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鬧的最後兩月

2012年11月11 日 星島日報《信懷南專欄》﹐11月14 日上網

懷南敬告﹕閉門家中坐﹐駭從天上來。掌門人 foreverndr 的郵箱被駭。回想起來﹐可能是掌門人以為此信箱的來信者皆為信門一軍人物而未提防。閣下如果也被流彈所傷﹐特此致歉。由此驗明閣下乃信門一軍的身份﹐與掌門人一起受難﹐何其榮幸哉﹗No pun intended, of course. (you may say: Heck, that's what you think! 有這樣的朋友我還需要什麼敵人﹖)。該郵箱密碼已改﹐希望這次被迫賣的不會像上次那樣是大力丸。掌門人再落魄也不會靠 X 開頭的大名賣大力丸吧﹖ 如收到由掌門人 forever 郵箱寄出的可疑信件﹐不要打開。

        2012 年只剩下兩個月了﹐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每到這個時候我就想起李敖的名言﹕「心想時間媽的快﹐轉眼傷心又一年。」我書架上有 三十幾本李敖的書﹐如果他知道在他寫過那麼多文章中給信懷南印象最深的居然是「媽的」那一句﹐他也許會大大地失望。年終前我講這些話幹嘛﹖Beats me﹗

        啊﹐對了﹐我想講接下來的這兩個月﹐熱鬧的事可多著呢。看電影有預告片﹐寫專欄也有寫作預告﹐在 2012 剩下的兩個月﹐除了沿往例頒發信門烏龍獎和信門鐵鼓(踢股)獎外﹐以下幾件事總是要談一下的﹕

        這篇專欄上報時﹐誰是美國下一任總統已經揭曉。信掌門打著信不信由你的招牌﹐很早就極其神勇地鐵嘴預測歐巴馬會當選連任。信門鐵嘴神功再次發功﹐除了膽子大﹐運氣好外﹐是不是還有其他絕招﹐容後細表。現在先蜻蜓點水一下﹕

        坦白說我對美國總統大選早就失掉興趣﹐失掉興趣的原因是對選舉式民主失掉了信心。在我看起來﹐美國選總統的制度有兩個大毛病﹕

        第一﹐不是每一張票都是同等值。眾所週知﹐美國總統當選不是比誰的大眾(public vote) 票拿得多﹐而是比誰的「選舉代理人(Electoral College)」的票拿得多。這 Electoral College 又是啥玩意兒呢﹖簡單來說﹐美國各州及 DC 根據其人口多少而分配到一定的選舉代理人數。加州最多﹐分配到 55 票。很多人口少的州像蒙特拿﹐維爾蒙和還有些小州只有3 票。現在問題出來了﹕如果加州歐巴馬的大眾票比羅姆內多一張﹐這55 張選舉代理人票則全被歐巴馬拿去。目前美國只有緬因州和尼布拉斯加兩州不採這種「整盤端去」的制度﹐但其他各州都是採這種制度。最近幾次總統大選﹐加州是民主黨的天下﹐我如果挺老馬﹐但心想投不投他民主黨候選人都會贏﹐於是我就很可能就不投票了。

        反過來看蒙特拿﹐就算歐巴馬得零票﹐羅姆內也只不過能拿 3 張 Electoral College 票而已。這是為什麼兩黨候選人老是跑大州從不去小州拉票的原因。從選票的價值看﹐美國的確有一等和次等公民的區別。從人民的意願來看﹐有可能票多的人反而落選。解決之道﹐我以後還會談。

        第二﹐選舉式的民主﹐侯選人不是比誰能幹而是比誰會募款﹐誰會辯論﹐誰會開空頭支票﹐誰長得漂亮等虛功。這是為什麼我曾經半開玩笑半認真發明出兩個候選人誰的頭髮漂亮誰當選的致勝原則。

        中共 18 大終於要在 11 月初召開了﹐胡溫政權將正式交給習李﹐這種採指定接班人﹐經長期在職培訓再無縫接軌的模式﹐在所有的大國中﹐中國的這種模式最為特別。在開始的時候﹐這個模式出了大毛病﹐犧牲了劉少奇和林彪。從小平同志後﹐這個模式逐漸趨於成熟。至於這個模式是否比美國的選舉模式好或壞﹐我們以後也會談。這個模式至少有兩個優點﹕一是絕對省錢﹔二是把 CEO 和 COO 的人選分開非常有創意。

        還有一個議題非談不可﹐那就是釣魚台(島)的事怎麼收場﹖我最近接到不少各方的電郵﹐除了一位好像吃了大力丸的讀者外﹐都是保釣人士寄來的。這次保釣和 1971 年那次有一個最大的區別﹐那就是日本誤判情勢﹐以為有美國老大哥撐腰﹐忽視了今天的中國已非 40 年前的吳下阿蒙了。這下踢到鐵板﹐看他怎麼下場﹖

        最後也得提一下謝長廷去大陸訪問的事。台灣的民進黨和美國的茶黨一樣頑固﹐一路行來﹐鴕鳥心態如一。有人說鴕鳥把頭埋在沙裡是逃避現實﹐其實鴕鳥把頭埋在沙裡是誤以為沙裡找得到水﹐真是笨透了。和謝長廷的意氣風發﹐在綠色政治版圖上鹹魚翻身比起來﹐陳水扁真是霉到不行。先說人家榮總是槍桿子醫院﹐榮總說那你最好轉到精神科醫院去。現在阿扁又要對榮總說好話了。阿扁有日本海島型政客的氣質﹐欺軟怕硬﹐又死不認錯﹐最後倒霉的還是自己。當年長扁之爭﹐扁佔盡上風﹐回頭來看﹐小時胖還真不是胖﹐如果不是靠漁翁得利和兩顆子彈而豎子登基﹐哪會淪落到今天這個地步﹖錢再多有什麼用﹖阿扁的悲劇是性格﹐命運七三分的悲劇。

        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2012 年最後兩個月該談的議題不少。特此預告﹐掌門人在此有禮了。


懷南補記﹕我說 2012 年的最後兩個月會很熱鬧﹐這下可又被信鐵嘴說中了﹐在那麼多目不暇接的大新聞中﹐突然 CIA 頭頭﹐美國的英雄人物﹐退役的四星上將 David Petraeus 居然栽在女人身上。我大概不會去談這件事﹐要談的話﹐可能會從 Petraeus 軍服右邊手臂上那個白色老鷹頭談起。這個老鷹頭叫 Screaming Eagle (加州最貴的紅酒也叫 Screaming Eagle 但和我想談的 Screaming Eagle 無關)。如果你像我一樣喜歡看有關二次大戰的電影﹐或者有興趣的話﹐下次注意那些美軍的臂章﹐除了這個白老鷹頭外﹐兩個 A 字 和一個 A 字的圓臂章也常見。他們都有光輝的歷史﹐他們曾經都是美國的驕傲。老美怎麼越混越糟糕﹖誰做總統真有那麼大的區別嗎﹖風水輪流轉﹐我看美國的氣數已盡了。

       在報上看到的標題是《小三嚇小四》﹐很絕。不知道這件事發生在大選前黑馬是否還能當選﹖目前牽涉到的高級將領已經不止一人﹐肥皂劇還有得看。比起來在台灣做官真沒意思﹐老同學關中為了上班時間去按一下摸也要公開自我檢討﹐相當窩囊。來點代誌大條點的八卦行不行﹖就算不香艷刺激﹐至少也要像什麼台幣丟進水池﹐撈上來變成了美鈔那樣神奇吧﹖拜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