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南前記﹕「信懷南刷子店」(不是帽子店)已於 2009 年5 月1日在此網站開張。對信懷南的產品包括信懷南的書﹐演講-DVD﹐廣播評論-CD﹐電視訪問-DVD﹐崑南論劍/DVD﹐懷南精選之一/CD 等有興趣的朋友們﹐這是唯一的窗口。請點《信懷南的那兩把刷子》

       收入的一部份將直接存入群德基金會。

       「管理三刷子」一下子就賣光了。我現在在想辦法看是不是可以再收集一些。有任何消息﹐將在此隨時向各位報告。我已經向台北訂了一批書﹐大概要 2009 年 10 月前後才收得到。這些年來﹐他們從沒和我算過稿費﹐現在我買自己的書還得自己出錢﹐想起來有些灰心。你如果想我替你留一套﹐請寄封電郵 (xinbuxin@aol.com.com) 給我﹐不必寄錢來。書到了後我再通知你。向我買價錢比較貴﹐為什麼﹖我也不想解釋﹐但至少我很坦白事先告訴了你。購書的細節﹐ 請點《信懷南的那兩把刷子》


10 7 61 3

2009年9月27 日《坐看雲起時》專欄﹐9月29 日 上網

        先不管這篇文章的標題是啥意思﹐請回答我一個假設性的問題﹕

        如果你去聽演奏會﹐節目限於一首鋼琴協奏曲加一首交響曲。作曲者必須是同一個人。現在由你選﹐你怎麼選﹖我標題的四個號碼是我的答案。

        先從排名第四的「3」談起。3 代表布拉姆斯 (Johannes Brahms 1833 - 1897) 第二號鋼琴協奏曲加第一號交響曲。布拉姆斯的音樂﹐氣氛沉重﹐但有兩支小品﹐老中特別熟悉。一支國人用孟東野「遊子吟」來配詞﹐另一支則是他寫的催眠曲 (lullaby)。

        布拉姆斯終身未娶﹐光棍打到底﹐怎麼寫得出什麼催眠曲﹖其中牽涉到一個美麗的謊言。傳說布拉姆斯愛上了大他14 歲的師母克娜拉(Clara) 。這支催眠曲是為克娜拉的小孩寫的。克娜拉何許人呢﹖她是布拉姆斯亦師亦友修曼 (Robert Schumann) 的太太﹐一個才貌雙全的鋼琴演奏家。沒錯﹐布拉姆斯和修曼夫婦的感情很好﹐修曼曾公開稱讚老布是貝多芬第二。在布拉姆斯和李斯特和瓦格納打「浪漫之戰」(War of The Romantics) 的過程中﹐克娜拉是布陣營的忠實戰友。布拉姆斯雖然和李斯特和瓦格勒不對盤﹐但和圓舞曲 (Waltz) 大王約翰史特勞斯的感情卻一級棒。布拉姆斯曾經說過他願意用一切去換能寫得出「藍色多惱河」。他算得是史特勞斯的超級「粉絲」。

        「61」代表莫扎特 (Wolfgang Amadeus Mozart 1756 - 1791) 的21 號鋼琴協奏曲加40 號交響曲。比起布拉姆斯﹐莫扎特不但短命﹐並且苦命。但莫扎特的音樂卻比布大鬍子開朗太多。我年輕的時候並不欣賞莫扎特﹐覺得他的音樂太華麗﹐缺乏深度(我懂什麼﹖) 但年齡越大越喜歡莫扎特(到喜歡上巴哈的時候﹐大概就快踢水桶了)。我曾經把聽通宵莫扎特列為生平「小」志之一。此志未酬﹐不是興趣減少了﹐是熬夜的體力沒有了。

        莫扎特活得雖短﹐但他以天才兒童起家﹐出道甚早。再加上是個「快筆」﹐因此留下的作品相當多。他生前和巴哈﹐海登﹐韓德爾諸音樂大師為友﹐(我在這裡犯了一個半的錯誤﹐韓德爾比莫扎特大很多﹐不可能是朋友﹐而我指的這個巴哈是 Johann Sebastian Bach 的小兒子 Johann Christian Bach。前者是記錯﹐後者沒講清楚。承讀友指出﹐特此更正並致謝。)他比貝多芬大 14 歲﹐他的音樂﹐影響貝多芬的一生。在傳說中﹐莫扎特是在貧困交迫下﹐大雪紛紛中草草埋骨無名墓地﹐這其實是一個美麗的謊言。不過莫扎特的一生﹐用慧星劃空而逝來做比喻也很恰當的。

        「7」指的是柴可夫斯基 (Pyotr Ilyich Tchaikovsky 1840 - 1893) 的第一號鋼琴協奏曲加第六號(悲愴)交響曲。老柴的一生﹐花樣不少。他是個同性戀者﹐這恐怕是事實而非什麼美麗的謊言。美麗的謊言是他和麥克夫人 (Nadezhda von Meck) 通過上千封的信但始終沒見過面的故事。沒錯﹐老柴和麥克夫人的確通過上千封的信而沒見過面﹐但結局並非像外傳那樣美麗。

        麥克夫人原是一個富有的寡婦﹐她長期提供老柴的生活所需﹐希望老柴安心做曲。到後來老柴明知麥克夫人的經濟情況越來越差﹐自己的經濟環境也比從前要好﹐但對麥克夫人寄來的銀子照收不誤。連最後一筆由專人送來預支一年的費用都沒退回。他們的關係在 1890 年突然中斷了。老柴的傳世之作﹐第六號(悲愴)交響曲初演﹐聽眾受音樂氣氛感染﹐曲終時全場鴉雀無聲﹐六天後老柴去世。

        最後那個「10」﹐是貝多芬第五號鋼琴協奏曲和第五號(命運)交響曲。前陣子我們和兩對老朋友夫婦去聽舊金山交響樂團演奏這兩支曲子。我的位子和樂團指揮面對面﹐他臉上的表情﹐和鋼琴演奏者的指法我都看得一清二楚。在回家的路上我想﹕我們每次提到「綜效」(synergy) 這個字﹐老喜歡用1 + 1 > 2 來作例子。今天晚上﹐我終於知道 5 + 5 > 10 是怎麼一回事。我們一生中不知道聽過多少遍貝多芬的這兩支曲子﹐但從來聽不厭﹐對我來說﹐音樂的震撼力超過文學和藝術。為什麼﹖

懷南補記﹕看來這個標題﹐別誤會是是信鐵嘴給的「明牌」﹐叫你去買樂透。不過你真的用這四個號碼當明牌用﹐中了獎﹐千萬要記得信鐵嘴有通風報訊之功。


       我輩之人是聽古典音樂長大的﹐和我們子女的興趣不同。有一次坐我兒子的車﹐發現他把電臺設定在古典音樂臺。我說﹕「怎麼啦﹖」他用中文說﹕「老啦﹐老啦」。我女兒開我的車﹐走後我一定要重設定電臺﹐真受不了她的音樂。

       收到好幾封來信﹐各示「明牌」﹐很有意思。我也承認﹐投票選貝多芬的14 (5 + 9 ) 恐怕比我選的 10 (5 + 5) 要多。你的號碼為何﹖


       上個星期﹐灣區球隊全跌停了板。全國大學排名第六的 Berkeley 加大﹐被奧立崗鴨子隊痛宰﹐排名一落千丈到 24 名。舊金山 49er 猛虎不過崗﹐最後兩秒鐘被明里蘇達四分衛閉著眼睛亂懵懵到一個達陣。真的煮熟的鴨子給飛掉了。奧克蘭幾乎被人賜以鴨蛋。掌門人把寶押在自己人身上﹐結果因自己人不爭氣﹐第三回合 foot pool 得分落在「猴吉兄」之後。恭讀「蔣公」處變不驚﹐莊敬自強的時候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