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告來者系列之十一

瓶裡乾坤的故事﹕輕重

2020 年08月30 日星島日報《信懷南專欄》﹐ 09月2 日上網

         這個故事我不是原創者﹐但很多年前我講這個故事的短文卻被放進台灣中學課 外閱讀的教材裡。各位也不要被這個「放進中學教材」的大帽子嚇倒﹐據我所 知﹐目前台灣中學的中文教材不像我們當年用的是統一標準本﹐ 當年掌門人能 讀到朱自清的《背影》﹐台灣所有的中學生都會讀到這篇文章。因此掌門人的 文章上教科書沒啥了不起﹐大家不必起立面向加州致敬。但是掌門人寫那篇文 章的時候年齡還不太老﹐只有膽子提問題沒有膽子給答案。20 多年過去了﹐我 現在告訴你我的答案。

         話說教時間管理(Time Management) 的信老師在課堂上拿出一個空瓶子﹐然後把 幾塊鵝卵石放進瓶子問學生﹕瓶子是滿的嗎﹖有位學生急著回答說﹕是。於是 信老師從書包中拿出一些小石子放進瓶子裡再問現在滿了嗎﹖這時候課堂裡學 生不吭聲了。信老師笑了笑﹐於是再抓出一大把沙子放進瓶子裡問﹕現在呢﹖ 有的學生說滿了﹐有的說還沒滿。於是信老師拿出一些水灌進瓶子裡﹐然後 問﹕現在滿了嗎﹖這時候學生不知道信老師在玩什麼把戲﹐沒人敢回答這個顯 而易見的問題。

         於是信老師環顧了一下講臺下的學生後說﹕現在這個瓶子顯然是滿的﹐但我這 個示範的目的在哪裡呢﹖你們又從這個示範學到什麼功課呢﹖ 這時候一個聰明 的學生舉手回答說﹕既然我們上的是時間管理的課﹐我想老師想告訴我們的是 不管我們的生活多麼忙碌﹐但如果加點壓力﹐還是有能多作些事的空間。

         信老師點了點頭說﹕我不能說你的答案錯﹐但那不是我想告訴你們的答案。人 的一生開始的時候就像是一個空瓶子﹐人生旅程就是不斷地往個空瓶子裡裝東 西進去。如果我們不在最早的時候把最大的﹐最重要的鵝卵石先放進瓶子﹐等 後來瓶子被小石塊﹐細沙子和水給填滿後﹐再想把鵝卵石放進去就不可能了。 但什麼是人生最重要的鵝卵石呢﹖

         不同的人對這所謂的「鵝卵石」有不同的認知﹐如果我能從頭來起﹐我想我會 把三塊鵝卵石最先放進人生的瓶子裡去﹕

         第一塊鵝卵石是「知道我這生中要什麼﹖」記得小時候作文照例有《我的志 願》 這樣的命題。我也記得我曾經寫過我的志願是當兵和做船員。現在回想起 來實在荒唐﹐當兵的原因是要反攻大陸解救陷於水深火熱中的同胞﹐做船員是 想週遊世界。大佬﹐有冇搞錯﹖我這麼怕死當什麼兵﹖坐船遇風浪會吐的旱鴨 子做什麼船員﹖如果時光倒流﹐我能回到當年寫《我的志願》的年歲﹐我會說 我的志願就是「希望此生不要太窮。」我兒子讀初中時我對他說希望他這輩子 不要太窮。他問我「太窮是什麼意思﹖」我說「太窮的意思就是在生活中沒有 選擇(alternatives and options) 的權利」。我曾經半開玩笑說過﹕「I've been rich and I've been poor. Rich is better」。相信我﹐錢雖然不一定能買快樂﹐但窮更容 易得到不快樂。也許有人認為立「此生不要太窮」算不上什麼大志﹖那不是要 點。要點是你我在 20 歲前一定要知道此生的「盼望」是什麼﹖就像一個駕駛帆 船的人﹕如果不知道要去哪﹐那風往哪裡吹有什麼區別呢﹖所以我的第一塊鵝 卵石是「希望」。

         我的第二塊鵝卵石是當我知道此生的目標後﹐我就努力不邂朝著目標直跑。我 知道要達到這個目標的過程一定充滿起伏跌宕﹐經驗一定酸辣苦甜﹐但無論如 何﹐我們一定不能喪失追求目標的勇氣。勇氣從何而來﹖ 這是個因人而異沒有 標準答案的問題。對我來說勇氣來自「信心 ( Faith)」。什麼是信心呢﹖信心是 對我們期望的事的保證和對看不見的事的確信 (Faith is the assurance of things hoped for, the conviction of things not seen)。這是你我這生中最難學也最該學的一 門大學問﹐因為信心和迷信往往是一線之別。簡單點說﹐信心來自天生我才必 有用的執著和自助者天必助之的信念。這是第二塊大的鵝卵石。

         如果第一塊鵝卵石是我自己要什麼﹐那第三塊鵝卵石應該是我能給別人什麼。 人生行旅總得留些走過的痕跡。如果有人因為你我的存在而活得比較好是你我 能留下最有意義的痕跡。人生如瓶﹐把鵝卵石放進瓶子為的是讓人生更充滿﹐ 世界是水塘﹐助人為樂像將一塊鵝卵石丟進水塘裡激起一圈圈的漣漪往遠處散 發出去。這是「 愛心」的影響力。

         結論是各人有各人的「鵝卵石」﹐但越早把它們放進瓶子越好﹕避免買櫝還珠、 捨本逐末的錯誤﹐你我的一生﹐如果先把輕重緩急的事梳理清楚﹐其他細支末 節的事則無足輕重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