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談「掛」法

2019 年5月12 日星島日報《信懷南專欄》﹐5月15 日上網

          一位朋友有次問我﹕「掌門人﹐你文章中老用「掛了」﹐「踢水桶」﹐什麼人「吐了溫」來代表人停止了呼吸。「踢水桶」的典故我知道﹐「掛了」的典故出自《聖經》耶穌被釘十字架嗎﹖」我說﹕「這我可還真不知道。」 但由於這個朋友這麼一問﹐讓我突然產生對中外古今有頭有臉的人物﹐他們是怎麼「掛」掉的發生好奇。 於是去谷歌查了一下﹐看看有些什麼奇怪的原因讓這些有頭有臉的人物「掛」掉。曾經有人說過﹕「大人和小孩的區別在於大人的玩具比較貴」﹐現在容掌門人狗尾續貂加一句﹕「大人和小孩的區別在於大人會查谷歌 (Google)」﹐這一查咱們傻眼了。我現在把這些歷史人物或真或假怎麼「掛」掉的方式加以整理分類。目的是想把一個大家忌諱談的題目﹐用老年無忌比較輕鬆的語氣來談談。無以名之﹐姑且稱之為《笑談「掛」法》吧。

         第一類是被抹黑類。商朝的亡國之君紂王﹐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我們這輩在台灣受啟蒙教育的﹐被告知文武周公孔孟是好人﹐商紂王是壞人﹕他為了讓他的小三妲己開心﹐搞出一個烽台點火讓各地諸侯窮忙一陣的故事。酒池肉林的成語也是為他發明的。傳說商紂王的死因是出獵遇雨被雷劈死﹐這是配合惡有惡報﹐罪有應得被雷打死活該的推論。比較靠得住的是太史公牛馬走《史記》的記載﹕兵敗投火而死。

         第二類是 TMDGCD 類。咱們老祖宗是編造此類傳奇的好手﹐第一位倒霉鬼就是韓國可憐單身女總統朴槿惠的英雄常山趙子龍。傳說趙老大晚年洗澡﹐老婆見其全身細皮白肉沒有傷疤﹐於是用繡花針刺他幾下﹐趙老大流血不止而亡。除非老趙天天吃稀釋血液 (blood thinner) 的藥﹐當年長阪坡的一員猛將豈能死於繡花針下﹖這不是 TMDGCD 是什麼﹖同樣的 GCD 是說說咱們的詩聖杜甫是吃撐死的﹐後來那個猛拍史大林和毛潤之同志馬屁的郭沐若考證說杜甫是食物中毒死的。反正死無對證﹐隨你怎麼考證都行。

         說到英雄死得不英雄﹐這屬將軍死時沒穿馬靴類。根據美國傳統的說法﹐將軍應該死在戰場﹐腳上還是穿著馬靴的。美國的第 9 任總統哈睿生 (William Henry Harrison) 和第 12 任總統泰勒 (Zachary Taylor) 都是戰場上的英雄﹐都官拜少將。哈睿生總統就職演講天下雨﹐他老大沒穿大衣沒戴帽子﹐一講就是兩個鐘頭﹐得了感冒又吃錯了藥﹐變成美國第一個死在任上﹐任期最短的總統。至於泰勒總統嘛﹖ 國慶節大熱天參加慶典活動吃了生果和冰牛奶﹐回家拉肚子﹐五天後就「掛」了。 咱們老祖宗有個秦武王好舉重﹐和大力士孟說(不是說夢話)比賽舉重被壓「掛」了。

         第四類是快樂的「掛」(Die Happy) 類。 掌門人現在很怕和我輩之人聚會﹐因為 90% 的談話內容都是和生病和健康相關。掌門人向來認為人總是會「掛」的﹐Die Happy 「掛」是最好的掛法。但有一次信夫人問﹕「如果不 Die 又不 Happy 怎麼辦﹖」大哉斯問﹗歷史上有兩個人﹐一中一西(希)倒真的是 Die Happy﹕明光宗朱常洛登基一個月就「掛」了﹐和 Williams Harrison 上任總統 31 天就「掛」一樣短。不過老外死於肺炎﹐咱們老祖宗死於吃了大力丸( 所謂紅丸案﹐我這次可不是開玩笑的)﹐皇帝的癮還沒過足﹐不無遺憾﹐朱常洛(長樂)應該改名朱段洛(短樂)。 克律西波斯(Chrysippus) 是古希臘有名的學者﹐他的邏輯和物理著作流轉到今。傳說他是看到驢子想吃無花果而笑死的。死法雖然有點「驢」(ASS)﹐但的確是如假包換的 Die Happy。

         最後一類是「掛」得相當窩囊類。也以一中一西(希)人物做代表。古希臘悲劇作品大師埃斯庫羅斯 (Aeschylus) 的傳奇「掛」法我曾經提到過﹕老鷹抓了地中海一帶的烏龜﹐從空中扔下把殼摔破而食之。埃斯庫羅斯老兄是光頭(韓國瑜小心了)﹐老鷹誤以為是石板﹐空中投下烏龜中了頭獎﹐老埃因而「掛」了。不過比起咱們春秋時代的晉景公﹐老埃幸運很多。 《左傳》對晉景公的記載是﹕「將食。脹。如廁﹐陷而卒」根據掌門人的信譯是這樣的﹕「吃了飯後肚子脹﹐上廁所﹐不小心掉進茅坑淹死了。」哇﹗What a way to go﹗所謂「遺臭萬年」﹐晉景公算是提供了一個「現身說法」的實例﹐不過這個「現」應該改成「獻」更切實﹐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