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落的四月之四﹕三問

2020 年5 月10 日星島日報《信懷南專欄》5月 13 日上網

         本來以為我寫《失落的四月》到上星期就可以告一段落了﹐接下來的一篇名字 已經想好叫《三問》。後來再一想﹕既然內容還是和我對新冠肺炎的「寶貴意 見」有關﹐於是決定用《失落的四月之四﹕三問》來為這一系列的評論收官。

         有兩件事一直是我想在踢水桶前得到答案的。第一件事非常宏觀﹕在其大無外 的宇宙中﹐還有沒有其他的生命存在﹖第二件事比較八卦﹕辛普生 (O J Simpson) 的老婆是不是他殺的﹖現在我又有三個問題﹐前兩個問題我不期望會 有一個公認的正確答案。第三個問題的答案我已經有了﹐深信我的答案 100% 和你的答案一樣。也許有人會問﹕那你幹嘛還要問﹖伏爾泰( Voltaire) 那個一生 多彩多姿的法國佬曾經說過﹕「衡量一個人要看他提什麼樣的問題而不是看他 能給什麼樣的答案」。問不問由我﹐答不答由你。

         我第一個問題是﹕「格老子的﹐這新冠肺炎究竟是哪裡或誰搞出來的﹖」這個 問題現在全世界都想知道答案﹐但大家對尋求答案的心態不同。 其中最無賴最 政治考量的是美國的特朗普和他的國務卿。特朗普從早先病毒還沒傳到美國時 的一昧吹捧中國和習近平抗疫有方﹐到後來美國疫情一發不可收拾後﹐出爾反 爾明示暗示新冠肺炎是武漢一個病毒研究所「漏」出來的。共和黨的「內參」 文件﹐講明了甩鍋中國乃最好的策略。現在美國很多州以及歐洲一些國家都在 告中國要求賠償﹐我認為這對回答我問的第一個問題不會有幫助﹐結果一定是 上演一場張飛大戰岳飛的鬧劇。

         另一方面﹐一些頭腦發熱的民族主義份子則拼命為老共護航﹐把這些窮瘋了要 老共賠錢的貼上新八國聯軍的標籤。有的則反守為攻﹐咬定新冠肺炎是老美參 加 2019 年武漢世界軍人運動會帶進帶出的。對這類狂熱的民族主義者我要補 充一下我上面的第一個問題﹕如果有一天事實證明這個婁子的禍魁和隱瞞實情 的是中國﹐你能接受嗎﹖會覺得我們對冠肺炎的禍首會因為血濃於水的民族情 結而原諒多些﹖坦白說我不會。

         我要問的的二個問題是﹕「為什麼中國人口密度比美國高那麼多﹐但災情和死 亡人數沒美國嚴重﹖」別說老共的統計數字有鬼﹐武漢結束封城是事實。我們 常聽到的答案是中國是集權國家﹐對個人自由的要求沒有西方國家那麼強烈。 換句話說﹐中國老百姓的民權﹐沒有像西方歐美民主制度那樣受到重視。拜託﹐ 依我看來﹐天下最高的人權就是好好活著﹐人掛了還談啥民權﹖所以我要補充 一下上面的第二個問題﹐為了有效管控像新冠肺炎這樣的大災難﹐犧牲民權可 以嗎﹖

         我的第三個問題不但我已有答案﹐我 100% 相信我的答案 也是你的答案。這個 問題是﹕「你被禁足令困在家裡最希望的一件事是什麼﹖」答案是最希望禁足 令馬上結束﹐讓我們能恢復到 禁足令以前的生活。回顧那些生活﹐也許富貴、 也許貧窮、也許健康、也許病痛、也許夫妻和睦相處、也許夫妻怨偶如仇、也 許親情溫馨、也許親情冷漠、也許有的工作滿意、也許有的沒有工作。但如果 我們有機會繼續在禁足令下困坐愁城和恢復到禁足令之前同樣的生活二選一的 話﹐我相信 100% 的正常人會選擇恢復到從前哪怕是不幸福的生活。這說明了 什麼呢﹖

         我長期鼓吹民生比民權重要﹐民權比民族重要的概念﹐「我的寶貴意見」當然 有人會認為是 ^%$#^% 意見。我們現在先把民族、民權、民生的大帽子暫時放 在一邊﹐大家想想我上面提到的三個問題﹐這三個問題的關鍵分別和民族、民 權、和民生有關。

         第一個問題「格老子的﹐這新冠肺炎究竟是哪裡或誰搞出來的﹖」的目的是發 現真相﹐哪怕真相不是我們願意接受的。講白了﹐如果這災害是中國搞出來的﹐ 掌門人也不會因為血液裡流的是中國人的血就打馬虎眼混過去了。

         第二個問題的目的是在個人自由和公眾利益有衝突的時候﹐是民權重要還是法 治重要﹖這兩個問題永遠不會有一致同意的答案。但把掌門人關在家裡﹐出門 戴口罩﹐買菜還要排隊進﹐原先安排好的計劃被取消﹐個人自由和民權被剝奪﹐ 肚子裡就一把火想罵 TMD﹐但為了公眾利益和守法﹐也就忍(認)了。

         但第三個問題我敢說 100% 的人都會接受一個答案 - 早日脫離新冠肺炎的苦海﹐ 因為生活安逸比什麼都重要。兜了一大圈﹐仍然回到掌門人一路走來﹐始終如 一的信念﹕民生比民權重要﹐民權比民族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