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他連任又何妨(下)

2018 年3月25 日星島日報《信懷南專欄》﹐3月28 日上網

          我現在要很明確地發表一點「寶貴意見」。這個「寶貴意見」一定有人同意﹐有人不同意。同意的人原地肅立三秒鐘以示致敬就行了﹐不必來信。不同意的大可各按省籍罵三字經﹐更不必來信指教。人生苦短﹐來日有限﹐掌門人現在看電影都只看喜劇﹐為的是避免血壓高也。

          「根據我的經驗﹐在目前的情勢下﹐最適合中國的政治制度仍然是「好皇帝」制度。」關鍵字是「我的經驗」﹐「目前情勢」﹐和「最適合」不是「最完美」」。

          我 24 歲的時候在台北省立商業高中(現已改為國立台北商業大學) 教書並兼高一的導師。那是我事業的最高峰﹐從那時之後﹐事業就一路往下走。我學生的年齡和我相差不多﹐我從小就是一個非常自尊﹐自我約束力極強的人﹐有次考試我告訴我的學生﹕「為了尊敬你們的人格起見﹐這次考試我不監考﹐希望你們發揮榮譽制度﹐不要作弊。」我發完考卷後離開教室﹐後來不放心﹐又悄悄地轉回教室後面去看看﹐一看之下發現很多學生都在作弊。那時學生每週要寫週記﹐週記有一定規格﹐如重要時事﹐學習心得等等﹐我跟學生說﹐不必局限於規格﹐想怎麼寫就怎麼寫﹐最後多事補了一句﹐如果不想寫就不寫。這本是我做學生時希望老師如此待我。但我這麼一說﹐有些學生就趁機偷懶不交週記。這是我一生中對民主制度學到的第一個教訓﹕ 把自由交在一個不夠資格享有自由人的手中﹐自由會被濫用。後來做經理人的經驗亦復如此。

          我們批評中國的政治制度﹐幾乎全基於西方的制度比較好的前提和標準。試問現在世界上有哪個西方國家蒸蒸日上﹖就拿美國做代表好了﹐和中國比起來誰在崛起﹐誰在沒落﹖西方民主政治說穿了就是選舉政治﹐你知道上次美國選總統花了多少銀子嗎﹖希拉莉 14 億﹐特朗普 9.6 億﹐浪費的人力﹐時間和社會成本還不在內﹐結果呢﹖事實告訴我們﹐不單是美國﹐台灣也是一樣﹐浪費巨大的社會成本後選出來的傢伙幾乎全是些草包和混蛋。我真不知西方國家和盲目迷信西方民主政治那票人憑什麼批評老共的那套不靈﹖他們最大的安慰﹐甚至可以說他們最大的願望就是老共那套不會持久﹐什麼叫久﹖中國開放的大門已經打開﹐儘管中國政府管制言論自由﹐但中國中產階級興起﹐民智已開﹐中國的經濟和世界的經濟接軌﹐習近平不是毛澤東﹐今天的中國不是當年的中國﹐類似文化大革命的動亂我認為不可能再發生。動亂是開國家發展的倒車﹐目前台灣就是一個自由被濫用﹐民主變民粹﹐人民目無法紀﹐公權力不彰的社會。所以我認為目前最適合中國人(台灣人也是中國人) 的政治制度是「好皇帝」。

          我上次說過﹐任何團體要壯大﹐不能靠信懷南這樣的「雞」﹐而是要靠叫你跳你只問跳多高的「豬」。我在鴻海時一個學生對我說﹕「信老師我真希望你是我的經理。」我的回答是﹕「如果我是你的經理﹐你們就不會這樣賺錢。」國家發展﹐公司賺錢靠效率﹐太民主不會有效率﹐。

          中國現在正朝著兩個 100 年的民族偉大復興邁進。我的政治理念是民生重於民權﹐民權重與民族。中國有 14 億張嘴要吃飯﹐就算是法輪功和民權異議份子也不能否認對中國絕大多數的老百姓而言﹐習近平是一個能力強的國家領導人。他的無限期連任雖然是權力的擴充但何嘗不是責任的加重。世界上有四個以中國人為主的國家﹐中國﹐台灣﹐新加坡﹐香港﹐四個國家中﹐中國最不民主﹐台灣最民主﹐但哪個國家在往上哪個國家在往下﹖新加坡算是自由民主的國家嗎﹖清朝名臣張延玉的父親張英有次接到家人來信抱怨鄰人建牆的爭議。張回信說﹕「千里送書只為牆﹐讓他三尺又何妨。長城萬里今猶在﹐不見當年秦始皇。」這是「六尺巷」典故的由來。

          結論是﹕如果中國終於在世界上從大國變成了強國﹐那時候誰在乎習近平幹兩任還是三任﹖四任﹖只要他幹得好﹐讓他連任又何妨﹖幹不好﹐我不相信他能連霸王莊﹐這是我寶貴的﹐不寶貴的﹐或$%$#$% 的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