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告來者系列之十二

偉大一代的故事﹕風範

2020 年09月06 日星島日報《信懷南專欄》﹐ 09月09 日上網

         曾經看過一本小書﹐書名叫 《The Great Political Wit: Laughing (Almost) All The Way to The Whit House 》﹐勉強可翻成《政壇軼事﹕一路幾乎笑進白宮》﹐作 者是杜爾( Bob Dole)。說到 Bob Dole﹐「此馬來頭大」﹐我們等會再介紹。現在 先講他書中提到的一個故事﹕

         在尼克遜夫人的追悼會上﹐尼克遜講到他夫人生前被外孫女問怎麼稱呼她。尼 克遜夫人說﹕「叫我 Ma」。於是外孫女轉頭問外公﹕「你喜歡我們怎麼叫 你﹖」尼克遜說﹕「叫什麼都行﹐反正我這輩子﹐被人什麼都叫過」。杜爾聽 尼克遜這麼一說﹐想起尼克遜在政壇上大起大落﹐最終因水門事件﹐黯然離京 被國人唾棄的往事﹐心中難免惻然。他轉頭一看﹐坐在數呎之外的正是 1972 年 美國總統選舉時被尼克遜大敗的民主黨候選人麥高文 (George McGovern) ﹐他正 在用手絹擦眼淚。事後有記者問麥高文﹕「1972 年你和尼克遜競選總統﹐他用 了些不大光明的手段讓你輸得那麼的慘﹐他的夫人過世﹐你為什麼還會來參加 她的追悼會﹖」麥高文回答說﹕「人總不能永遠生活在選舉中啊﹗」

         杜爾 1923 年出生﹐今年 97 歲﹐他 1961 年就當選美國聯邦眾議員﹐69年當選參 議員一直做到 1996 年。最後 11 年是共和黨美國參議院多數黨的領袖。他的太 太伊麗莎白也不簡單﹐做過聯邦參議員、雷根的交通部長、老布希的勞動部長﹐ 和紅十字會會長。杜爾年輕時報國從軍﹐受重傷血灑意大利西西里沙場﹐在醫 院三年﹐還是造成右手殘廢。1996 年他代表共和黨競選總統輸給了越戰逃兵柯 林頓。

         麥高文 1922 年出生﹐2012 年去世﹐是美國有名的自由派反越戰的大將。但麥 高文年輕時和杜爾一樣﹐二次大戰從軍報國是 B-24 轟炸機駕駛﹐在歐洲戰場出 生入死有次飛機中彈被打了 110 個洞﹐機組人員受傷﹐但麥高文仍然把飛機開 回基地降落。1972 年競選總統以 61% 比 37% 的懸殊比數敗於尼克遜﹐「投票 人」票只拿下麻省和華盛頓 DC 兩地 17 張﹐可能是美國歷史上民主黨輸得最慘 的一次大選。同樣的﹐尼克遜二次大戰時也役美國海軍在南太平洋出任務。杜 爾、麥高文、尼克遜三人政治立場或許不同﹐但他們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他 們同屬退休的國家廣播電視公司 (NBC) 名主播布洛克( Tom Brokaw) 筆下的「最 偉大的一代」(The Greatest Generation)。他們這一代人幫美國打贏第二次大戰﹐ 把戰後的美國打造成世界第一和唯一的強國。這批人散佈在美國各行各業﹐他 們身上多多少少都維持著美國立國的基本風範﹕基督教的道德標準、西部開拓 的冒險精神、人人生而平等的公平正義、和刻苦耐勞光明磊落的正派作風。這 些難能可貴的風範﹐在現在的美國已經不復存在了。

         我講這個故事和提到三位同屬於最偉大一代的政治人物當然是項莊舞劍意在沛 公﹐我劍所指的是特朗普。在過去十個星期我連續講了十個《有告來者的故 事》﹐加上這一篇和下星期的一篇﹐一共是 12 篇。英文裡有「買一打比較便 宜」(Cheaper by dozen) 的說法﹐可見 12 是個好數目。下星期之後﹐我會多談 一些新冠肺炎和美國大選對你我生活影響的議題。很多人人云亦云認為尼克遜 是個多麼壞的人和總統﹐回頭看水門事件﹐特朗普的無法無天比尼克遜的所作 所為實在不像話太多。1973 年在水門事件調查委員會中﹐一個田納西的參議員 貝克 (Howard Baker Jr.)﹐他在全國的電視機觀眾面前擲地有聲的問了兩個問 題﹕「總統知道什麼﹐什麼時候知道的﹖」(What did the President know, and when did he know it?) 就是這兩個問題決定了尼克遜辭職下臺的命運。貝克的父 親曾是共和黨眾議員﹐岳父是共和黨參議院領袖﹐他本人也是調查委員會中共 和黨的資深委員﹐但職責所在﹐他把國家的利益放在個人的利益和黨的利益前 面。

         特朗普的左右有哼哈二將﹕一個是參議院多數黨領袖趙小蘭的老公麥康諾﹐一 個是國務卿彭培奧。這兩個傢伙一文一武為特朗普搏命護航助紂為虐﹐當年尼 克遜下臺的原因並不是他作了什麼壞事﹐只是他知道他手下做了壞事之後加以 隱瞞。這種事發生在今天﹐如果他的臉皮和特朗普一樣厚﹐你說他會下臺嗎﹖ 風檐展書讀﹐古道照顏色﹐美國政治人物風範今不如昔是社會普世價值出了毛 病﹕肉腐出蟲﹐魚枯生蠹﹐特朗普讓美國再偉大的口號是書空咄咄﹐老美吃這 套也算是自作自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