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總統會火箭人

2018 年4月8 日星島日報《信懷南專欄》4月11 日上網

         火箭人當然指的是朝鮮那個胖嘟嘟的領導人﹐ X 總統則是我繼「東邪」﹐「流氓」之後加封給特朗普的綽號。這兩位過去公開罵來罵去﹐暗地裡大概也問候過對方老娘的冤家五月要會面了。在哪裡會﹖會後有啥結果﹖各位看官稍安勿躁﹐容信某後表。現在先交待一下火箭人的出處。

         《火箭人 Rocket Man》是英國有名的封爵歌星 Elton John 自譜唱紅的一首歌﹐歌詞描述的是一個將隨火箭升空人的心境。特朗普競選總統時在阿拉巴馬造勢大會中用來嘲諷窮兵黷武的金三胖。後來說順了口﹐不同場合在火箭人前面還加個「小」字來消遣金三胖。

         至於為什麼我叫特朗普 X 總統﹖其中有兩層意義﹕其一﹐特朗普算得上是個「寡人有疾﹐寡人好色」的傢伙。在當總統前與其搞七捻三的女人不少﹐說到這裡﹐俺忍不住要說美國總統的格調真是每況愈下。同樣是寡人有疾﹐寡人好色﹐甘迺「弟」的對象是瑪莉蓮夢露而特朗普的對象則是演 X 級小電影的角色﹐ X 總統由來有自也﹗

         其二﹐Douglas McGregor (1906 - 1964) 是 X 型管理人和 Y 型管理人論述的原創者。X 型管理人基本上是一手拿胡蘿蔔一手拿棍子的管理人。他們一開始就假設人性本懶﹐不加壓力﹐不給點顏色﹐部下的表現不會好﹐潛力也不會發揮。這和 Y 型管理人用人性本善為出發點﹐以尊敬和自我激勵來管理的觀念不同。至於 X 型和 Y 型管理方式孰優孰劣非一兩句話講得清楚﹐以後有機會細述。特朗普的管理方式是 MBI (Management By Intimidation 威嚇式管理)﹐是典型的 X 型管理人﹐這是我叫他 X 總統的另一主要原因。

         特朗普上任兩年﹐他管理團隊中的重要骨幹被他開除和自己請辭的人數打破美國歷史上任何總統的記錄。他開除部長級和高級幕僚的粗糙態度﹐以為可以和他做公司主管對待部下的態度一樣﹐殊不知國家機器比任何公司結構複雜太多﹐郭台銘用 MBI 的方式管理公司可能有用﹐因為替他賣命的人看在胡蘿蔔的份上挨幾棍子也就算是為五斗米折腰﹐忍了。但在美國願意出來做部長級的人﹐幾乎沒人會為五斗米而下海﹐從長遠看﹐以特朗普的性格絕容不下與自己看法相左的人才﹐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和李登輝﹐蔡英文一樣﹐他們的失敗不一定是他們的理想有問題而是他們在執行的能力上出了問題。而特朗普的統御能力問題出在他的 X 型管理方式上。

         現在 X 總統和火箭人要會面了﹐世人會好奇兩件事﹕在哪裡會﹖會有什麼結果﹖現在讓信銅嘴回答第一個問題。

         我們現在以全球六大洲用消減法來分析(OK 別雞蛋裡挑骨頭﹐我沒把中美洲算進去)﹐ X 總統和火箭人在非洲﹐澳洲﹐南美洲會面的可能性是零。剩下只有亞洲﹐歐洲和北美洲。北美洲的墨西哥﹐加拿大﹐亞洲的東南亞﹐日本﹐南韓﹐中東﹐歐洲的東西南歐諸國加上俄國的可能性也近乎零。剩下來的朝鮮﹐金三胖知道本身條件不夠而 X 總統抵死也不會放下身段登門候教﹐沒此可能。美國是金三胖夢寐以求能國事訪問的國家﹐但 X 總統不可能讓火箭人一下衝得太高﹐在西方媒體前搶了自己的風頭。算來算去剩下北歐的瑞典﹐挪威﹐丹麥﹐和金三胖曾經留學過的瑞士有可能。但這些國家比較遙遠低調不太適合X 總統和火箭人要轟轟烈烈搞一場的性格。於是我看最大的一匹黑馬是中國。徒弟第一次下山打擂台﹐有師父站台做後盾壯膽是應該的﹐何況金三胖號稱怕坐飛機﹐到中國可掛專列。上次訪華﹐網上有人說習大大請他喝 128 萬人民幣的茅臺酒﹐大佬﹐有冇搞錯﹐近 29 萬美金的酒﹐也許火箭人想回來「續攤」也說不定。因此我賭火箭人和 X 總統第一次會面的地方是中國。

         至於會面的結果嗎﹖信銅嘴說不會有什麼結果但也不會鬧翻﹗火箭人好不容易靠不要褲子也要核子才和老美平起平坐﹐但根據師父的經驗﹐有了核子後就應該要褲子﹐要我放棄核子也得拿點實際好處來交換。X 總統好大喜功﹐是個寧要面子輸點裡子也行的人﹐現在兩個人都騎虎難下於是不戰不和﹐大家王二麻子一陣後各自自說自話了事。火箭人是終身職﹐X 總統要選連任﹐火箭人有習大大站台﹐ X 總統現在是內憂外患﹐眾叛親離﹐和世界任何國家都搞不好﹐只有一個日本跟班﹐誰的顧忌比較多﹖誰的底牌比較硬﹖還用信銅嘴多說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