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鴻海故事(3/7)﹕霸道

兼談郭台銘的管理風格

2019 年08月25 日星島日報《信懷南專欄》﹐08月26 日上網

        我想問那些打算把票投給郭台銘的人一個非常簡單的問題﹕在郭老闆麾下做過事的員工千千萬萬﹐當郭台銘決定出來選總統的時候﹐為什麼我沒見到有人挺身而出用舉例來說明郭是多麼好的一個領袖人物呢﹖你不覺得這很怪嗎﹖

        很多人提到郭董就說他有霸氣﹐但「霸氣」和「霸道」不一樣。我認為郭老闆的性格特質是「霸道」而非「霸氣」﹐這是為什麼我認為他不適合做總統或從政的原因。在我用親身的經驗來證明郭是個霸道的人之前﹐我要先解釋霸氣和霸道的區別。同時﹐我親身經歷的例子是很多年前的往事﹐這些年來郭董待部下之道是否有所改變﹐我不知道。照理說﹐年歲漸長自信心會漸強﹐有人因自信心而變得謙虛﹐有的則變得更囂張。郭老闆是哪種人我不敢說。但人要改變作風和性格往往需要挫折的磨練﹐這些年來郭董一帆風順﹐要徹底改變也難。

        在英文字典中﹐霸氣的同義字是 aggressiveness, hegemony, domineering。而對霸道的解釋是 to rule as a despot or to tyrannize. 這很清楚地分辨出霸氣和霸道的區別﹐但對英文不熟悉的人﹐容我用比較淺顯的話來解釋兩者的區別﹕霸氣是理直氣壯的態度﹐這種態度並不一定要靠地位和權力。霸道是一種理不直也氣壯的行為﹐用現代話說就是「霸凌」。 「霸凌」靠的是地位﹐財富﹐權力。霸氣不一定會傷人自尊﹐霸道可能會。我看到的郭台銘是對部下霸道多過霸氣的人。

        我在鴻海時常聽到播音器裡傳出﹕「信老師﹐董事長有請」的呼叫聲﹐我就知道郭董在開會要我去旁聽。有次開會的人比較少﹐他面對的是他辦公桌後面半弧形坐著的四五個高級主管。在這些高級主管的背後是兩把沙發椅﹐沙發中間是茶几。我面對著郭董坐在沙發椅上﹐秘書客氣端上茶。那天郭老闆在和大陸的一位高幹用對講機講話。郭要對方「再講一遍」﹐「再講一遍」﹐如此重覆命令不知多少次後﹐對方精疲力竭﹐聲音已經沙啞了。我於心不忍﹐一直用表情和手勢要他停止﹐他視若未見。開完會後我和他單獨在一起的時候﹐我告訴他不必如此。他笑一笑﹐沒出聲。一直到今天我還在想他的那一笑是什麼意思﹖可能是覺得你們這些喝洋墨水外來的和尚﹐只會紙上談兵﹐哪懂東方的管理之道。也許他想殺雞儆猴在演戲﹐不過為什麼要我當觀眾﹐我是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

        郭董出馬爭取國民黨提名﹐大家突然發現他的口才如此之差。郭很懂行銷﹐聽說當年他說服 Michael Dell 就是靠 Intel Inside, Foxconn Outside 這句口號﹐把戴爾電腦的主機板比喻為公主﹐用富士康的外殼當城堡來保護。能用「漂泊半生棲身之處」這樣動之以情﹐曉之以利的話來打動信老師﹐郭的口才並不太差。差的是他習慣於訓話而不會溝通﹐做 CEO 可以過關﹐做政客就要穿幫了。

        郭董喜歡開會﹐一開就很長﹐同樣的話重覆說﹐樂此不疲﹐真吃他不消。有次我注意到三個副總輪流出去 40 分鐘﹐我後來好奇問﹐其中一人告訴我﹕「信老師﹐他同樣的話我們不知聽了多少次了﹐我們有事要處理﹐因此大家有默契輪流出去。」有次郭老闆突然問一個與會的幹部﹕「你站著幹嘛﹖」那年輕人回答說﹕「董事長沒叫我坐下啊。」外傳郭台銘會罰人站絕對是真的。又有一次﹐郭老闆突然問一個與會者﹕「你怎麼在這裡﹖」那人回答說﹕「董事長叫我來的啊﹗」郭的回答也絕﹕「好﹐好﹐好﹐ 你坐著聽聽也好。」

        在我進鴻海不久﹐郭老闆從一家世界級的外商公司(姑隱其名) 重金聘來一位人事部門的主管。聽說此人得過 「戴明獎」﹐凡是對管理有點知識的人應該知道 William Edwards Deming 是什麼人﹐Deming Award 的含金量有多少。此人留學美國﹐年齡﹐背景和我相近﹐想來現在早已離開鴻海﹐是鴻海唯一請我到他家吃過飯﹐介紹他母親和夫人和我認識的高級主管。開會時我們通常坐在一起﹐有一次郭老闆又在上面猛講鴻海的「問題」所在﹐他遞給我一張紙條﹐我看後笑笑放進口袋。紙條上四個英文字﹕He IS the Problem。

        郭台銘絕非壞人﹐某種程度上也算是性情中人。他的優點我會談﹐到目前為止﹐我沒說過他沒資格 (un-qualify) 做總統﹐我只說他不適合(not suitable) 做總統﹐兩者是有區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