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告來者系列之九

兩封情書的故事﹕欺騙

2020 年08月16 日星島日報《信懷南專欄》﹐ 08月19 日上網

         話說很久以前有個年輕人﹐我們就叫他 John 好了。他約好一個女孩﹐ 我們叫 她 Mary 在一家餐館見面相親。兩個人在交談中沒什麼交集﹐眼看相親的事就要 「吹」了。這時候服務員正好送上熱咖啡﹐John 對服務員說﹕對不起﹐請問妳 能不能給我拿一點鹽來。鹽來後 John 把鹽加在咖啡裡﹐這舉動讓 Mary 非常驚 奇﹐於是好奇問 John 為什麼要在咖啡裡加鹽。John 說他是在海邊長大的﹐後 來離家在外就沒有回去過﹐他常常懷念小時後在海裡戲水海水進入口中的鹹味﹐ 每當想家的時候﹐他就在咖啡裡放點鹽來懷念一下兒時的快樂時光。。。

         Mary 聽 John 這麼一說頓時就對 John 有了好感﹐心想一個對服務員都很禮貌和 念舊的人一定壞不到哪裡去﹐於是兩個人越談越投機。後來兩個人彼此相知相 愛結為連理。婚後夫妻非常恩愛﹐每次喝咖啡的時候﹐太太總記得給先生的咖 啡裡加點鹽。日子就這樣一天天的過去﹐到了晚年的時候﹐他們每人都寫了一 封信交給兒子保管﹐說如果兩人中誰先去世﹐父親的信或母親的信就給在世的 那位看。不幸的是這對老夫婦最後同時得病先後相隔不久都過世了﹐彼此的信 都來不及給對方看。在他們都過世後兒子先打開他父親留給他母親的信﹐信上 是這樣寫的﹕

         《親愛的 M﹐在我離開這個世界前﹐我有一件是要向妳說對不起﹐記得我們相 親的那天我向服務員要鹽加到咖啡裡的往事嗎﹖我只是覺得當時氣氛有些僵﹐ 妳對我沒什麼興趣﹐但我又很喜歡妳﹐所以我就編了一個故事來騙你﹐想引起 妳對我的興趣和好奇。結婚後我本來想向妳坦白﹐但看到妳每次好心在我咖啡 裡加鹽時﹐我的話到嘴邊就忍住不說了。久而久之﹐我也對加鹽的咖啡習以為 常。如果有來世的話﹐我仍然會娶妳做妻子﹐但拜託不要再為我的咖啡裡加鹽﹐ 因為加鹽的咖啡真的很難喝。 J》

         於是兒子把母親的那封信打開﹐上面是這樣寫的﹕

         《親愛的 J﹐有件事我一直瞞著你﹐今天我要先你而去了﹐所以一定要告訴你。 我很早就知道你不是在海邊長大的﹐所以咖啡加鹽的故事是騙我的。開始的時 候我很氣﹐所以在你咖啡裡加點鹽是想懲罰你。後來我發現你仍然把有鹽味的 咖啡喝了並且謝謝我﹐我覺得一個男人能為討好對方而做出如此的犧牲﹐越發 覺得你真的很了不起。因此我也就不去拆穿這件事。謝謝你這麼多年來對我的 愛﹐如果有來生﹐我仍然願意做你的妻子﹐但是我保證不會在你的咖啡裡加鹽。 咖啡加糖比加鹽好喝多了。 M》

         兒子把兩封遺書看完後都燒了﹐知道他的父母親現在一定在一個美麗新世界的 咖啡店喝著加糖的咖啡。

         這個故事當然不是真的﹐兩封情書也是我捉刀寫的。但我的目的是想問兩個問 題﹕第一個問題是﹕善意的欺騙算不算欺騙﹖第二個問題是﹕如果一個謊話隱 瞞了一輩子還算不算謊話﹖

         大家知道什麼是 Placebo 嗎﹖這個字緣於拉丁文﹐意思是「給予安慰」﹐所以 有人把它翻譯為「安慰劑」。「安慰劑」是一種看起來像真的但其實是沒有任 何治療作用的藥丸或其他形式的「假藥」。有些時候﹐醫師知道開藥給病人吃 根本沒有用﹐但病人卻堅持要醫師開藥﹐並且還堅持要某種藥因為病人說這種 對他最有效。於是醫師就會給病人開這種可能膠囊裡裝的是白糖的「安慰劑」。 原理上任何人服用了這種「安慰劑」﹐對身體不會有任何好處或壞處﹐但奇怪 的是病人往往覺得這種藥非常管用。這是什麼原因很難說﹐但這也是為什麼醫 師開「安慰劑」到今天仍然合法並有其存在價值的原因。「安慰劑」是善意的 欺騙﹐我想問﹕你認為善意的欺騙是欺騙嗎﹖你願意被別善意欺騙嗎﹖

         吊詭的是有些服用「安慰劑」的患者﹐當他們知道他們服用的是 「假藥」 後﹐ 往往並不在乎。他們仍然堅持要醫師繼續給他們開這種「藥」。因此﹐當一個 人對謊言產生依賴性﹐謊言成了終生的承諾和受騙者生活的一部份時﹐這個謊 言還是謊言嗎﹖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如果 J 和 M 有機會看到對方留下來的信時﹐ 他們的感受一定是糖的甜而不是鹽的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