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文共賞

2019 年11月17 日星島日報《信懷南專欄》﹐11月20 日上網

        掌門人仗筆江湖 20 多年﹐只看到過四篇認為掌門人的寶貴意見是不寶貴或 %^$#%$ 意見的文章和來信。

        第一篇是我批評李登輝是二流總統三流人物後灣區李友會的會長為文反駁。他一開頭就說﹕「信懷南者不知何許人也」讓我很沒面子。心想﹕「咱們在『世界級』的報紙寫專欄手都快寫斷了﹐閣下不知道我是誰﹐那是『世界級』報紙沒人看的問題﹐不是我的問題。」但 20 多年過去後我覺得我冤枉了「世界級」報紙和那位先生。他說「信懷南者不知何許人也」可能指的是我的背景。但他的結論﹕信懷南不入流﹐這話不是他說了算﹐也不是我說了算﹐要多數人和歷史說了才算。

        第二篇是貼了郵票的信﹐ 2000 年我挺宋楚瑜選總統他不爽﹐用四字一句的成語來信指教。後來可能發現我還算是泛藍的朋友﹐於是再來信道歉。我戲稱這是他老兄的「悔過書」。

        俗話說久走黑路必遇鬼﹐咱們從「世界級」升級到「星宇級」的專欄作家後﹐收到一封稱呼我「信壞男」的電郵﹐信的文字不靈光﹐內容有很多廣東話﹐不知所云﹐但發明「信壞男」卻是 original。

        前陣字收到一封如假包換罵我的信﹐我以前想﹕咱們在北美寫了這麼多年的專欄沒斷過一星期﹐以自由撰寫人來說﹐可能是「長期拉臭屎」(後詳)的記錄保持人﹐但居然沒有收到過一封真的開罵的信很可能和看我專欄的讀者水準有關。這些年來﹐咱們紅黃藍白黑綠橘﹐妖僧﹐神棍﹐奸商﹐政客﹐老中﹐老美﹐該批評的我都批評過﹐但讀完這封信後我還是摸不清這位老兄(姐)是什麼來路﹖究竟不爽我什麼﹖再加上他老大火力全開﹐很多人躺著也中槍﹐我覺得有必要為他們說幾句話。本文的寫法是用括號先把來信一字不改摘要照錄﹐錄完後接下來的是「信口曰﹕」的回應。現在開始《氣文共賞》﹕


來信的標題是「shut up」:

        信口曰﹕信門家教﹐約法三章﹕一﹐不能說 shut up﹔二﹐不許說「恨」﹔三﹐吃雞絕不能先挾雞腿。說到 shut up ﹐前不久我才引用李敖的話並加以補充﹕「我的文章希望有資格的人指教﹐沒資格的人住嘴。但這世界上就是有資格的人喜歡住嘴﹐沒資格的喜歡指教。」這下被我不幸而言中了﹐算是現世報。

        「星島由胡家經營開始,就是爛報紙,到何柱國,更爛,除了電話地址是真之外,其他全部都是假,還用你這個自命不凡台灣白痴長期霸著茅坑拉臭屎。」

        信口曰﹕嘻﹗原來《星島日報》這麼爛﹐那信懷南豈不是誤上賊船﹖不過爛了這麼多年還沒關門總有點原因吧﹖電話地址是真其他都假﹐寫得出這樣結論的人真是神(神經病的神)來之筆。掌門人在美國保持呼吸半世紀仍然被認為是台灣白痴﹐也許我該去扣陳水扁那個什麼黨的大門說﹕「老夫特來投靠」。霸著茅坑不拉屎不行﹐拉屎也不行﹐屎還有香的﹖我真不知道這段話的邏輯何在﹖

        「什麼大陸人質素低,你質素高嗎?告訴你任何40 年到80 年代期間出生的華人,大陸人好,香港人好,台灣人好,全部質素都比非洲土人低 。。。那些新生代(90 後甚至00 後),看看他們的質素,是否比西方同年那一批更高,起碼學問知識,絕對比香港台灣日本韓國西方好得多,不信?」

        信口曰﹕廢話太多﹐文句也不通﹐不知道他老兄(姐)在扯什麼﹖所以沒全抄。照他(她)的說法﹐原來掌門人的質素(其實廣東話的質素並不等於中文的素質。我們就不計較了) 比非洲土人低﹐的確有待改進。至於中國 90 後 (30 歲以下)的年輕人學問知識世界第一﹐好啊﹗「馬克」在「吐溫」前的名言﹕無知加自信是成功的保證。加油﹗

        「還有,你說不會選擇大陸,你有資格嗎?美國三等公民,世界九等公民(台灣人),還大言不慚,出口傷人,台灣爛人質素,理應如此。君子不出惡言,閣下公開侮辱他人(整個中國大陸人),算得上是有質素嗎?」

        信口曰﹕三等﹐九等是按什麼標準分的﹐信某願聞其詳﹐看看有生之年能否升等。說我出口傷人﹐又說君子不出惡言﹐說我侮辱整個中國大陸人。I rest my case.

        結論是﹕不知信懷南者何許人也﹐和看不懂信懷南文章的﹐拜託就別看﹐行嗎﹖


懷南補記﹕

       收到這封信後﹐我傳給我的一位朋友看﹐我朋友說﹕好呀﹗以後我每星期寫一封無厘頭罵你的信﹐你回應﹐稿費對分。

       我的那位朋友雖然是有名的作家﹐但精神正常﹐恐怕寫不出這種信。我這篇《氣文共賞》(實在不能抬舉它是奇文)很早就寫好了﹐留中不發﹐沒有寄出去﹐一方面是出門在即﹐另方面是給他一個反省的機會寫悔過書。沒想到這位老兄槓上開花再來一信(詳後)﹐對掌門人的指控更是離譜。於是我才把此文寄出﹐算是恭喜那個除了電話和地址是真的其他都是假的星宇級報紙有這樣的讀者。

       讓我覺得最 amazing (實在想不出還有什麼其他的字)的是摸不清來信者的來路和不爽我的原因﹖照他或她的說法﹐1940 到 1980 大陸出生的華人﹐素質比非洲土人還低﹐除非此人自認素質比非洲土人低﹐應該不至於老於39 歲。又說 1990 年後出生的中國人素質天下第一。我看這老大的素質不怎麼樣﹐應該不是30 歲以下的人。由此類推﹐來信者年齡應在 30 到 40 歲之間﹐年齡正好做我的兒子或女兒。。。

       其實這種事大可以一笑置之﹐只是我曾經誇下海口說﹕信懷南的文章不能說是第一流﹐但信懷南的讀者可以算是第一流。自從咱們從世界級升為星宇級後﹐讀者的水準有每況愈下(不是每下越況)的趨勢。看來信者的電郵地址和第二封信稱呼我「信台灣」﹐似乎覺得此人就是發明「信壞男」的同一個人。如此較好﹐至少經神病院沒有大門洞開什麼人都跑出來了。

       信懷南開始寫專欄的時候﹐你我都還年輕﹐一路神交同行﹐時逢歲末感恩季節﹐希望諸君(包括這位來信者) 闔家安康﹐生活有樂趣。現在一同再來看第二封無厘頭的信。


        信台灣,

        信口曰﹕掌門人倒真的希望能夠信(動詞)台灣﹐如果蔡老英連任﹐那掌門人就慘了﹕既不能信台灣﹐又不能信大陸﹐也不能信美國﹐那才叫幸不幸﹖不幸。乾脆回非洲做土人算了。

        每周一定拜讀閣下大作,目的是要更了解台灣人對歷史世事無知,滿足我個人虛榮心,原來人世間,有比香港人更愚昧無知的華人,竟然是自命不凡的台灣人。

        信口曰﹕我說來信者有神經病可真沒冤枉他(她)﹐用「每周一定拜讀閣下大作」執禮甚恭﹐和往後信的內容語氣大不相同。容掌門人賣弄一下﹐引莊子《逍遙遊》﹕吾驚怖其言﹐猶河漢而無極也﹔大有(相)徑庭﹐不近人情焉。不知他老兄是花銀子買爛報看掌門人的專欄﹐還是免費上網看掌門人的文章﹖要匪情研究就說要匪情研究﹐扯什麼滿足個人虛榮心﹖掌門人的文章能滿足別人的虛榮心也是挺怪的事。

        第一:幫你補習一下歷史課,GCD 由內戰開始到越南戰爭止,歷經內戰,朝鮮戰爭,中印戰爭,中蘇戰爭,中越戰爭,人民子弟兵從沒有失敗過系事實,沒有失敗就是胜利,知道不知道?

        信口曰﹕ GCD (共產黨) 也可以是「鬼扯蛋」的縮寫。解放軍戰無不勝﹐攻無不克﹐好呀﹗我有沒有說解放軍老打敗仗﹖教訓我幹嘛﹖吃撐了﹖沒有失敗就是勝利﹖講好聽點是阿 Q 精神﹐講難聽點是頭腦不清。用二分法看問題﹐知道不知道是很驢的事。驢就是 ASS﹐ ASS 就是 Absolutely Super Stupid.

        至于光頭蔣手下文人如何書寫歷史,如何幫殘兵敗卒下一代(香港吊頸岭子弟,台灣眷村子弟)洗腦,誤人子弟而已。什么人海戰術,廢話,當代及之前,戰爭 一定是人海戰術;

        諾曼底登陸系船海戰術,飛机海戰術,戰艦飛机里面全部是人,知道不知道?

        一戰的索姆河戰役,參戰雙方傷亡約134万人,其中英軍45万余人,法軍34万余人,德軍約53.8万人,那不算是人海戰術?

        一戰凡爾登戰役,德法兩國投入100多個師兵力,軍隊死亡超過25万人,50多万人受傷。傷亡人數僅次于索姆河戰役,被稱為“凡爾登絞肉机”,對光頭蔣那些歷史偽作家來說,算不算人海戰術?

        二戰中的斯大林格勒戰役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東部戰線的轉折點,單從傷亡數字來看,該戰役也是近代歷史上最為血腥的戰役,雙方傷亡估計約2,000,000人,不知光頭蔣那些歷史偽作家,是否認為不是人海戰術?

        信口曰﹕扯了老大半天﹐不知道哪裡搞來的一堆數字為人海戰術辯護﹐我能否問一個問題﹕這和我有什麼關係﹖掌門人筆下提到過人海戰術嗎﹖躺著也中槍﹐有夠霉。

        第二:台灣政客永遠不會告訴愚蠢台灣人民,台灣對中國 ,問題不是人心,不是土地,台灣最不幸是中國最重要戰略要塞。台灣獨立,距离中國沿海只有一百多公里的台灣,就是一把頂著中國心臟的利刃,等同美國關島是美國的戰略門戶一樣,知道不知道?不論中國政權在誰手上,台灣一定統一,至于島蛙,自生自滅,隨便,14億人的生命財產幫2300万愚民,可以相比嗎?

        信口曰﹕鬼扯蛋了半天才第二﹐真要命。掌門人逐漸看出來這傢伙是個頭腦發熱的民族主義者﹐咱們向來反對臺獨﹐你老大究竟看過多少我寫的文章﹖看不看得懂﹖以輩份論﹐天下有資格用「知道不知道?」的語氣教訓掌門人的人不多﹐再怎麼也輪不到這個 Lee Nana (李娜娜﹖)。下筆動不動就用知道不知道﹖的語氣是非常沒教養的壞習慣。知道不知道﹖(以其人之道﹐治其人之身﹐吾本不願也﹐實不得已耳)

        希望閣下未來大作,少提大陸,免見笑唐人街阿公,知道不知道?

        信口曰﹕Here you go again﹐原來閣下是唐人街阿公。我怕怕﹗閣下來信已列入見光死的拒收黑名單。好玩到此為止﹐大家去幹正經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