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算哪一門﹖

2018 年1月21 日星島日報《信懷南專欄》﹐1月25 日上網

        最近媒體上報導得最夯的新聞是特朗普在會見跨黨派參議員商談有關移民政策時﹐口出髒話﹐用 shithole 來形容海地和非洲國家﹐相反的﹐他卻表示歡迎挪威人民多多移民美國。

        Shithole 這個字當然是個粗話﹐直接翻譯是「屁眼」﹐醫學名詞是「肛門」﹐這個字乃本文主角之一﹐隨時要被提到﹐信某筆下向來不帶髒字﹐情急之下﹐靈光一閃﹐居然被我想到一個代替名詞「方便門」。神來之筆﹐嘿嘿嘿。

        特朗普究竟有沒有說「方便門」﹖特朗普說他沒說﹐民主黨的參議員說他說了﹐各說各話﹐讓我想起另外一個門﹕「羅生門」。現在就從「羅生門」講起。

        《羅生門》(Rashomon) 是日本大文豪芥川龍之介的一篇短篇小說﹐1950 年大導演黑澤明把芥川龍之介的另一篇短篇小說《樹林中》(In A Grove) 合併改編成一部經典電影。 故事是說樹林中發現一具死屍(武士)﹐官府審訊四個當事人﹕武士(藉由靈媒招魂)、婦人(武士的妻子)、強盜(強姦武士妻子﹐瞎貓碰到死老鼠﹐殺死武士的人)、樵夫(自稱目擊者)。結果同樣一個事實(武士死了﹐老婆被強姦了)﹐但四個人的講法不同﹐於是《羅生門》變成了普世形容各說各話﹐不知道誰真誰假的代名詞。

        特朗普有沒有用「方便門」來形容他認為窮而落後﹐人民都想往美國跑的國家﹖他沒邀請我在現場﹐我不敢說 100% 確定﹐但根據美國總統私下談話用字之粗﹐杜魯門﹐強生﹐尼克松有先例可循﹐特朗普口不擇言﹐前科纍纍﹐我公開直稱其為流氓﹐就表示我認為他有講。但他這樣粗魯﹐你我可能認為他做總統丟人現眼﹐但他卻是美國人選出來的總統﹐別以為他這樣講會失掉選票﹐我看不見得。

        在福士新聞(Fox News) 的政論節目中﹐我聽到一個來賓(或主持人)說﹕「(他講這話)難道有錯嗎﹖(很像台灣那個吃過牢飯總統的語氣)﹐這不是在酒吧裡和威斯康辛州的人的說法嗎﹖( 威斯康辛州的人怎麼躺著也會中槍﹖)」﹐這和 CNN 的安德生在報導此事時語帶哽咽﹐充分突現美國流氓和台灣小姐主政最大的敗筆。他們任上加深了社會的對立。

        特朗普用「方便門」來形容海地﹐單挑挪威表示歡迎﹐暗示歡迎亞洲國家人民移民因為對美國經濟有利﹐有錯嗎﹖如果特朗普換個語氣說﹕「我們為什麼不對那些對美國經濟和科技有幫助國家的人民放鬆移民的門檻﹖減少對美國經濟造成負面影響國家的移民大量擁入」﹐不提任何國家的名字﹐他這樣講會惹麻煩嗎﹖他這樣的想法難道有錯嗎﹖ 我想不單 威斯康辛州的人不認為有問題﹐民主黨大票倉的加州﹐很多人口裡不說﹐心裡可能也暗自點頭。老共不願朝鮮半島開火﹐難道不是怕大批朝鮮難民擁進中國嗎﹖於是我要問一個不好回答的問題了﹕

        我們反對特朗普究竟是反對他的移民政策還是他口出髒話﹖如果我們反對他用「方便門」來形容他認為窮而落後﹐人民都想往美國跑的國家﹐不反對我上面替他想出來對移民政策比較文雅而含蓄的講法﹐那我們豈不是有些虛偽﹖如果今天白宮是希拉莉當家﹐她對移民的想法可能會和特朗普的想法一樣﹐但她可能不會說「方便門」這樣的髒話(不過也難說﹐要問她老公柯林頓才知道)。也許大家被我這麼幾問給搞糊塗了﹐也許有人會問﹕「掌門人﹐你究竟在指責特朗普還是在為特朗普辯護﹖」我要反問﹕「答案為什麼一定是二選一的選擇題﹖」

        任何人用「方便門」這樣的髒話都是教養出了問題。如果特朗普有教養我也不會叫他流氓了。這麼多年來﹐我每星期天像牧師一樣講道﹐苦口婆心提醒各位天下政客全是些為了選票口是心非的傢伙。最近出來一些表面上好像是在講老實話﹐但其目的還是為了選票﹐台北的柯文哲和美國的特朗普就是這類新型的騙子。

        特朗普究竟有沒有說「方便門」﹖當事人不祇兩個。如果那天在座的參議員都說特朗普說過﹐那眾口爍金﹐特朗普就是說過。但那些參議員可能不願意這樣做。證明總統說髒話或沒說髒話對他們有什麼好處﹖ 兩黨壁壘分明﹐掌門人嘆曰﹕這年頭「方便門」居然會變成「羅生門」﹐這究竟算哪一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