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 信門笨驢獎

2013 年12月15 日星島日報《信懷南專欄》﹐12月18 日上網

        「《周易》(易經)是籠罩中國思想最嚴重的一部書。其實它的基本﹐只是一部算命的書﹐也並無玄虛之處。不會讀它的人﹐總是進入迷魂陣﹐自迷迷人﹔會讀它的人﹐就覺得它實在沒什麼了不起。」

        上面這段話﹐不是我說的。我沒讀過《易經》﹐沒資格對它發表寶貴/不寶貴/&^%$%^ 的意見。上面那段話﹐是我從李敖 200 種中國古典名著導讀《要把金針度與人》裡頭一字不改照抄的。但我今天要談的不是《易經》這本書而是一個與《易經》有關的一條新聞。這﹐得從頭說起﹕

        每年這個時候我都照例要頒「信門烏龍獎」和「信門鐵鼓(aka 踢股)獎」。在整理資料時﹐看到在星島日報上有一則新聞占了半頁版面。一讀之下﹐嘆為觀止﹐不知道該它是屬於「信門烏龍獎」類呢﹖還是屬於「信門鐵鼓獎」類﹖因為說它烏龍嗎﹖當事人的動機好像要比得烏龍獎的人壞一些。說它真的壞嗎﹖是乎又沒有到非踢其股的地步。於是靈機一動﹐何不另立名目﹐除「烏龍」「鐵鼓」外﹐再增頒一座「信門笨驢獎」以示表揚。「驢」者﹐ ASS﹐Absolutely Super Stupid 也。此名詞的發明﹐靈感來自一位姓林的後生﹐在此笨驢獎隆重推出時刻﹐豈能忘掉將來「名驢堂 (Hall of Shame)」裡領軍人物的偉大貢獻﹖

        現在回到2013 「信門笨驢獎」﹕最近在北京昌平區的一家酒店有一個為期四天﹐叫「六國易經峰會」登場。主辦單位為「世界易學領袖協會」。

        首先﹐這六國是哪六國呢﹖報上沒講﹐於是還要勞駕掌門人親自上網去查。這六國指的是馬來西亞﹐新加坡﹐澳大利亞﹐印度﹐俄羅斯﹐和中國。這些國家倒是離北京不遠﹐如果真有人從那些國家專程來開會﹐飛機票錢到可以省一些。報上稱﹕與會代表入場採奧運模式﹐但沒說有沒有漂亮丫頭舉牌領進場﹐有沒有進行曲以壯聲威也沒講。

        也許有人會問﹕既然是世界級的高峰領袖會議﹐出席者的資格審核一定很嚴格吧﹗嚴不嚴看閣下出不出得起 2980 大洋人民幣。出得起﹐一點都不嚴﹐出不起﹐那就很嚴。為什麼是 2980 而不是 3000 元整數呢﹖也許其中可有什麼易經上的大學問﹐俺勿得知也。

        現在請看官方對「易學」的英文翻譯﹕「易學」者﹐Easy To Study 也﹐媽媽迷呀﹐如果諸君不知道什麼是掛羊頭賣狗肉的話﹐This is it! 不過話又說回來﹐也許翻譯者是掌門人「巧譯函授補習班」出來的﹐喜歡賣弄雙關語﹐將「周易」之學翻譯成「容易」之學。真是青出於藍而勝與藍﹐唉﹐懷南敗矣﹗

        據報載﹐高峰會議四天﹐第一天收費﹐第二天幹啥﹐不記得了。再加上最後頒獎﹐剩下來「發表論文」的時間有多少﹐我看也不會太多。300 人與會﹐100 人有獎。獎的名目繁多﹐各有價碼不同。「風雲人物」﹐「誠信人物」標價 3000﹐ 「高級風水師」﹐「高級預測師」則只要 2000 元。如果要有「領軍人物」那樣的證書﹐則非有10000 RMB 不可。但最精彩的玩意﹐還是那些「大師」的發言。現舉四例以說明之。

        有個算命大師吹牛說他能算出會場任何人上三代﹐後三代人的命。任何人的村莊裡﹐哪家哪戶發生過什麼事他都算得出。最絕的是他說﹕「錯了我負責﹐信不信由你」。這簡直像咱掌門人預測台灣總統選舉的口氣嘛。不過他最後高呼口號:「易學萬歲﹗萬萬歲﹗」這種激情演出﹐掌門人是做不出來的。

        接下來的是不甘示弱的「治癌大師」。他吹牛說﹕「病人得癌症﹐通過我這個相學﹐就能延長生命」。換句話說﹐看相可以治癌﹐歐巴馬應該發張綠卡給他﹐請他來美國開班授徒﹐以期減少健保成本。

        第三個登場的不但知死﹐還能知生。不過要買一本他的書來研讀才靈。他說這本書是「人類發展史上前所未有﹗史無前例﹗前無古人﹗後無來者﹗」這個「生死大師」真會「充殼子」(四川話吹牛的意思)﹐但國文水平有待加強﹐前面三個驚嘆號﹐全是同義的廢話嘛。

        最後壓軸上臺的是一位「拆字大師」。此君對名字中有「軍」字者一律不看好﹐並舉王立軍﹐劉志軍﹐張曉軍﹐謝紅軍為例。王劉兩軍是倒霉鬼﹐路人皆知﹐但張謝兩軍是何方神聖﹐知道的我請吃「生力麵」﹐信不信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