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知的美國人

2019 年10月20 日星島日報《信懷南專欄》﹐10月23 日上網

        《The Ugly American》中文翻譯名是《醜陋的美國人》﹐其實這樣翻譯不太好﹐會誤導讀者﹐為什麼﹖我們等會再說。

        《醜陋的美國人》這本書可能是東西冷戰時影響最深遠的一本書﹐1958 年出版後洛陽紙貴﹐後來拍成電影由天王巨星馬龍白蘭度主演。傑克甘迺迪做參議員的時候非常欣賞這本書﹐買來送給他參議院的同儕。他當選總統後決定成立和平工作團 (Peace Corps)﹐派他的小舅子去做團長﹐就是受這本書的影響。

        這本書的內容是描述美國國務院和 CIA 在東南亞一個虛擬的國家搞政變。書中的男主角是個善良的工程師﹐努力和當地人民打成一片﹐學習他們的語言﹐用他的專業幫助當地人民改善生活。這本書的書名﹐和 1955 年英國作家出版的一本以越南為背景﹐後來也拍成電影的《安靜的美國人(The Quiet American)》近似。由於書中的英雄﹐面貌平凡﹐不是什麼大帥哥﹐一雙又黑又粗的手﹐讓他覺得自己很醜 (ugly)﹐這是The Ugly American 書名的由來﹐ugly 翻成醜陋﹐尤其在冷戰時期﹐於是《醜陋的美國人》變成邪惡的美國人的同義字。台灣已故的名作家柏楊也被誤導﹐生前寫過一本《醜陋的中國人》內容以檢討中國人的劣根性為主。

        現在回到《無知的美國人》主題。我一直認為大多數的美國人對國際性的議題比較無知﹐尤其是對中國更是無知得可怕。 這些人的無知並不是由於他們的教育程度或智商太低﹐正好相反﹐他們的教育程度和智商往往比一般人都高。他們的無知來自自我中心養成的傲慢﹐這些人老是認為美國價值就是普世價值。其次﹐他們不懂得什麼身份的人不該說什麼樣的話。最好的例子就是最近美國籃球大聯盟 NBA 的休斯頓火箭隊總監莫雷不知道吃錯什麼藥﹐突然在他的「推特」上發表他支持香港抗議群眾的寶貴的/不寶貴的/^%$#$%的意見﹐這下踩到老共的紅線了。接下來 NBA 的總裁蕭華在去中國參加湖人隊和藍網隊球季熱身賽路上也公開挺莫雷的言論自由權。英文有「打開了一罐蚯蚓只有拿更大的罐子裝回去」的說法﹐中國官方媒體﹐民間公司﹐紛紛採取抵制火箭隊和 NBA 的措施。莫雷的「推特」犯了三個錯誤﹕

        第一個錯誤是他不了解歷史。在這方面掌門人得替藍網老闆蔡崇信(蔡君既然「崇」信﹐藍網來加州出戰勇士隊時送兩張入場券如何﹖) 按個讚。蔡的公開信中指出香港是鴉片戰爭不平等條約下割讓給英國後歸還給中國的。莫雷公開支持香港群眾「爭取自由」﹐侵犯中國的主權是不對的。蔡先生到底是台灣出來的﹐對中國歷史比老美通很多。

        第二個錯誤是很多美國人﹐包括莫雷﹐蕭華﹐一些政客﹐媒體等等﹐他們只強調莫雷的「言論自由」﹐但他們忘了老中也有不讓你轉播﹐不買你球衣﹐斷你財路的自由。現實就是如此﹕如果 NBA 不想賺中國人的錢﹐或中國像北韓那樣沒能力讓老美賺錢﹐你高興怎麼講都行﹐但老中現在已經不是昔日吳下阿蒙﹐MBA 10% 的收入來自大陸﹐「言論自由」要付代價的﹐要賺老中的錢﹐又要指手劃腳管不該管的閒事﹐老美這種唯我獨尊的心態需要改一改了。

        莫雷的第三個錯誤是不能面對中美國情不同的事實。中國當下民族主義高漲﹐不信的話看看開國 70 週年的閱兵和群眾慶祝活動就知道了。如果加州人要獨立﹐老中什麼球隊的總監在「推特」力挺﹐其他各州的老美恐怕不會發飆﹐但反過來老中會發飆﹐這就是今天的中國。

        如果閣下認為莫雷這個人是個大草包那你就大錯特錯了。此人名校西北大學統計學專科﹐麻省理工史隆商學院的 MBA。他擅長大數據分析﹐幹球隊總監成績斐然﹐但光有學識沒有常識﹐智商雖高但情商太低才會狗拿耗子多管閒事。結果變成了掌門人筆下另一個標準的「驢」(ASS - Absolutely Super Stupid)。由個人的寶貴/不寶貴/%$#$# 的意見變成維護言論自由和維護國家主權之爭﹐此事大大出乎無知老美的意外﹐如何善了還真有點傷腦筋。這個世界的話語權操在誰的拳頭大﹐誰的銀子多的人的手上﹐老共要面子﹐老美重裡子﹐大焉者如中美貿易戰﹐小如莫雷的「推特門」都可以循此原則解決。奈何無知的美國人太多﹐老搬石頭砸自己的腳﹐唉﹗ 掌門人也是愛莫能助。