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輪不到你

2007年1月14日《坐看雲起時》專欄﹐1月16日上網

      大家別緊張﹐這個「你」﹐其實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全是時代雜誌新出爐 2006年的「風雲人物」。

      時代選「你」做「風雲人物」﹐在雜誌封面貼張像鏡子的錫箔紙﹐讓你我能夠顧盼自雄﹐過足「風雲人物」的乾癮﹐不但「交關」滑頭﹐也有「摸魚」的嫌疑。這讓我想起當年記我留校察看﹐教國文的張淑婉女士。說來也是怪事。掌門人連老婆小孩的手機號碼都不記得﹐但卻記得半個世紀前初二級任導師的名字。張老師晚上搓麻將搓晚了﹐第二天上課沒準備﹐作文題目由學生自定﹐美名曰可以自由發揮。有次少年掌門人發揮過了頭﹐得罪了領導﹐被張老師賜以留校察看﹐她真是陽謀專家毛澤東的同路人。

      舊事表過不提﹐回到時代雜誌這次選「你」做風雲人物﹐「我」服不服氣的問題。坦白說﹐我早已經對時代每年一度選出的「風雲人物」失掉了興趣。這些年來﹐我不止一次說過這是時代年終的促銷行為。和體育雜誌每年要出一期辣妹泳裝清涼照專輯﹐新聞雜誌每年要為大學排名一樣﹐全是噱頭。沒有適當的人可選﹐幹嘛非要硬湊一個出來交差﹖如果你知道時代「風雲人物」產生的背景﹐你會覺得我的保留態度並非毫無道理。

      1927 年年底﹐時代雜誌的老編們正在頭大沒什麼新聞可以報導。在檢討業務的時候﹐大家覺得那年最大的一條新聞﹐林白 (Charles Lindbergh) 獨自一人飛越大西洋﹐居然沒有當成封面新聞來報導很後悔。於是亡羊補牢﹐想出一個頒給林白1927 年「風雲人物」的點子。當初時代替「風雲人物」下的定義很簡單明瞭﹕「在這一年中﹐對新聞最具影響的個人或團體﹐得當選之」。在這個定義下﹐希特勒當選過時代雜誌的「風雲人物」。

      但時代雜誌「為德」不卒(選希特勒嚴格講起來﹐不能算是「為德」)﹐近年來根本不敢碰具有爭議性的人物。最明顯的例子是 2001 年 911 事件後﹐時代的「風雲人物」不是賓拉登 (Osama bin Laden) 而是紐約市長朱利安尼 ( Rodolph Giuliani) 。這是為了雜誌社不被砸爛而本末倒置的商業決定。

      時代選「你」做風雲人物的主要原因﹐是認為「你」改變了蘇格蘭哲學家湯瑪斯卡利立 (Thomas Carlyle)「 歷史是是少數偉人的自傳」的傳統思維。今天「你」靠個人電腦上網﹐天涯若比鄰。秀才不出門﹐不但能知天下事﹐並且「但願 YouTube 長久﹐千里共 wireless」 云云﹐也是閒話一句。 「你」在帶動風潮﹐在創造歷史。但「你」真有那麼神勇嗎﹖我看不見得。

      有時間﹐有能力整天泡在電腦前面﹐用「部落格」表態﹐用YouTube 傳影的人﹐佔世界人口的極少數。這批人雖然製造出大量的資訊﹐但「量」和「質」是兩碼子事。電腦是人類史上最偉大的發明之一。它和其他偉大的發明像火﹐像輪子﹐像電燈﹐像抽水馬桶比起來﹐有一個很大的特色﹕電腦不像上面那些偉大發明那樣容易使用。如果你不會用它﹐再多的資訊都是 GIGO (垃圾進垃圾出)。電腦和網路能提供我們快捷﹐便利﹐準確﹐廉價的資訊﹐目的是要改進人與人之間的溝通和交流。但放眼四顧﹐我們的溝通更好了嗎﹖據我所猜﹐有的網際網路上的民意論壇被迫關掉﹐是少數人下流謾罵﹐彼此詆毀﹐惡意攻擊﹐無理取鬧得太不像話了的結果。我們現在面臨的是所謂 Web 2.0 的世紀﹐誰掌握資訊誰就掌握權力。但水能再舟也能覆舟﹐資訊也是如此。時代說「你」在創造歷史是高估了「你」善用資訊的能力。對不起﹐我認為2006 年的風雲人物說什麼都輪不到「你」。

懷南補記﹕週邊發生了一些事﹐懷南補記停了兩個星期。人生行旅上的一些遭遇和感想﹐時間到了我也許會寫出來。我常說﹕我的補記往往比我的本文好看。但寫補記要靠靈感﹐靈感來不來要靠心情。心情好不好要看有沒有閑情逸致。閑情逸致和時間成正比。每個人的一天都是 24 小時﹐這是世界上唯一可說是「人人生而平等」的例子。當我要從新規劃屬於我的這 24 小時怎麼分配使用的時候﹐「懷南補記」的優先秩序就被推後了。情非得已﹐特此稟報。現在讓我交待幾件比較重要的事﹕


     又收到一張從台灣寄來的 3000 元美金。這是同一個人寄來的第二張 3000 元的支票。這些年來﹐我和這位沒見過面的讀者朋友常有 e-mail 來往。我從沒問過她是不是很富有﹖職業是什麼﹖婚姻狀況﹐多大年齡等私人的事。但我知道她是一個充滿活力﹐喜歡旅遊﹐心沒死﹐血沒冷﹐樂于助人﹐非常慷慨的人。我也深信﹐她之所以願意寄這麼大數目的錢給我做善事﹐和有沒有我這個人﹐和有沒有我的文章和網站沒有絕對的關係。她不交給我﹐也會捐給別人。但她選擇信任我﹐用我做她的 money manager ﹐對我來說﹐ 是人生行旅中莫大的鼓舞和安慰。

     同樣的道理﹐最近收到一張百元大鈔。這位先生﹐不但信任我﹐更信任美國的郵政系統。可真是不容易。我們這個世界﹐不管是美國或台灣﹐最大的問題就是人民對國家領導人不再信任。前幾天在電視上看布二世宣佈對伊拉克的新策略。不管他把他的新策略講得多動聽﹐他面臨最大的問題還是那句話﹕老百姓對他這個人信不信任﹖阿扁最大的問題也是誠信的問題。不過阿扁運氣比較好﹐台灣盲從的人﹐比美國盲從的人在人口比率上要多很多。再加上台灣老百姓對泛藍的政客照樣不信任。這是為什麼阿扁和他的執政黨到現在還能混的原因。如果我是馬英九﹐我會把老百姓對我人格的信任度列為第一優先。人格的信任度遠重於能力的信任度。老馬哥的能力有點問題﹐但人格在台灣所有的政治人物中算數一數二的。希望他能堅持不渝。

     說到這裡﹐容我打個岔。我把錢捐給王建(火宣)的基金會﹐主要是基於對王和對我朋友的信任。到目前為止﹐我除了收到一張從美國支部寄來的信和收據外﹐並沒有其他的 follow-up。我想這是他們的 style. 我們的第二個 project, 我會採取 hands-on 和直接管理的方式。這和信任無關﹐和 management style 有關。在我的血液裡﹐我還是一個「 經理人」。對計劃﹐執行﹐管控﹐溝通的細節還是放不下。但對這件事﹐我急是沒用的。


     FNDR Foundation 的明細表已更新。《2006 年烏龍獎》已從「信懷南看世界」移到「烏龍獎」首頁。我有一位多年的讀者朋友。是世界級的玫瑰專家。他最近告訴我他有一個「部落格」(BLOG)﹐我已把他的網址公佈在「它山之石」裡。請大家過去看看。


     「與信懷南有約」將於2 月 4 日在San Mateo 開始。討論的題目是﹕What do we worry most and how are we going to do about it. 我說過﹐我們的門是開的。歡迎有志一同者參加﹐規則在《與信懷南有約》那篇文章裡已經講得很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