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胖的選擇

2019 年06月02 日星島日報《信懷南專欄》,06月05 日上網

懷南前記:

       如果掌門人每星期都能寫這樣的專欄,一定能多活幾年。


        一看這個標題,大家也許立刻聯想到 1982 年由同名小說改編的電影《蘇菲的選擇》(Sophie's Choice)。《蘇菲的選擇》是一個母親要在自己的兩個小孩中,選擇誰生誰死的人間悲劇。《小胖的選擇》100% 是喜劇。我們這個世界需要的是多一些喜劇,少一些悲劇。

        話說杭州市有一個12 歲的小男孩叫小胖,這名字不是這小男孩的真名而是新聞記者「想當然耳」的代名。小胖不喜歡讀書,只喜歡做菜,放學回家,書包一丟,家庭作業也不做就下廚房做菜。並且把自己的零用錢用來買各種食材,嘗試學做新菜。英文單詞半天背不出一句,數學考一分,但看電視做菜節目卻是過目不忘,非常靈光。

        小胖的媽媽雖然承認小胖的菜的確做得又好吃又好看,但數學老考一分也不是辦法,於是把小胖帶去看心理醫師。小胖對醫師說:「我一看到書本就犯睏,老師講的我也聽不懂,還不如睡覺。」小胖還說:「我小學三年級的時候開始做菜,後來看到我做出來的菜父母吃得很開心,於是越做越有興趣,越做越有信心。」這篇報導上網後,讀者一面倒稱讚小胖,說他將來很可能是「米其林 星級」(Michelin Star) 廚師,非常羨慕小胖這麼早就知道自己的興趣所在云云。

        好了,報導抄完後該發表一下掌門人的寶貴意見了。

        第一,掌門人向來對在報上和網上看到的一些光怪陸離的新聞抱懷疑的態度。我曾開玩笑說:也許有些跑社會新聞的記者, 搓麻將搓過了交稿的時間,情急之下,閉門造車,胡亂編造一則社會新聞來濫竽充數。我不是說這則新聞是這樣炮製出來的,但新聞內容中有兩個破綻:其一,為什麼叫這位未來鐵廚(Iron Chef) 小胖?難道世界上沒有瘦子做廚師的嗎?

        第二,數學考一分是啥玩意?難道只要把名字寫對了就有一分?如此神奇的新聞不深入報導,可惜了。

        玩笑歸玩笑,現在容掌門人問兩個比較嚴肅的問題:如果小胖是閣下的孩子你怎麼處理?如果小胖是咱們的孩子掌門人如何處理?

        中國人傳統上受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和士農工商兵把士排名第一的影響,小孩書讀得好不好比啥都重要。同時,老中對菜刀,剪刀和剃頭刀這三把刀的行業向來不怎麼看得起,如果小胖從小喜歡拉小提琴,放學回家就無師自通拉得一手好小提琴,小胖的父母會緊張到帶小胖去看心理醫師嗎?萬源歸宗,講來講去還是回到老中望子成龍,望女成鳳,對龍和鳳定義的問題。

        根據最新美國最好的 100 個行業的排名,抱歉,廚師榜上無名,而數學家 Mathematician 排名第17,小胖數學考一分(還是想不通這一分是怎麼得到的?),看來此生做數學家是沒指望了。但要做「米其林」星級廚師談何容易?掌門人初來美國的時候在好萊塢中西餐館混過。中國餐館做廚師容易得很:基本上只要能調出一種調味醬 (sauce) 就搞定。不管顧客點牛肉、豬肉、雞肉、蝦,咱們以不變應萬變,調味醬就此一樣。掌門人一夕之間可以從企臺榮升大廚,但洋餐館,尤其是 La Cienega 大道上的貴餐館,廚師的等級嚴格的緊。從上到下有總廚 (Executive Chef)、大廚(Head Chef)、二廚(Second Chef)、主廚(Station Chef)、主廚中又細分為切肉的,烹魚的、煎炸的、架烤的、冷盤的、烘烤的,清炒的,蔬菜的。再下來就是小廚(Commis Chef),收碗的(Porter),洗碗的(Dish Washer)。掌門人在洋餐館從洗碗的做到收碗的就升不上去了,好萊塢的事業做到收碗的就宣告終結。所以小胖將來想成為「米其林」的星級廚師,也沒那麼容易。

        現在終於輪到你問掌門人了:「如果小胖是你們信家少爺那你怎麼處理?」答案很簡單:第一次考一分,由小胖的媽女子單打,如果沒有進步則由小胖的爹來個男子單打。如果還是沒有進步的話,則來個男女混合雙打,打到小胖腦袋開竅為止(pun intended)。要點不是數學考幾分的問題而是盡沒盡本份的問題。 12 歲的娃兒從小就不練好自律和愛拼才會贏的性格,天下沒有靠興趣就能成為「米其林」星級廚師的好事。如果小胖是咱們的兒子,經歷過女子單打,男子單打,男女混合雙打的磨練,數學至少要考 10 吧?掌門人當年大專聯考數學考 10 分照樣考進國立 Political University (第一次告訴信二世的時候,信二世問:What kind of university is that?)。 小胖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