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事之春

2020 年02月09 日星島日報《信懷南專欄》﹐02月12 日上網

        從前有個貪官屬鼠﹐生日部下送他一個金老鼠﹐回家後被老婆大罵﹕「你這個蠢蛋﹐為什麼不告訴他們你是屬牛的﹖」中國的成語中﹐凡是帶有鼠字的都不是什麼好話。獐頭鼠目通常是用來形容一個小人的長相﹐鼠目寸光是形容一個人目光短淺﹐至於老鼠是不是近視我看未必。英文中用「米老鼠 Mickey Mouse」來代表瑣瑣碎碎的小事﹐結論是﹕提到老鼠﹐沒什麼光彩事好講。

        今年是鼠年﹐開春以來接連出了幾件大事﹐掌門人不迷信﹐多事之春絕不是暗示鼠年難過﹐只是發生的時間那麼巧﹐鼠年一開春就接二連三隆重上演了。

        第一件事是籃球超級巨星﹐前湖人隊的臺柱高比 (Kobe Bryant) 乘坐的直升機在洛杉磯失事﹐機上的乘客﹐包括高比的一個女兒全部罹難。說到高比的球藝﹐老球迷信掌門認為若從籃球古往今來裡選 10 位頂尖高手﹐高比有資格名列其中。如單從打後衛的人中挑﹐高比和邁可喬丹﹐魔術強生同屬前三名。因此﹐高比英年早逝﹐是43 年來又一次轟動世界直升機失事的大事。

        1977 年洛杉磯國家廣播公司 (NBC) 報導交通新聞的直升機失事﹐駕駛員鮑爾 (Francis Gary Powers) 殉職。說到這個鮑爾﹐來頭可不小﹐1960 年他駕駛 U2 高空偵察機在蘇聯境內拍照被蘇聯的火箭擊落﹐一開始美國總統「愛生毫」矢口否認﹐因為按照美國 CIA 的 SOP﹐U2 出事﹐ 駕駛員應該人機俱亡﹐不料鮑爾選擇跳傘逃生。於是蘇聯老毛子把活逮的鮑爾來個真人電視秀﹐這下美國只好賠罪但黑魯曉夫得理不饒人﹐要在巴黎舉行的四強高峰會因而流產。鮑爾後來被蘇聯當成和美國換間諜的棋子﹐退伍後替國家廣播公司開直升機。大水沖翻龍王廟﹐當年在 70000 英呎的高空被火箭擊中都沒死﹐後來卻死在直升機出事。信口曰﹕「閻王爺說時候未到就未到﹐說到了就到了﹐沒你討價還價的份。」

        民主黨多數的眾議院通過要彈劾特朗普﹐但眾議院通過沒用﹐要參議院三分之二的參議員通過才能彈劾。首席大法官依樣畫卯要參議員們憑良心公平投贊成或反對彈劾的神聖一票﹐這是演戲給自己看。最後投票的結果﹐共和黨護主有功﹐特朗普穩坐釣魚台死豬不怕滾水燙﹐老子說不下臺就不下臺。

        在特朗普之前美國有兩位總統被眾議院通過但都沒有過參議院那關。第一個是林肯被刺後接任的副總統 Andrew Johnson ﹐被彈劾的原因也很荒唐﹐只是他堅持要打破國防部長的「鐵飯碗」。第二個被眾議院彈劾但參議院沒通過的是柯林頓﹐ 老柯的麻煩是他寡人有疾﹐寡人好勾引小妹妹。但彈劾的理由也不能說是因為他老是拴不緊褲腰帶。比起另一個在被彈劾前就自動辭職的尼克松﹐特朗普的濫權和說謊比尼克松嚴重多多﹐但美國民主學台灣﹐只有黨意哪有民意﹖信口曰﹕「這齣勞民傷財沒人看的肥皂劇終於收場了﹐國會諸公能不能從此辦點正經事﹖」

        多事之春的第三件事是「武漢肺炎」。這種新型冠狀病毒為什麼會搞得全世界天翻地覆﹐ 掌門人自認醫學知識掛零再加上不信邪的盲目樂觀﹐實在有點霧煞煞。今天看統計數字﹐患者﹐死者的百分比﹐在中國是 2%﹐中國之外只死了一個人。武漢封城﹐口罩之亂﹐班機不飛中國﹐老美宣佈禁曾到中國的外國入境﹐公民綠卡者入境須隔離兩星期。。。不怕閣下開噓﹐掌門人還是認為世人太 over - over-estimate (高估了風險) 和 over-reacting (過度反應)。不過遇到這種倒楣事﹐兩個 over 是「必須之惡」﹐高估風險﹐過度反應﹐總比死不認賬﹐害人還己﹐任由病毒蔓延全世界好些。

        年輕時去紐澤西的 Morris Town 出差後坐直升機去紐約搭機回家﹐後來在大峽谷又坐過一次直升機。坐直升機和坐飛機不同﹐坐直升機可以看得到機外和地面﹐心裡老在想栽下去就沒命了。怕怕的。

        1974 年 8 月﹐公司派我去波士頓附近的小城柯林頓 (Clinton) 接管電腦部門。在餐館吃晚飯時看到尼克松宣佈辭職的直播。回公司後拒絕搬去東岸﹐結果發現掌門人的辦公桌都被清控空了﹐公司根本沒打算掌門人會鳳還巢﹐那是掌門人 另謀高就﹐立志西行回加州的開始。

        90 年代初期﹐我從重慶順江而下到武漢﹐在黃鶴樓下看見街邊小販生剝田雞叫賣﹐頗為惡心。此次新型病毒有可能是吃了野生動物開始。信口曰﹕「拜託﹐咱們同胞天上飛的除了飛機﹐地上四條腿的除桌子﹐什麼都吃的文化得改一改了﹐每次怪花樣的傳染病都源於中國也太沒面子了吧。」

        多事之春扯出懷南舊事。就此打住。但願「武漢肺炎」趕快過去。武漢加油﹐中國加油。全中國的人都被「罩」住實在是古今奇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