又向他再買了一套﹐不過這次價錢比上次買的便宜點。買完後一想﹕這是幹嘛﹖這種東西信夫人不會要﹐信丫頭不會要﹐信媳婦也不會要﹐看來只好留給信孫女了。
medina
這不是一個容易回答的問題﹕如果你是摩洛哥政府﹐你是把千年老城現代化重建﹐改善人民生活﹐還是申請聯合國保護﹐維持現狀﹐變成觀光客到此一遊的景點﹖ (Photo by Chuck T)。


donkey
陸游筆下﹕「此身合是詩人未﹐細雨騎驢入劍門」。哇﹗何等之瀟灑。現實生活中﹐有的驢子變成運輸垃圾的工具﹐命運和情調都差了點。 (Photo by Chuck T.)。

beggera
我在上星期《阿罕布拉的宮殿》中問﹕「我難道還需要用看他們的窮困來提醒自己有多幸福嗎﹖」事後覺得用字不夠嚴謹。「幸福」和「幸運」是不一樣的。嚴格說起來﹐我應該用幸運而不是用幸福。我輩之人﹐也許並非個個都自認幸福。但能保持呼吸到今天﹐還能看掌門人的旅遊劄記﹐你說這不是幸運是什麼。幸福是該得到的得到了。幸運則是﹐你不一定該得到的也得到了。看這張照片﹐你應記得我說過我的小孩應該到此一遊﹐來了之後他們應該感謝我和他們的母親沒有把他們生在這裡。 (Photo by Chuck T)。

leather factory
Talking about 掌門人的「地下工廠」﹐talking about 郭老闆的血汗工廠﹐會比這個皮貨製造工廠的 condition 差嗎﹖掌門人英明﹐沒親臨巡視該工廠。據線民回報及有照片為證﹐人人掩鼻﹐臭死啦﹗ (Photo by Chuck T)。

street
老城的街道 (其實更像巷子)和店家就是這樣。我倒是很好奇﹐有街名嗎﹖有門牌號碼嗎﹖有郵差送信嗎﹖怎麼送﹖ (Photo by Chuck T.)。

escargot
那些蝸牛倒也生猛﹐到處亂爬。其實想通了﹐同樣的東西﹐到了法國餐館﹐ Whoa﹗Escargot 上菜啦﹗ (Photo by Chuck T)。



信掌門:

        您好!我怎么知道是否擊中第 500,000 次?電腦是否會象老虎机一樣叮鈴狂朗一陣響?

        謝謝您十年的辛勤耕耘,提供我們的精神食糧!盡管說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卻衷心希望您的网站能一直寫下去!讀您的文章,是一种享受!

Yu-Peng

Dear Yu-Peng:

       我有 10 年的時間去學會老虎機出現 1,000,000 號時怎麼叮鈴狂朗一陣響。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懷南 7/2/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