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告來者系列之五

鱷魚上岸的故事﹕惰性

2020 年07月19 日星島日報《信懷南專欄》﹐ 07月22 日上網

        現代魯賓遜 (Robinson Crusoe) 漂流到一個孤島﹐小船破了﹐島上有個還在冒煙 的火山。極目所至﹐好像看到天邊有片陸地但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幻覺。開始 的時候心中對這個陌生的環境充滿恐懼和擔憂﹐但慢慢地發現一個人生活在這 個孤島上也不錯。小溪裡有清泉可飲﹐有魚可摸﹐林子裡有不同的水果可吃﹐ 偶爾設個陷阱或利用帶上岸的槍支什麼的也可以獵殺一些小動物打打牙祭(既然 是故事﹐就別太在乎細節是否合理)。想想從前的生活﹐也沒什麼特別嚮往和值 得懷念的﹐於是隨遇而安之心油然而生﹐日子就這樣一天天的過去。

        有一天現代魯賓遜在樹林中發現一個骷髏頭﹐這下嚇壞了﹐第一次動了想改變 現狀而逃離這個荒島的念頭。但過了幾天﹐島上平靜如舊﹐沒發現什麼吃人肉 的野人﹐ 現代魯賓遜因恐懼而想改變現狀的想法又不怎麼強烈了。自己安慰自 己說﹐誰知道這個骷髏頭是什麼時候﹐什麼原因留下來的﹖同樣的事也不一定 會發生在我的身上﹐於是打消了想逃離孤島的意願。

        又過了些時候﹐現代魯賓遜突然看見一群大鱷魚帶著一些小鱷魚爬上岸來了。 這下現代魯賓遜又開始緊張了﹐鱷魚樣子兇惡﹐小鱷魚會長大﹐ 將來有一天島 上的鱷魚多起來了﹐喧賓奪主﹐自己活動範圍會越來越小﹐生活限制會越來越 多。樹林裡的那個骷髏頭的形象又出現在現代魯賓遜的腦海中﹐於是現代魯賓 遜想起他的那條小船。不過這條小船長年被日晒雨淋﹐又懶於維修﹐現在更加 破舊並且漏水了。於是現代魯賓遜再一想﹕如果划著漏水的小船逃生﹐萬一船 沉了掉在海裡﹐海裡的鯊魚更可怕。算了算了﹐還是留在孤島混吧。

        在中文中有個形容詞叫做「溫水煮青蛙」非常合乎現代魯賓遜目前的處境。青 蛙在溫水裡悠哉游哉是不想跳出來還是不能跳出來誰也不知道。但是放眼你我 的一生﹐檢視我們的生活、婚姻、工作、對未來的規劃、居住的地方﹐很多都 是處於雖不滿意但勉強可以接受的狀態。不是不想改變﹐是沒有更好的選擇。 鱷魚雖然上了岸﹐但還沒有威脅到現代魯賓遜的生命﹐火山雖在冒煙﹐但還沒 有爆發。假如現代魯賓遜那條小船是摩托船不是手划船﹐船的燃料又不是問題。 或者現代魯賓遜有高倍數望遠鏡﹐遠方那塊土地上的商店招牌看得一清二楚﹐ 什麼鼎泰豐、什麼麥當勞、什麼掌門川味牛肉麵琳琅滿目﹐現代魯賓遜想起他 哥哥花和尚魯智深常說的﹕「晒家的嘴淡出鳥來了」﹐現代魯賓遜當然會義無 反顧﹐跳上摩托船就和孤島說掰掰了。

        但我們沒有摩托船、沒有燃料、沒有望遠鏡、遠方是否有陸地、陸地是否有人 煙也不確定﹐那我們該怎麼辦﹖也許有人會說﹕「信大瞎﹐在前幾個星期《與 誰競爭的故事》中好像主張重視現實﹐把握當下﹐這樣看來現代魯賓遜留在荒 島啥都不幹是上策。」但閣下大概忘了﹐我也提到在哪裡住(生活)是人生要從 長計較的五件大事之一。這五件影響一生的大事﹐要換(變)晚變不如早變﹐到 老了才變不如年輕時候變。這是信大「瞎」的「寶貴意見」。

        1968 年我離開洛杉磯去「陌地生」是不得已﹐經過賭城拉斯維加斯荒唐到玩 21 點輸到全身家當只剩 20 大元。1977 年我們從「陌地生」搬到北加州﹐買了 房子後銀行裡的存款只有 37 塊錢。 回想起來當時一點恐懼感都沒有﹐為什 麼﹖因為年輕。人年輕就是本錢﹐說要改變就斷然而行。當然﹐在加州已經找 好了工作在等我上班是定心丸。但開始找事如同現代魯賓遜吃了秤砣鐵了心﹐ 開始修理小船﹐貯存糧食﹐清水﹐準備賭那一把決心離開孤島另尋出路是一樣 的。如果現代魯賓遜那時已經是個七老八十的 LKK 像掌門人現在一樣﹐那當然 一動不如一靜﹐安心做溫水裡的青蛙可也﹗

        命運是個欺軟怕硬的傢伙﹐如果當年沒下決心離開 冰天雪地的「陌地生」﹐現 在不知道又是什麼一個光景﹖回頭來看﹐一念之差影響了至少兩代人的一生。 當年是我們克服了惰性而改變了現狀﹐不是惰性克服了我們繼續維持現狀﹐有 告來者可做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