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他連任又何妨(上)

2018 年3月18 日星島日報《信懷南專欄》﹐3月23 日上網

         中華人民共和國修改憲法﹐國家主席副主席任期不再以兩任 10 年為限﹐ 別說明眼人﹐就是瞎子也都知道這是為習大大的「吳三連(吾三連)」鋪路。老共國家主席只能「于右任(余又任)」一次是咱們老鄉鄧老爺子當權時制定的法規。人民共和國領政的三大領導是國家主席﹐黨總書記﹐和軍委主席。對外是以國家主席為首﹐但背後是以黨領軍﹐領政。黨總書記和軍委主席的任期是沒有限期的﹐如果不把國家主席任期改成和黨總書記﹐軍委主席任期同步﹐5 年後習從國家主席下來後仍把黨權和軍權抓在手裡﹐那國家主席就如同虛設﹐這樣當然不好。把國家主席的任期改為和總書記和軍委主席一樣﹐至少可以避免像俄國的普丁那樣我當總統就總統最大﹐我當總理總理就最大的尷尬現象。

         老共這次修憲是全世界矚目的新聞﹐評論的文章也很多﹐老美用他們一貫優越感 (On the high horse) 的姿態在那裡說三道四。海峽兩岸的老中他們的評論基本模式是「兄弟在下敝人我﹐兄台閣下老大哥。聽你之言頗有理﹐可是我們不敢說。雖然可能有問題﹐難保絕對不會錯。既是如此想必對﹐的確好像差不多。大概或者也許是﹐不過恐怕不見得。所以個人總以為﹐到底還是沒把握。希望各位再研究﹐最好大家多斟酌。總之等以後再談﹐請問你意下如何﹖」模凌兩可﹐吞吞吐吐﹐迷迷糊糊﹐萎萎縮縮。讓下筆 To talk like it is 的掌門人看了非常不舒服。這是我要評論這件事的原因﹕給歷史留個記錄。

         為了給予這個歷史大事公正而客觀的評論﹐評論者從什麼立場出發來發表寶貴的﹐不寶貴的﹐甚至 %^$#$%^ 意見至關重要。我評論這件事會從兩個出發點來評論﹕這星期我會先以個人主義 (Individualism) 色彩鮮明的信懷南個人看法來評論﹐下星期再以習慣於集體主義 (Collectivism) 的中國普羅大眾的立場來評論這個歷史事件。

         在一個集體主義的社會﹐個人(individual) 這個字是犯忌諱的。最有名的一個例子是尼克松訪華時我聽他的致辭中用了「individual」或「individualism」這個字﹐不知道翻譯員是不敢﹐還是不願﹐或是根本不懂這個字﹐因此沒有翻譯。個人主義的信奉者和集體主義的追隨者基本上是雞與豬的區別。各位早餐都吃過火腿蛋吧﹖對雞而言﹐行有餘力給你一顆蛋意思意思﹐ 這叫做涉及(involved) 但不是奉獻(dedicated)。對豬而言﹐要犧牲奉獻才能提供火腿出來。懂得這個區別後﹐就知道信懷南從雞和信懷南從豬不同的立場看問題的結論會不同。

         我天生是個旁觀者﹐對個人崇拜﹐一黨專政﹐極權統治沒好感。崇尚自由平等﹐最好的政府是你別管我﹐我不管你的 laissez faire。我對領導者的看法說文雅點是「權力使人腐化﹐絕對的權力使人絕對的腐化」﹐說白了就是「政客像尿布﹐用久了一定要換」。中共建國以來﹐除毛澤東外﹐習近平權力最大。鄧老爺子沒有同時身兼黨政軍三要職過﹐同輩中還有陳雲﹐李先念﹐葉劍英﹐王震﹐楊尚昆在﹐重大的事也不是鄧一個人說了算。毛澤東大權在握的時候搞出來的三反﹐五反﹐反右﹐整風﹐三面紅旗﹐清除異己﹐和晚年搞出來文化大革命等怪花樣。 這就是「權力使人腐化﹐絕對的權力使人絕對的腐化」的鐵證。

         現在大家都在稱讚習打貪腐有成﹐秦城監獄裡關的大老虎﹐數目之多﹐位置之高簡直讓人瞠目結舌。但很少人去追問﹕在全世界的大國中﹐牽涉到貪腐的政府官員和軍方將領﹐在中國為什麼有這麼多﹖這些大老虎的發跡是過去 20 年內的事﹐那正是江澤民﹐胡錦濤任內。這麼多大員貪得這麼兇﹐這是怎麼一回事﹖是江和胡的無能或縱容﹖還是制度或風氣的問題﹖這些關在秦城監獄的大老虎﹐如果被關是因為習近平為了鞏固權力欲加之罪﹐何患無詞﹐那有一天最高領導人換了﹐又要猛虎出押平反嗎﹖因此﹐修憲改制將國家領導人的任期改為無限期﹐如果沒有權力制衡的機制和妥為管控接班人的安排﹐當年毛澤東犯的錯誤有可能重犯﹐這是我認為這次修憲不好的地方﹐基本上是在走個人領導及以人治為本的回頭路。但這對中國或中國人民是件壞事嗎﹖欲知後事如何﹐請聽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