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笨還要執政﹗

2018 年03月4 日星島日報《信懷南專欄》﹐03月7 日上網

        有個日本故事是我年輕時候看李敖文章記下來的﹐後來我寫文章也引用過。

        話說日本京都的一個叫阿蘇史的地方官﹐有天加班晚了﹐坐在牛車回家的路上眼皮猛跳﹐心想有點不妙。後來果然有群強盜攔路打劫﹐趕車的車伕見強盜來早溜了。強盜用刀把牛車的布帘挑開﹐只見阿蘇史頭載烏紗帽﹐腳穿白襪子﹐光著身子和屁股坐在車子裡。強盜問﹕「你在發神經嗎﹖」阿蘇史說﹕「你們來晚啦﹐我的衣服全被先你們來的強盜給扒光哪。」強盜聽後大怒道﹕「鐵是多塞丸那伙人先下手為強﹐我們去找他們算賬。」阿蘇史等這批人呼嘯而去後﹐一邊把藏好的衣服穿起來一邊罵道﹕「八個牙露﹐這樣笨還要做強盜。」「八個牙露」﹐日本國罵也﹐是什麼意思﹐掌門人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我筆下常批判國民黨和民進黨的區別是前者笨﹐後者壞。由於台灣老百姓也笨﹐因此會被不笨的民進黨﹐和潛伏在國民黨內的桃太郎假摩西給騙了。不過最近台灣民進黨以蔡小姐為首的執政團隊﹐他們的一些措施由壞轉笨﹐讓口不出惡言的掌門人忍不住也要罵﹕「TMD﹐這樣笨還要治理國家。」今試舉三例以說明之﹕

        其一﹐選陳師孟做監察委員﹐說到這裡﹐容掌門人插播一段大膽假設但沒有小心求證的看法﹕台灣有一小蕞「漢兒盡作胡兒語﹐卻向城頭罵漢人」的外省人第二代。他們不知道是自卑心作怪呢還是天生沒安全感﹐拍台獨馬屁﹐逢中必反﹐比誰都積極。這個他老子要他以孟子為師的小陳(寫到這裡容掌門人打個岔﹐這夥人的老子替兒子取名字的時候不但有點學問﹐並且有所期望。像段宜康﹐像顧立雄﹐像王定宇﹐Mama Mia 一個比一個志向遠大)是老蔣文膽人稱「乾坤袋」陳布雷的孫子。他們陳家似乎都有跟錯主子的宿命。陳布雷為老蔣賣命一生﹐最後以「死諫」告終﹔陳師孟的姑姑陳璉很早就加入了共產黨﹐曾經被國民黨抓到﹐老蔣看在陳的份上把她放了。PRC 建國後陳璉歷任高官﹐文革時被紅衛兵逼迫跳樓自殺。陳師孟做監察委員後的起身砲﹐要清算九年前台灣檢調單位一齣諷刺阿扁貪污被起訴短劇的表演者﹐和當時的司法行政部部長。理由之一是此劇影響阿扁被判罪。大家還記得姚文元批判《海瑞罷官》這齣戲掀起文化大革命幃幕的教訓嗎﹖蔡英文為了應付深綠擁扁份子的壓力﹐推出陳師孟去做擋箭牌﹐最後一定因小失大﹐不得人心﹐小陳會不會變成第二個姚文元﹐大家走著瞧。對蔡小姐言﹐這不是從壞變成笨的例子是啥﹖

        其二﹐台大校長遴選委員會投票選出一個不是台大畢業﹐祖籍不是台灣﹐政治理念不是偏綠的管中閔當校長﹐這下民進黨及其同路人火大了﹐找些其笨無比的理由來「卡管」﹐更笨的是台灣那個份量屬輕量級的教育部長潘文忠﹐他不知道是不是大力丸吃多了﹐盡洪荒之力「卡管」﹐「拔管」。有人說老潘是為了保官位在那裡搏命演出﹐如果真是如此﹐那這個潘文忠(又是一個名不符實有負老子期望的人)就太笨了。那個管爺遲早會走馬上任﹐拖得越久老潘下場的背影就越不優雅﹐對民進黨也越不利﹐蔡英文如果連這個道理都沒搞清楚﹐她那個黨主席不如讓給我來幹算了。

        其三﹐台灣行政院改組。國安系統大風吹﹐換來換去仍然是同一掛人。有人給愚蠢下了一個很好的定義﹕「做同樣的事希望得到不同的結果就是愚蠢。」台灣國安問題的關鍵在於兩岸關係好不好。兩岸關係好不好的基礎是承認兩岸同屬一個中國(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蔡英文最愚蠢和最失算的地方就是她上任之初自我感覺太良好﹐認為老共像台灣人民那樣好唬﹐在 9 2 共識上會讓她打馬虎眼矇騙過關。她完全忘掉她的對手是強勢的習近平﹐今天消息傳來老共修憲將國家主席任期不限於兩任﹐這當然是為習近平量身製作的龍袍。大家想一想﹐沒有任期限制的習近平在任期內完成統一大業的壓力是增加還是減少﹖我很好奇蔡英文在國安團隊搬風前知不知道習有可能從于右任(余又任共兩屆)變成趙麗蓮(無限期地照例連)﹐蔡小姐現在是狗屎做鞭聞(文)不行﹐舞(武)也不行﹐騎虎難下﹐進退維谷﹐國安團隊換什麼人上來都沒用﹐笨蛋﹐問題在頭不在屁股﹐懂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