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告來者的故事 ﹕緣由

2020 年06月21 日星島日報《信懷南專欄》﹐ 06月23 日上網

        專欄一寫就是四分之一世紀是當初沒想到的事。這 25 年中﹐最常被問到的兩個 問題之一是「你專欄寫什麼﹖」 我的回答是「人生」。這回答有點玄﹐但卻是 非常正確的回答。

        最早是在台灣《經理文摘》(現改名《EMBA》)上寫介紹西方企業管理方面的文 章﹐寫多了覺得所有管理文章都是把別人已經說過的話和普通常識在文字上排 列組合﹐用「重新發明輪胎」的方式再講一次。

        如果我們把文字的排列組合當成炒菜﹐那我應該算是有兩把勺子的師傅﹐我炒 出來的菜頗有「信師傅」的特色﹕價廉物美﹐味道可口。其間也應朋友之邀替 台北市政府員工寫了一些教材叫《管理3721》。「管你」3721﹐ 從書名就看得 出我不是一個板起臉說教的人。那時候我對寫企業管理文章已經開始意興闌珊﹐ 於是正式打出名號在《商業週刊》上寫《信懷南專欄》。

        《商業週刊》算是台灣最知名和銷路最廣的週刊之一﹐稿費很豐厚﹐在那個風 格比較活潑的平臺上﹐我大展拳腳﹐開始談政治和人生。專欄寫了一年多後﹐ 陳文茜也開始在《商業週刊》上寫專欄﹐她專欄的內容和我的有重疊性﹐《商 業週刊》的總編輯希望我回到本行多寫有關管理的文章﹐而我對重作馮婦興趣 不大﹐這是我在北美《世界日報》以 《老美看招》《人生行旅》為主題寫《信 懷南專欄》的開始﹐那大概是 1996 年。

        由於《人生行旅》的讀者在出生背景﹐教育程度﹐生活習慣和我非常接近﹐我 的專欄受到歡迎是天時、地利、人和的必然結果。專欄的內容談人生﹐談往事﹐ 談政治﹐談社會﹐談新知﹐談台灣、談大陸﹐談美國﹐天南地北﹐古今中外什 麼都談。至於後來為什麼突然從「世界級」躍昇為「星宇級」的專欄作家﹐雖 然是無縫接軌﹐但也很難自詡為華麗轉身﹐不過那是另外一個故事。故事的結 論只有一個字﹕「驢」(Absolutely Super Stupid﹐ ASS 也)。

        兜了半個地球﹐現在回到主題。2008 年 5 月四川汶川大地震﹐6 月我在硅谷的 崑南中心(Quinlan Community Center) 邀請了張系國﹐李黎共同舉辦了一次拯災募 款座談會。容我放肆﹐在「最後一代的內地人」寫文章的人中﹐張系國﹐李黎 和信懷南的文章都算得上是獨當一面的人物。在那次被戲稱是張三(西部)、李 四(文藝)、信掌門(武俠)的「崑南論劍」上﹐我以主持人的身份說了一段本意是 自謙﹐但回想起來並不得體的開場白。我說張系國和李黎都是真正的作家而我 只不過是個會講故事的人。其實真正的作家是會寫小說的﹐會寫小說的都是會 講故事的。張系國和李黎當然也是會講故事的人。「崑南論劍」12 年後﹐我利 用這個機會糾正我當年無心的失言﹐並向「張三」、「李四」致歉。

        這篇專欄是我在「星宇級」報紙寫的第 552 篇﹐用一年52 星期算也超過 10 年 了。這 10 年中我評論了不少台灣﹐美國的社會和政治議題﹐雖然事後證明我的 觀點相當的正確﹐但影響力幾乎是零。久而久之﹐挫折感也還是挺大的。這些 年來﹐我問自己為什麼數十年如一日﹐每星期像廟裡的暮鼓晨鐘一樣把一篇篇 的專欄在電腦的鍵盤上敲出來﹐為名﹖為利﹖為權﹖顯然都不是。答案就在我 問話中提到的「暮鼓晨鐘」那四個字。我的專欄就像「暮鼓晨鐘」﹐代表的是 一種理性的思考、感性的述求、善意的提醒、幽默的勸勉、給自己一個自省和 自嘲的機會。

        在學習中﹐用舉例和講故事是最好的方式。在接下來的日子裡﹐我會講一些我 曾經講給年輕人聽的故事。這些故事經過我 30 年的沉澱和消化﹐對故事的涵意 有深一層的體驗和看法。它們不是「心靈雞湯」﹐信老師不會煲「心靈雞湯」﹐ 信師傅的拿手菜是「掌門酸辣湯」﹐「世界炒魷魚」和「星宇回鍋肉」。很多 年前郭台銘告訴我 management 應該翻譯成「管控」而不是「管理」﹐我一直 不知道兩者的區別。今天我終於明白了「管控」有操之在我的意味﹐用於企業 可以。「管理」不應該局限於企業也包括了人生。人生像打牌﹐沒人能保證手 上拿的都是好牌(管控)﹐我們能做到的是把手上拿到的牌打好(管理)。這些有告 來者的故事能幫你把「人生牌」打好。


building
Once upon a time 掌門人也有他的 "15-minute Fa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