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告來者系列之二

跟誰賽跑的故事﹕競爭

2020 年06月28 日星島日報《信懷南專欄》﹐ 07月01 日上網

        有兩個朋友一同去露營﹐晚上睡覺的時候﹐乙君對甲君說﹕「你看滿天的星斗﹐ 宇宙的浩瀚讓人想起蘇東坡的《前赤壁賦》裡說的『寄蜉蝣於天地﹐渺滄海之 一粟。哀吾生之須臾﹐羨長江之無窮。』想想人生在世那麼短暫﹐真是很悲哀 啊。你老兄看到什麼﹖有什麼感想呢﹖」甲君冷冷地回答說﹕「我看到別人把 我們的帳篷給偷了﹐睡在露天感到有點冷。」

        第二天早上﹐兩人被一個奇怪的聲音吵醒﹐睜眼一看﹐一隻黑熊向他們走來﹐ 這時候甲君趕緊穿球鞋﹐乙君對甲君說﹕「這時候還穿什麼球鞋﹖我們是跑不 過熊的。」甲君說﹕「我哪是要跑過熊﹐我只要跑過你就行了。」這個故事的 原版只有後面熊的那一段﹐前面繁星點點和《赤壁賦》那段是我加上去的﹐基 本上是想在短程和長程﹐理想和現實的比較中那個比較重要﹐發表一點「我的 寶貴意見」。後半段是思想在拼個你死我活的職場中﹐掌握致勝之道的要點是 什麼﹖

        中國有 5000 年的歷史﹐美國從 1776 建國到今天不到 250 年﹐因此如果你要一 個老中和一個老美去給「長程」下個定義﹐我相信老中和老美下的定義不同。 那麼當我們去處理問題的時候﹐究竟是把眼光放遠點從長計較好呢﹖還是看近 點好些﹖是急功近利重要呢﹖還是天馬行空更有前瞻性多些﹖急功近利和天馬 行空在國人的心目中是代表兩個極端並非恭維人的成語﹐一般人回答我這個問 題一定會避免直接回答而是選擇「老油條」式的「平衡和兼顧」來回答。如果 你以為信老師會這樣回答﹐那你小看信老師了。這樣的回答問題不是回答等於 不回答嗎﹖

        試問你我的一生﹐我們會做總統﹐做地方首長﹐做公司 CEO﹐做大學校長的可 能性有多大﹖如果不大﹐在日常生活中﹐哪需要什麼長遠的眼光和計劃﹖你我 一生該想遠點的事不外乎娶什麼樣的女人做老婆或嫁什麼樣的人做老公、在什 麼行業討生活、在哪裡安家、個人理財搞好點以免老境悽涼﹐和身體保養。也 就是說你我一生應該看遠點的只有婚姻、職業、買房子、賺錢/儲蓄﹐健康 5 大 項﹐其他的全是「米老鼠」的小事﹐見招拆招﹐摸著石子過河就行了。 有一個測驗﹐問一個人用手比劃一下桔子的大小可以看出這個人是台灣人還是 內地人。有次我用這個問題問一個人﹐這人講了兩分鐘也沒有回答我這個兩秒 鐘就可以回答的問題。很多人調侃管理顧問﹐說問他幾點鐘他的回答是告訴你 怎麼製造錶。信老師的建議是如果睡覺的時候感到風吹很冷﹐看到滿天星斗﹐ 首先要問的是﹕帳篷是不是被偷了。

        別看熊長得肥肥的很臃腫﹐跑起來可快來兮不下於很多跑得快的動物。熊來了 故事的教訓是台灣流行的「愛拼才會贏」是個迷思。拼要看和誰拼﹐這是選擇 戰場的問題﹐其次是用什麼去拼﹐這是善用工具的問題。熊來了故事裡的甲君﹐ 他一開始就知道和他競爭的對象是乙君而不是熊。 我們常常抱怨我們的一生懷 才不遇﹐好像都是別人的錯﹐其實不然。掌門人年輕的時候不覺得賺錢重要﹐ 做公司經理心不夠硬﹐做管理顧問又不喜歡和人套交情﹐讀 MBA 是選擇錯誤的 競爭對手進錯了行。甲君的球鞋代表的是他在和乙君競爭的時候懂得善用工具 的重要。

        古時打仗兵對兵﹐將對將﹐青冥劍對奪魂刀誰也別想在武器(工具)上佔什麼便 宜。地球一陣亂轉﹐Fast forward 到 Indiana Jones 的電影。面對一個大刀舞得虎 虎生風的阿拉伯人﹐Jones 一副無可奈何的樣子﹐慢慢掏出一把手槍﹐呯的一 聲﹐舞大刀的阿拉伯人就掛了。這就是善用工具的重要。

        合理推測熊來了的地方要嘛是深山叢林之中﹐要嘛是曠野人稀野地﹐光腳丫子 跑路腳被割傷的可能性遠比穿了球鞋的人要大﹐球鞋是在那種情況下的一種工 具﹐時代越進步﹐工具越重要。千載之上孔夫子就告訴過他的學生子貢﹕「工 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競爭理論大師哈佛教授 Michael Porter 寫了厚厚的一 本講競爭的書﹐重點是﹕「贏的秘訣是做不同的事或做同樣的事﹐但用不同的 方法去做。」20 年後信老師重講這個故事並且加了一段夜觀天象的情節﹐主要 的是想強調看得遠﹐看得長雖然重要﹐但在日常生活中能一針見血看出問題的 節骨眼更實際些。至於競爭嘛﹐別犯信大「瞎」一半以上人生都是將軍選錯了 戰場的錯誤。這是信老師講《跟誰賽跑的故事》的主要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