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的觀光客札記》第三部 《往事越千年》之二

阿罕布拉的宮殿

2013 年 6月16 日 星島日報《信懷南專欄》﹐6 月18 日上網

        從馬德里往南開四個小時車的路程有一個城叫格蘭達 (Granada)。格蘭達不大﹐人口25 萬不到但附近有個叫阿罕布拉宮 (Alhambra Palace)的景點非常出名。阿罕布拉宮又叫紅堡 (The Red Castle)。 2007 年在里斯本宣佈的世界新七大奇觀時﹐它名列最後決賽的名單中。

        我常想﹕人為什麼喜歡旅遊﹖從前交通不方便﹐又沒有 Google 和YouTube﹐也沒有 Travel Channel﹐ 要滿足人類的好奇心和求知慾﹐除了長途跋涉才能親臨其境外﹐別無選擇。我不是說親臨其境不好﹐但如果你有選擇﹐你是寧願在家看球賽傳播還是買票進場﹖

        不錯﹐電視機前看轉播的氣氛不能和現場看球的氣氛比﹐但看球的氣氛是靠人多堆砌起來的。旅遊的目的是「三看」 -- 看人﹐看風景﹐看建築物。「三看」的氣氛人一多就完蛋﹐正好和看球相反。 因此﹐我認為大多數的人喜歡旅遊都是為了所謂的「炫耀的權利」(the brag right)。不信的話﹐下次做個試驗﹕在你和人聊天的時候﹐不妨提一下你到過什麼地方。如果對方也去過那地方﹐我保證他會讓你知道他也去過。我也許是在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但我真的相信很多人是為了閑著沒事幹﹐又有點鈔票沒地方花﹐為了滿足到此一遊﹐有照片為證的虛榮心而出門旅遊的。

        現在回到我所謂的「三看」。「三看」之中﹐我認為只有風景值得一看。其他「兩看」我都認為看不看沒什麼關係。

        首先﹐人有什麼好看的﹖所謂看人﹐講白了就是看生活條件不如咱們的少數民族。譬如在台灣看高山族﹐在中國西南看夷族﹐苗族﹐在西北看藏族﹐維吾爾族。如果你我對他們的生活習慣有興趣﹐那你我就應該搬去和他們住上一陣。走馬看花去打個轉﹐買點廉價紀念品﹐這和逛動物園有啥區別﹖這次在西班牙﹐大夥另外交錢 (excursion) 去看生活在岩洞裡的吉普賽人﹐和另外一支叫 Berber 人的少數民族的村落。我說不去就不去﹐拒絕同樂。我實在不知道我幹嘛要花錢去尋看了難過的鏡頭﹖我難道還需要用看他們的窮困來提醒自己有多幸福嗎﹖

        至於看建築物﹐在歐洲看來看去不外乎是教堂和宮殿。相傳雷根當年和環保份子鬧彆扭時說過一句「名言」。雷根說﹕“If you've seen one red wood, you've seen them all.”雷根是否說過這種沒學問的話我不敢擔保﹐但宮殿和教堂﹐內行看門道﹐外行看熱鬧﹐對我這個外行人來說﹐的確是看來看去都差不多。我尤其不喜歡參加旅行團像趕鴨子一樣趕進趕出。老實說﹐我一進殿堂就想問廁所在哪﹖我對「解放」的問題比對看天花板﹐看地板﹐看牆的圖案有興趣也覺得更為重要。

        任何宏偉的教堂和宮殿全是統治者勞役人民﹐榮耀個人或借榮耀上帝之名的血汗成果。這和看風景的感受完全不一樣。看人﹐看建築物﹐看得出 How Great Thou Art 的感動﹖只有看風景才看得出﹖信神的朋友﹐請想一想我這話。

        也許有人在納悶要問﹕「你老大究竟在介紹你的遊記還是在宣傳反旅遊﹖阿罕布拉宮的特點是啥﹐你扯了半天也沒說。」各位稍安勿躁﹐如果把信懷南的遊記當成旅遊公司的文宣看那就有點像買櫝還珠了。我是在寫《意外的觀光客札記》﹐個人感想 Google, YouTube, Travel Channel 上找不到。

        阿罕布拉宮的特色除了它的建築迷人﹐庭園花木扶疏外﹐它的歷史背景也很特別﹕原來西班牙的南部曾經被從北非渡過直布羅托海峽入侵的伊斯蘭民族佔領過。這些伊斯蘭民族叫摩爾人 (Moors)。他們本來想向北繼續打﹐但在 Granada 一帶被歐洲的基督教聯軍給硬擋了下來。西班牙的北邊是法國﹐如果當年摩爾人長驅直入了法國﹐今天歐洲的風土人情就是另一番情況了。

        阿罕布拉宮興建於 1300 年代中期﹐原為伊斯蘭最後的王朝所建。16 世紀基督教徒收復西班牙失地﹐察理五世將其改建並保留伊斯蘭建築設計的特色。同時﹐將歐洲風格和所謂的 Moorish 風格加以融合。這是為什麼阿罕布拉宮能夠名列聯合國文教組織的重點保護文物之一的原因。宮中有一個四合院﹐院中有個長方形的倒影池。導遊說用照相機正照反照結果都一樣。我不知道他在說什麼﹐但也有樣學樣。這池是人人卡位﹐留下到此一遊的景點。庭院中燕子飛來飛去﹐我想起唐朝劉禹錫的詩﹕「舊時王謝堂上燕﹐飛入尋常百姓家」。燕子何需飛到百姓家﹖而是舊時的皇宮變成憑票入場的觀光景點了。
windows
當年後宮麗人﹐在此倚窗遠眺﹐不知道會不會有侯門一入深似海﹐從此蕭郎是路人的感慨 (Photo by Chuck T)。


wall
伊斯蘭設計的特色講究對稱﹐這牆上的花紋是證明 (Photo by Chuck T)。

wall
最是一年春好處﹐絕勝煙柳滿皇都。 唐。韓愈 (Photo by XHN)。

swallow
千言萬語無人會﹐又逐流鶯過短牆 --《燕》﹐ 唐。鄭谷 (Photo by Chuck T)。

village
四郭青山處處同﹐客懷無計答秋風。數家茅屋青溪上﹐千樹蟬聲落日中。 唐。戴叔倫 (Photo by XHN)。

reflection
池中倒影 (Photo by Chuck T)。

reflection-2
再來一張 (Photo by Chuck T.)。

wall
遊人止步 (Photo by Chuck T)。

flowers
帝城春欲暮﹐喧喧車馬度。灼灼百朵紅﹐戔戔五束素 -- 《買花》唐。白居易 (Photo by XH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